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银月废墟(三十一)老君山

96
巴茅山
2018.07.12 18:58* 字数 2374

第二天一早天刚亮,就听见刘队敲门的声音:“哐哐哐!起床了,今儿个得赶走了!”野狗伸着懒腰最后一个从院子里晃晃悠悠的出来,这才发现今天连老天爷似乎都不给面子,外头一片阴沉昏暗。冯局抬头朝原始森林的方向看了看,有些担心的说道:“这个天气进山,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刘队倒比较乐观:“都到这儿了,就是龙潭虎穴也得闯!就算真下起雨来,吴魏等人的处境也好不到那里去。”

吃过早饭简单的收拾一下行装,五人便正式朝神农架深处出发。按照冯局打听到的消息,吴魏他们应该是朝老君山方向而去,所以刘队等人也打算按照这个线路前进,先朝东北方向行至老君山,然后再转向正北进入原始森林。

走了一段,发现前面的山路比较简单,算是原始森林的边缘地带,也称次生林带,与南方随处可见的丘陵山坡无异,多是些杂草灌木,毫无风景可言。

这时刘队见一路上比较乏味,也没有什么奇山怪石,便想让冯局给大家解解闷:“老冯,你不是说一直希望我来欣赏一下神农架的风光跟神奇吗,给大伙儿介绍介绍呗!”

冯局无奈,只好充当起了导游的角色:“您都开口了,我好意思拒绝吗?咱这神农架林区是国家唯一一个以林区命名的行政区划,相传当年神农氏也就是炎帝,架木为巢,供百姓居住,而且为了采药救世,在这峻岭险峰间搭起了三十六座天梯,这些藤条木架经过几千年风霜日月的精华洗礼,最终孕育出这么一片神奇的原始森林……”

野狗见冯局说的太官方、没劲,于是打断他:“冯局,能不能给大家说点带劲儿的?刚才那些网上都能查得到,我都已经看过了。”

冯局:“嘿,你小子,耳朵还挺刁,那你想听什么?”

野狗:“就说些外面听不到的,比较神秘神奇的事情,嘿嘿!”

看来这导游还不好当,无奈冯局只得继续:“行,那就说点带劲儿的!听说前几年有一个地质专家带了一考察组,说是要前往森林深处进行地质勘测,那时候我才刚调到神农架旅游局,听说一组八人,最后只有那位教授一人独自生还,而且还是亏得林区救援队及时赶到,才将他从一群白狼的包围中救了出来。最后救援队沿着那位教授所说的方向一路寻找,想看看是否还有其他组员存活,可是最后找到的都是些血肉模糊的衣服碎片,连骨头渣儿都不剩!再后来救援队想询问那位专家事情的经过,可是他什么也没说,像是极其不愿意再回忆起那些场面,于是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地质专家?你知道那位专家叫什么,那里人吗?”排骨好像联想到了些什么。

冯局:“我那时候也是刚调到局里,当时那是一次省市级的考察事件,所以这事儿上头都让往外传,只是隐约记得好像姓秦!”

一听说姓秦又是地质专家,刘队不禁有些震惊:“不会这么巧吧?难道是秦教授?”

排骨这时猜测起来:“还真有可能,当时去银月湖不也是打着地质考察的名义嘛!他肯定是来过这神农架,不然他怎么知道另一半地图就藏在神农架里面,而且对于里面的地形和位置还如此熟悉。”

林青:“如果真是这样,那说明秦教授的计划在几年前就开始实施了!”林青一语惊人,没想到秦教授跟吴魏心机如此之深。不过目前都只是猜测,也有可能这一切都只是巧合。

一路上大家说说笑笑,竟好像忘了这是一次探险追踪,很快两三个小时就过去了,前方的视野逐渐开阔起来,冯局说这是一片高山草甸地带,看来大家已经来到了海拔2500米左右的高度,但是由于天空灰暗,甚至还有几丝薄雾浮于半空,所以大家并没有感受到宣传照片上那般碧连天际、群峰争拔的感觉!反倒被这齐腰的野草弄的有些浑身不自在。

