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出

      你知道什么叫两个世界吗?

      踏出宿舍楼,面前是一片宽阔的草地,小桥流水像极了在家乡小区里的景色,不,小区里的景色应该比面前的设计更加认真,更加精细。越过简单粗陋的景色,是高大气派的酒店楼,走近看,干净整洁的墙面依旧抵不住岁月的啃食,斑斑驳驳的痕迹暴露了它只是时间的牺牲品。

      我转头看,哪怕就是这般正在被岁月和时代不断淘汰的酒店,在我踏出的宿舍楼面前,也可以昂起头来嘲笑我所住的楼是多么的破败。

      踏入酒店后,一切都是自己从小见惯的,甚至不如自己从小见的。

      当了长久的顾客,对住宿和食物是有一定的挑剔度,可以根据睡的床垫和枕头判断出哪个酒店更好,可以根据食物的色味鲜判断出哪些饭店的更加好吃。可是忽然有一天,我无法挑剔。床垫是没有的,只是简单的一个褥子,枕头大概有些年头,里面的棉花已经结成块,被子也是同样的。结块的枕头和褥子,我从小没有用过。在硬板床上睡一夜,早上起来格外腰疼。我忽然意识到,我不再是那个挑吃挑喝挑穿挑用的顾客,我只是一个无法选择的服务员。

      昨晚定山问道我怎么样。我特别委屈想告诉他我不想在这里,我想回家,想回到他身边继续天天无所事事。可是我不能。他亦自身不能顾全,无暇分出更多精力照顾我。而我,能帮助他的,就是照顾好自己。

      电话里他告诉我,他去西南学习的时候环境多差,语言幽默而温和,我知道他是在安慰我,怕我不适应。可是能不能适应都要适应啊。

      他告诉我,很多时候,由地狱入天堂容易,由天堂走下地狱难。当时自己嘴上说着容易,为了他为了家,可是仅仅一天时间,我便想丢盔弃甲逃离这一切。

      可我这一辈子,没办法始终活在一个人的庇护下,定山终究会老去,而我最后必须要成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