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小渔》|江伟:一个自私自利的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2018年3月21日,星期三,天气晴

《少女小渔》中,江伟,十年前赢过全国蛙泳冠军,现在还亮得出一具漂亮的田鸡肉。

认识小渔时他正要出国,这朋友那朋友从三个月之前就开始为他饯行。他们都说以后混出半个洋人来别忘了拉扯拉扯咱哥儿们。

江伟知道了小渔跟一个病人上过床后,走了半年没给她一个字。有天江伟寄来一信封各式各样的纸,说已替小渔办好了上学手续,买好了机票,要小渔拧着这一袋子纸到领事馆去就行了。

小渔出国以后,跟江伟生活在一起。江伟很乖张地说:“你去嫁个老外吧?”

汪伟还在一个朋友那里找着了这么个下作机构:专为各种最无可能往一块过的男女扯皮条。

找到了马里奥后,江伟还劝小渔可他要不那么猪八戒,会被安安主主剩着,来和你干这个吗?还有,他越猪,价越低。一万五,老头不瘸不瞎,就算公道啦。江伟就这么劝小渔的。

小渔和马里奥举行完婚礼仪式回家后,小渔瞪着他,根本不认识这个人了。

江伟冲进厕所,撕下了截手纸,扳住小渔的睑,用力擦她嘴唇连鼻子脸顿也一块扯进去。小渔想江伟明明看见桌上有餐纸却不用。她没挣扎,她生怕一挣扎他心里那点憋屈会发泄不净。

小渔想哭,但见他伏在她肩上,不自恃地饮泣,她觉得他伤痛得更狠更深,把哭的机会给他吧。不然两人都哭,谁来哄呢。她用力扛着他的哭泣,他烫人的抖颤,他冲天的委屈。

小渔举行过婚礼后,江伟像受到伤害,是那样不快活,甚至小渔感到他整个人都变了,无论她怎样对他温存体贴,“江伟与她从此有了那么点生分;一点阴阳怪气的感伤”。

江伟觉得龌龊和屈辱,当然还是因为这行为将海外中国人的弱势文化处境暴露无余,并且由于这情境内的要求,还不得不主动咽下这龌龊,压下心头的怨气而不能发泄。

十月是春天,在悉尼。小渔走着,一辆发出拖拉机轰鸣的车停在她旁边,那是马里奥的车。“你怎么不乘火车?”他让她上车后问。

她说她已步行上下工好几个月了,为了省车钱。老头一下沉默了。

马里奥涨了三次房钱,叫人来修屋顶、通下水道、灭蟑螂,统统都由小渔付一半花销。她每回接过帐单,不吭声立刻就付钱,根本不向江伟吐一个字。

江伟知道了就是吵和骂,瞪着小渔骂老头,她宁可拿钱买清静。她瞒着所有人吃苦,人总该不来烦她了吧。不然怎样呢?

江伟不会说,自己戒烟、自己不去夜总会、自己少和男光棍们下馆子,钱省下小渔好乘车。他不会的,他只会去闹,闹得赢闹不嬴是次要的。

在故事结尾时,“你东西全收拾好了吧?”江伟在一个很吵闹的地方给她打电话。听她答还没有,他话又躁起来:“给你两钟头,理好行李,到门口等我!我可不想见他!……”你似乎也不想见我,小渔想。

从那天她搀扶老头回来,江伟没再见她。她等过他几回,总等不着他。电话里问江伟是不是很忙,他会答非所问地说:我他妈的受够了!好像他是这一年唯一的牺牲。好像这种勾当单单苦了他。好像所有的割让都是他做的。

“别忘了,”江伟在那片吵闹中强调:“去问他讨回三天房钱,你提前三天搬走的!”

江伟只想着用更龌龊的来应付龌龊的处境,以至他一面忍受着屈辱,一面又不断地陷入到更大的屈辱中。

我想作者对江伟的性格塑造上始终着意强调了一种实利主义的倾向吧。


无戒365天极限挑战训练营第124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