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温泉

       我的家乡在高原寒地。小时候体弱畏冷,一年中觉得只有两个月是暖和的,倒有十个月冻的四肢僵硬。所幸,家乡也是温泉之乡,泡温泉是我最幸福的事。

      家乡的温泉是菩萨赐下的礼物,有富含硫的,有富含磷的,有成分很淡的,有温度高的,有偏低的,简直是总有一款适合你。

      温泉日夜喷涌,美丽的气泡串儿带着远古的地热不断温暖水源。热水又顺着奔流的雅拉河流向远方,汤池里永远是干净新鲜的泉水。按照功能、成分、温度的不同,人们把温泉隔成小间,以“各族人民大团结,保卫世界和平”中的每个字来命名,很有特色的时代印记。

        每当进入汤池后,就觉得平日积累在骨缝中的每一缕都被熨贴了,每一个细胞都像水母一样自由伸展,每一丝烦恼都随氤氲蒸汽散走了,暖洋洋的如在母亲温暖的怀抱。四肢摊平,身心愉悦,追逐气泡,肆意游荡。

        温泉虽好,不能多泡,因为硫磺气味确实很重,一般40分钟就要被叫起了。每次要离开温泉都是大大的挣扎。从我幼时到如今我也做了妈妈,我的母亲总是先我起身,然后帮我擦干穿衣,她总怕我要受凉感冒。小时候从不觉得这有什么特别的,妈妈的照顾润物无声;长大了虽然不好意思,却也欣然接受,只因相聚的时候太少了,而我仍然希望自己是未离故土的小女孩。

       我还记得,在超市里四处翻找不起眼的硫磺皂,别人诧异的眼光。那时我想的是,这是我家乡的味道,我想温泉啦,也想妈妈啦。

        家乡的温泉温暖了我整个童年。鸟儿长大了总要离巢,而不论外面多冷,风有多大,我都知道还有一处可解千愁的温泉,还有慈祥的妈妈在守护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