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从来没有性别的界限—《春光乍泄》

96
三石影吧
0.1 2017.08.10 11:12* 字数 2337

张国荣曾经在采访中说,拍王家卫的电影都很没谱,因为连剧本都没有。

《春光乍泄》更是过犹不及,甚至连张国荣和梁朝伟两位主演,都是被导演王家卫从香港骗去阿根廷的。

引用梁朝伟自己的话来说:

“我被他骗了。起初说我不是‘gay’的,是去阿根廷找爸爸,遇到张国荣。但我去到才知道根本不是找什么爸爸,我的角色根本是‘gay’的,还要第一天第一场便拍床上戏。”

哥哥说他像是被卖身数月。

不仅在那里感染了阿米巴痢疾病菌,连着几星期腹泻,不能正常进主食。

而且由于王家卫的戏很不好拍,没剧本没台词,导致档期一拖再拖,拖过了哥哥的合约期。

那时哥哥正在筹备香港的演唱会,心烦意乱的他最后只得自掏腰包飞回香港。

老张逃了,于是王家卫从台湾call来了小张(张震),遂有了粉丝口中的“半部春光”。

梁朝伟被骗至少获得了金像奖、金紫荆奖的双料影帝,而哥哥却在评选时得到评委一边倒的零票,理由却是“他只是本色演出”。

导演林奕华对此评论:

“如果说这是本色演出,那之前他和那么多女演员演对手戏怎么不给他颁奖?”

说回电影本身。

影片的故事发生在南美洲,布宜诺斯艾利斯,相对于香港,是地球的另一面。一对同性恋人,黎耀辉与何宝荣,在异国他乡分分合合的故事。

两人刚到阿根廷的时候,买了一盏灯,灯罩上的瀑布图案让他们心驰神往,于是他们相约一起去看那个瀑布。

可好景不长,两人在寻找瀑布的途中因迷路而争吵。

何宝荣丢下一句“在一起的日子好闷,不如分开一下,有机会再从头开始”,然后独自离去。

之后黎耀辉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家酒吧当接待员,直到一天深夜,他在酒吧门口再次遇见了何宝荣。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是何宝荣的口头禅。

这是一句黎耀辉始终无法拒绝的话。

于是两人重归于好。

为了帮助黎耀辉,何宝荣偷了别人的手表,结果被打得浑身是伤。

两位男主饰演的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同性恋”,

而更像一对普通的“恋人”。

如果不是因为两人举手投足所散发出来的艺术感,电影里的故事可以说是普通情侣间再熟悉不过的日常。

黎耀辉喜欢照顾人,喜欢被需要,

于是他每日为何宝荣做饭、擦身、疗伤。

甚至把何宝荣的护照藏起来,防止他离开。

何宝荣任性、反复、喜欢有人照顾有人依靠,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于是他在黎耀辉生病卧床不起的时候还让他做饭给自己吃。

何宝荣教黎耀辉跳探戈,而探戈是情人之间的秘密舞蹈,也被定义为爱的行为。

就这样,两人冷却的感情也似乎渐渐升温。

直到小张(张震饰)的出现。

黎耀辉换了工作后认识了小张。

在一次工作中,趁黎耀辉不注意,心机boy小张接了何宝荣的电话。

何宝荣开始猜忌黎耀辉。

小张与片中唯一一个有台词的女性角色的对话,暗示了他的性取向

两人开始频繁吵架。

而之前被黎耀辉藏起来的何宝荣的护照,也成了导火索之一。

但其实何宝荣早就知道护照放在哪了。

他要的不过是黎耀辉的一句挽留。

可两个人谁也不肯放低姿态,一个通过“作”来获取注意,一个通过回避来淡化矛盾,这件事情越闹越大无法收场。

两人再次分手。

失落的黎耀辉在与小张的相处中慢慢发现,自己似乎有点喜欢上了小张,但后者却突然说他要去世界的尽头看一看。

生活再次失去方向的黎耀辉来到了屠宰场上班,度过了一段努力想忘记何宝荣的时光,他决定彻底与过去告别。

黎耀辉冲淡地面上的血,是一种“挥别过去”的象征

面对何宝荣的见面要求,黎耀辉果断决绝了。

黎耀辉不是不想与何宝荣见面,他是怕再听见那句令他无法拒绝的话。

黎耀辉选择独自一人去看了瀑布,作一个仪式性的告别。

“我终于来到伊瓜苏,觉得好难过,因为我始终觉得,站在瀑布下面的,应该是两个人。”

而这时何宝荣回到了二人此前的住处,但恋人已经不在了。

知道一切无法挽回的何宝荣,抱着黎耀辉常盖的那条毛毯,痛哭得如一个孩子。

影片的最后,黎耀辉说:

“在返香港之前我在台北住了一个晚上,我到了辽宁街,夜市很热闹,我没见着小张,只看见他家人,我终于明白他可以开开心心在外边走来走去的原因,他知道自己有处地方让他回去。”

我突然明白,为什么何宝荣可以一次又一次毫不顾忌地离开黎耀辉,去外面的世界花天酒地、任性胡来。

只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总有个地方可以回去,总有个人等他回来。

只要他说,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黎耀辉对于何宝荣来说,如同家一般的存在,

直到有一天,他玩累了,想回家了。

他回到黎耀辉的住处,摆放好黎耀辉买来的香烟,修好那盏瀑布台灯,擦洗好地板,收拾好房间,等待着他回来。

然而,黎耀辉已经离开。

其实他只是个被黎耀辉宠坏的孩子,因为有恃无恐,而不断犯错。

只因他以为,这个世界总有个人等他回来。

《春光乍泄》对王家卫来说是他个人事业的一个里程碑,於梁朝伟亦可说是一个得著,至低限度可让他在康城出了一阵子风头和赢得另一个香港电影金像奖,

但对张国荣而言,则是一个遗憾。

香港演艺学院电影电视学院院长暨专业影评人舒琪,在被问到对《春光乍泄》的看法时,

他说这部片对张国荣是一个剥削,甚至是一个伤害,对於王家卫拍摄《春光乍泄》的动机,亦有极大的保留。

“王家卫最初问我:你觉得我拍一个同性恋的故事好不好?他的implication(暗示)是,当全世界都知他是一个异性恋者,他作为一个异性恋导演,拍一个同性恋的题材会不会有吸引力呢?”

舒琪觉得这个问题其实已有剥削的成分。

“如果我的理解无错,Leslie后期不开心的原因之一,是王家卫剥削了他,他利用Leslie的个人经验放在戏中,将他摆上台!他不是要保护自己,只是觉得自己私人的经验与角色是两回事,不相信他本人就是戏中人。他理解到这件事后所以不开心,因为觉得王家卫剥削他,对他不公平,所以他不喜欢这部戏,或者到后来不愿意与王家卫再合作。”

这部戏后,张国荣与王家卫再没合作过。

张国荣死后,有一个女荣迷,在网上发了一片贴子,说到自己看到梁朝伟的情形。

有一次梁朝伟到内地来演出,演出完毕后她守在他出门的必经之路,等看到他和一群人走来,她便大声的哭喊道:

“黎耀辉,你还记不记得何宝荣?”

梁朝伟听到她的喊叫,停下来,朝她这个方向看来,然后点了点头,急匆匆地走了。

多年以后,黎耀辉娶了刘嘉玲,小张的事业更上一阶。

何宝荣在那边找到和他共舞探戈的人了吗?

Mov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