金朝灭亡有多惨,历史有何凭证!

北宋有多惨,金国灭亡时就有多惨!金哀宗被一刀劈成两半,皇后也被士兵任意糟蹋,还被画了下来,场面一度极其“惨烈”。

公元1234年,蒙古和南宋的联合部队到达蔡州城下,在蒙宋联军的猛烈攻势下,金国的最后一个城池蔡州城,最终没能扛得住,城破,金国亡。

在城破之前,金哀宗完颜守绪眼看大势已去,将皇位现场传给了元师完颜承麟,悲愤交加之下,完颜守绪自缢身亡。

而刚刚坐上皇帝宝座的完颜承麟,还没等他回过神来,蒙宋联军就打进了蔡州城,虽然完颜承麟拼死抵抗,但寡不敌众,在位仅仅三个时辰后,就力战而亡,成为了史上在位时间最短的皇帝之一。

自缢身亡的金哀宗,在临死前,曾交代属下,将他的尸身焚烧,以免被联军侮辱,但还能等烧完,联军就打进城中,将火扑灭后,把金哀宗的尸身劈成两半,分别带回去进行请功。

而金国的宗室,在城破之后,迎来了来自蒙古部队以及南宋部队的疯狂报复,城中的金国男丁被屠戮殆尽,而金国皇室的女眷,也被蒙宋联军任意的糟蹋,就连金国的皇后,同样也没逃过这种厄运。

不仅被士兵侮辱,还被人将这种情形画了下来,这个画的名为《尝后图》。

若干年前,北宋灭亡时,金国人对北宋皇室所做的一切,如今全部自个儿又感受了一遍,不知道金国的先祖们,看到这一幕,作何感想?

只能说,天理昭昭,报应循环。

金国灭亡时,有如此惨烈的结局,其实也是自找的,在历史上,金国将蒙古以及南宋,狠狠的得罪了个遍。

金国和蒙古,属于世仇,在蒙古的发展过程中,自始至终都有金国的身影,不过,金国可是没扮演什么好角色。

历史上,蒙古部落曾是金国女真贵族的一个附庸存在,是处于需要仰金国鼻息的地位,因此,“高傲”的女真贵族,对于蒙古人向来是呼来喝去。

不仅如此,金国对蒙古的策略就是,不断的挑拨离间蒙古各个部落之间的关系,让其在自我厮杀中,进行内耗,以避免蒙古强大造成对女真族的威胁。

更为令人不齿的是,金国还对蒙古进行“减丁”政策,所谓减丁,就是在蒙古部落的人口发展到一定数量时,超过了预定的警戒线,金国就会用各种理由,光明正大的对蒙古发动进攻,肆意屠杀蒙古各部落的青壮劳力,迫使蒙古部落牺牲大量的人口,来应付无谓的战争。

人口是游牧民族最大的财富,如果没有一定的人口,那么想要发展壮大,也就无从谈起,但在金国这种残忍的政策下,蒙古部落的人口,就根本不可能有大量的增长。

至于在经济上的压制,那就更为过分了,除了名目繁多的各类苛捐杂税之外,金国对于蒙古各部落视为生命的牲畜,基本上是到了明抢的地步,想要来拿,不想要,也要来拿,总之就是视蒙古各部落如同自己的家一样,随取随拿。

长此以往,蒙古人对于金国的仇恨就愈发强烈,大多数都恨不得食之骨髓,但由于部落之间的不团结,相互争斗,形不成一股集体反抗的力量,因此,也只能任由金国欺辱。

就在这种黑暗的局面下,成吉思汗出现了。

成吉思汗是蒙古族乞颜部人,名铁木真,他所在的部落,是无数蒙古部落中非常普通的一支,同样,也是受尽金国的欺压和剥削。

由于金国实行的离间政策,成吉思汗的先祖俺巴孩汗,就是在和另一支部落塔塔儿部之间的争斗中败北,被送到了金熙宗面前,而金熙宗则残忍的将俺巴孩汗钉死在木架之上。

这种被钉死在木架上的刑罚,是游牧民族专门对待那些“游牧叛人”的,先祖被施以酷刑,让成吉思汗所在的乞颜部视为奇耻大辱。

但又无可奈何,毕竟实力在那里摆着,完全不是金国的对手,只得忍气吞声,到了成吉思汗父亲这一辈,悲剧再一次上演。

成吉思汗的父亲也速该,同样也是因为与塔塔尔部落之间的冲突,被下毒而死,至此,乞颜部失去了主事的人,被其他部落逐渐吞噬,年少的成吉思汗不得不投奔克烈部首领脱里,寄人篱下。

因此,在成吉思汗的概念里,这一切悲剧的幕后推手,正是那个一直欺压蒙古部落的金国,那些女真贵族,毫无人性可言,将蒙古草原搅的昏天暗地,除了消灭金国,没有别的办法改变现状。

所以,无论是成吉思汗,还是蒙古草原上的士兵,对于金国,都是满怀恨意,在成吉思汗将蒙古统一,逐渐壮大后,就是要报仇的时候。

金泰和八年(1208年),金章宗驾崩,卫王完颜永济为帝,在新帝即位后,按照惯例,朝廷派使者前往蒙古宣告,要成吉思汗下拜接受。

成吉思汗问使者谁当了皇帝,使者回答是卫王,成吉思汗极为轻蔑的说了一句话,丢下使者策马扬鞭而去。

“我谓中原是天上人做,此等庸懦亦为之耶。何以拜为!”

