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比男性更能面对生命的波折

“李飞眼看这场人生大戏剧的第一景落了幕,但是他知道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家里演出过一场更伟大的戏剧,他是一切事件的主因,却被一个女人的力量挽救了。很多学者,作家大半生与文字为伍,重复别人说过的内容,在抽象的讨论中乱挥羽翼,借以掩饰自己对生命的无能。他对这些人向来就不敢信任,现在他深深学到了有关男女的一课,女人比男性更能面对生命的波折,而这种生活随时在他四周出现,那些玩弄抽象问题的人往往忽略了渺小而又真实的问题,他身为男人,也算得上作家,在生命中却扮演着微不足道的角色。”

《朱门》作为林语堂三部曲,还如以往一样读来上口,让人欲罢不能,仿佛又回到了初中时期对网文的感觉。排在《京华烟云》之后,《风声鹤唳》前(于我)

典型的烟火气的才子佳人,李飞和杜柔安。(插入一点我以为他俩很有趣的一个场面,也显出来作者对人间情事的摘取和浪漫,柔安和飞独处的时候,柔安点了烟,朝他脸上吐了烟圈,说自己无事的时候,就喜欢看着烟雾在房间里升腾消逝,想起来了易燃易爆炸,杜柔安塑造的太多面性了,又曼丽又纯洁,又坚毅却又更隐忍,真真的完美形象。初读他俩让我想起来何书桓和如萍,后来想起来小朱青和郭轸,如果他俩能有个这样的结局,唉...)想到了了更仙气一点的蓝如水和遏云。名字起得都如神仙一般,或许在拥有这样不食炊烟的名字的一开始便注定了未来的命运

巧了“朝露太短暂 不忍拆散 少年回首惘然  莫待雪满山 大梦已泊岸 借我几岁陈年 深情里好眠”

莫名契合,那就写写他俩吧。

最有趣是他俩同床共枕,真是少男少女心事,你来我往的暧昧(此处褒义词),蓝如水的深情,遏云的故作不解,但最后,你看到,如水先睡着了,最后吻他的是遏云。前期读者是期待的,后期是让读者疯掉的,借干爹之口告诉柔安她的死,死在了如水心里,死在了如水怀里。(跳河而死)

她不面对爱情的时候真爽朗,在将军府说不唱就不唱了,即使知道那里豺狼虎豹,一步错一言差就要面对未知的要挟,她就是那样做了。是任性吗?但她和如水在一起的时候就带了些小女儿,我让如水觉得我对你是哥哥的爱,这种不是小女生天生的罗曼蒂克吗,哥哥妹妹什么的最容易出奸情了!小时候一定好多人做梦有个哥,要高要帅要宠自己,要让万人嫉妒的那种。

所以说林语堂的小说是真好读,(准备寒假再重读《京华烟云》。)就像饮水词人人可读,他的小说没有门槛,就那么简单,那么容易感到男女主的雀跃和忧愁。也没有太多那个时代的大言大义(我觉得)

再说回,朱门里的女性,每一个都是不同的独立。

杜柔安,春梅,遏云,香华,唐妈,尤以春梅为代表,胜任一切场合。这真让人感动,所以我说现代中国男作家的笔下女性多柔韧,自立。五四精神吗?

连唐妈都为自己找好了老了后的地方,老到伺候不动小姐的时候,就回乡下。

反而是这部书里的老爷少爷都显得不如人意。

然而李飞完全承认这一点,女性在自己生命中的重中之重,母亲和妻子,但不幸,兰生是个男孩(开玩笑)。这更可贵了,相当于作家投射自我的男主,郑重表明心迹,我是认为女性面对生活更有力量。

又想到鲁迅的看与被看,李飞在自己的生活里看到了,我们在李飞之后,又看到了更广阔的意境,透过他的生活,李飞又完全成为了被看者。《风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