老君山其实已经算是神农架无人区了,不过听冯局说,偶尔还是会有一些户外驴友结伴同闯,但都必须在专业的向导带领下才行,但是老君山以北的原始森林中心地带,那里才是真正的禁区,肯定是明令禁止的。

再往后山路变得崎岖陡峭,这时天空竟然一扫之前阴霾低沉的气氛,太阳从乌云后爬了出来,视野顿时一眼千里。这才发现神农架之美实乃名不虚传,山梁似苍龙盘绕,梁间溪流银带丝缭,林海茫茫、绿树接天!传说太上老君常在此炼丹,每当冬季,山顶皆为冰雪覆盖,山腰又常有云雾相伴,恰如银须白发的老君仙翁端坐云中,故而得名老君山。

差不多中午时分,一行人终于登上老君山顶峰。这时野狗像是发现了什么,指着不远处的几颗苍松说道:“那里好像有生火的痕迹!”于是大家连忙赶了过去,果然有人在这里搭起了一个临时炉灶,还能看见一些食品的包装袋散落周边。

“这很有可能是吴巍他们昨晚在这里露宿留下的现场!”刘队猜测道

冯局:“看这时间也基本吻合,他们昨天下午进山,差不多正好晚上在这里露营。”

一上午大家基本都在赶路,这时都有些些许疲倦,刘队建议在这老君山顶稍作歇息,顺带补充些体力。

林青这时正站在一块磐石之上,俯瞰脚底群峰雾绕,舒展双臂,像是要拥抱这眼前波澜壮阔的一切。正好一阵微风而过,掀起林青几缕丝发飘了起来,排骨偷偷瞄了一眼,第一次发现的林青的背影风姿绰约,就像这森林里的精灵一般。他很想提醒林青注意脚底打滑,但终究没有开口,因为他知道,再往后,也许就很难再有闲心雅致去欣赏这里美妙的一切,就这样一旁悄悄的看着,任她随风飞扬也好!

排骨正看的入神,野狗突然从旁边一副很贱的样子凑了过来:“老实说,是不是看上那妞了?”原来刚才偷看林青的时候,都被野狗看在了眼里

“你他妈小声点儿!生怕人听不见是吗?”排骨一边说一边像做贼似的看向刘队跟冯局,还好二人正唠得起劲儿,这才放心。

野狗拍了拍排骨的后背,一本正经的样子:“不是哥们儿打击你,人家那是正规事业编,长得还漂亮,咱呢?无业游民一个,也没个有钱的爹。你可想好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排骨将野狗往旁边一推说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要追人家了?”

野狗:“嘿!你不喜欢人家,你盯人背后看半天,偷窥啊?”

时排骨赶紧用手捂住野狗那张大嘴,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他妈小声点!信不信我把你从这里推下去。”

“你两干嘛呢?”没想到林青这时竟从二人背后走了过来。

“哦,没什么,我两闹着玩呢!”排骨顿时一阵慌乱,说话甚至都有些结巴。

银月废墟
银月废墟
12.2万字 · 4.1万阅读 · 73人关注
相传有个神秘古老的族群(银月族)世代生活在隐秘的山林间,他们拥有与大自然沟通的能力,能够驾驭世间虫兽,可以操控自然的力量为他们所用,他们在山林间秘密的生活了千年,没有人知道这个族群的存在,族群里也没有人知道外面的世界。直到1942年间,日本大肆侵略中华和屠杀百姓,当时桐城附近的百姓为了免于杀戮,只能躲进深山。日本人在追击百姓的过程中无意闯进了这个神秘族群世代生活的家园:银月湖。在那里银月族与来犯日军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对抗,最后双方几乎同归于尽。七十年后,一支队伍踏上了重新寻找银月湖的道路,有关银月的传说正在慢慢被解开……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