在经过数年的准备后,公元1211年,蒙古开启了征讨金国的战争,野狐岭一战,金国溃败,精锐兵力尽失于此战。自此,金国开始走向了下坡路。

蒙金战争,前后持续了二十四年之久,期间,仅蒙古一方,就历经了成吉思汗、拖雷、窝阔台几个时期,在最后联合南宋,才将金国彻底灭亡。

战争周期如此之长,就是因为蒙古人对于金国的沁入骨髓的恨,多年的欺压,祖上的被害,以及种种侮辱,都是蒙古对于金国持续不断打击的原动力,正是在这种原动力之下,才使蒙古在灭掉金国后,对金国的皇室进行了极端的报复。

所以,在金国灭亡的过程中,蒙古人对于金国的宗室,可是相当不客气,不仅仅是在蔡州城,早在1233年,原金国守将崔立将开封汴梁献给蒙古军队时,城中的金国皇族就惨遭灭族。

汴梁城破之后,崔立逼迫金国的两宫皇太后、皇后、公主嫔妃以及金国宗室五百多人,送给蒙古军队,同时还包括宫中的各类侍女等,仅装这些人的大车,就用了三十七辆大车,而这些人,都成为了蒙古人的玩物。

除了女眷被蒙古士兵肆意侮辱之外,金国皇室的男丁,在验明正身后,被蒙古主帅速不台下令逐一斩杀,这些曾经贵为皇亲的金国男子,被像宰杀鸡鸭一样,在汴梁城外的路边,集体屠杀,一个不剩。

而被侮辱的金国皇室女眷,失去性命的被扔到路边掩埋,剩余的被押送上路,送往草原。

在道艰楚万状,尤甚于徽、钦之时。---后世形容金国女眷被押往草原途中的惨状

而主动投降的崔立,下场也没好到哪里去,蒙古兵在入城后,先到崔立的家中,将其“妻妾宝玉以出”,崔立虽极为愤慨,但也无可奈何,最终其被属下斩杀。

相对于蒙金之间的世仇,宋金之间,那可谓是有着不共戴天之恨,北宋灭亡时的惨烈历历在目,徽钦二宗以及皇室成员被金国掳走,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岳飞的“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都流露出南宋子民对于金国的仇恨。

也正因为如此,急于一雪前耻的南宋,在蒙古打下汴梁后,不顾唇亡齿寒的危险,毅然决然的答应了蒙古联军的请求,与蒙古一同组成了消灭金国的蒙宋联军。

公元1233年,南宋政府与蒙古军达成协议,组成蒙宋联军,在协议中,蒙古方面许诺在灭掉金国后,将河南归还给南宋,对于既能报仇雪恨,又能得到中原的合作,南宋自然是十分满意。

当年八月,蒙宋联军正式开拔,攻打蔡州城,南宋方面由名将孟珙统帅,先是出兵占金寿州(今安徽凤台)、唐州(今河南唐河)等地,与蒙军形成了对蔡州城的合围之势,断了金国的后路。

被围困在蔡州城的金哀宗,粮草告急,不得已遣人向孟珙借粮,但遭到了义正言辞的拒绝,开玩笑,当初欺压我们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有如今?现在借粮,门儿都没有!

同年九月,蒙古军统帅塔察儿率蒙古军围攻蔡州,并对蔡州城的发起进攻,金哀宗在几次尝试突围无果,并损失了大量兵力后,最终放弃。

到了十一月,孟珙带着两万兵力,以及三十万石的粮草,达到蔡州城下,并与蒙古军联合对蔡州城发起总攻。

公元1234年正月十一日,岌岌可危的蔡州城终于抵抗不住,被蒙宋联军攻入,至此,金国灭亡。

在城破之后,对金国同样怀着无尽恨意的宋军,在发泄怒火的时候,与蒙古军相比也是不遑多让,除了将金哀宗的尸身劈成两半拿回去领功之外,同样对金国的女眷也下了狠手。

前文所讲的金国皇后被士兵侮辱,就是南宋士兵所为,并且还有人饶有兴致的将此情此景画了下来,题诗留念。

当然,宋朝的军队,大体上还是较为克制,一来自己本身就是作为联军出现,没有与蒙古军一样的实力;二来,终归是来自于文明程度较高的南宋,比恣意妄为的蒙古军,还能保持一定的约束。

但这大仇毕竟得报,兴奋是难免的,无论是采用了什么方式,这暂时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完成了几代人的心愿。

总而言之,无论是蒙古军,还是南宋,都有对金国下狠手的理由,毕竟在曾经,无数的欺辱足以让他们的怒火达到了顶点,所以,在金国灭亡后,这些士兵以及军官们,对于手下的行为基本上是默许,甚至是指派的,而遭殃的金国皇族宗室,则因为他们先祖的错误,承受了来自蒙宋两方的怒火,下场凄惨,也怪不得谁。总结:

金国的灭亡,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曾经对蒙古和北宋犯下的累累罪行,最终是要承受双方的怒火,蒙古于金国,那是不可调解的世仇,这种仇恨,不是简简单单就能消除的,同时,蒙古在当时强悍的战力下,也确实有资格和底气对金国肆意侮辱。而至于南宋,虽然同样是在历史上与金国有深仇大恨,但为了消灭金国,不顾一切的选择与蒙古联军,在前期确实达到了消灭金国报仇的目的,但也埋下了更为危险的种子,南宋在最后的机会面前,奋起一击,让自己的百年间的国仇家恨得报,但很快,也面临了亡国的结局,最终在悲壮中沉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