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8.31-8.40

8.31

九重天,司命忙得热火朝天,从天宫的藏宝阁进进出出,从太晨宫的储藏室中进进出出,筹备着东华所需要的看得上眼的珍希物件儿。

凤九和成玉风风火火地跑进了洗梧宫,由于之前小九在此住过,所以门将并没有拦着二人。

“姑姑,小九回来了,姑姑,小九回来了,姑姑,你在吗?”凤九一路小跑,一路喊叫着。

“嗯,回来了,都是青丘女君了,如今又是东华帝后了,还这么毛毛躁躁,上窜下跳的,一点都不注意影响。”坐于坐榻上的白浅嗔怪道,不过也是真心为凤九开心就是了,所以也没有多加责怪。

凤九愣住了,“姑姑你怎么知道?”

“成玉见过天后。”

“嗯,免礼,回来了,一切可还好?”白浅对成玉也是颇有好感的,毕竟她帮过自家侄女,况且也是可怜之人,无妄之灾的受害者。

“劳天后挂心,小仙没事。”

“姑姑,你还没有告诉我呢!”凤九缠上白浅的胳膊问道。

“还我怎么知道的,还不是你家帝君说的,不然这九重天谁敢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帝君的八卦,成玉你是不是。”

“那是自然,除非那是不想好好在九重天待了。嗯。”成玉跟着附和着。

“他来过?”凤九回忆着回到九重天后,自己没多久就睡着了,好像还荡了会儿秋千,后来就是遇见了连宋,就是没有帝君来找姑姑的记忆。

“可不嘛!怀里抱着只九尾狐,大摇大摆的走进来的,哦,对了,是一路逛过来的,这九重天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呢!”

凤九顿时傻眼,这东华到底想干什么,这么招摇过市,这以后怎么见人啊,真是的。

“哦,对了,帝君来找我,陪你回青丘,估计是怕你回去,你爹会怎么着你吧,他还倒真是处处为你着想。”

“嗯,对。”成玉撇撇嘴,点头附和。

“他让你陪我回青丘,那姑姑你陪我回去嘛,嘿嘿。姑姑。”凤九没有想到东华与她想到一块儿去了。估计二人都觉得这是最好的人选。

“回,怎么能不回,我最爱的小侄女都要成亲了,不得回去给她准备嫁妆啊。”白浅看了眼凤九,满目疼爱。

“小九就知道姑姑最好了,小九最爱姑姑了。”

“好啦好啦,你要不要回去跟帝君打个招呼,跟我回青丘去啊。”

“我们现在就回去吗?”凤九心里五味杂陈,这是又要与东华分开了?

“嗯,难不成帝君提亲,你要跟着一起回青丘吗?”白浅说的凤九哑口无言,确实没有这个先例。

“哦,好的,那我回去跟东华说一下,成玉你跟我一起去吗?还是?”

“我就不去了,我瑶池还有些事情,等我去处理,你去吧,我等你好消息。”成玉笑笑。

“好,那你好好的。姑姑,我去去就回。等我。”

“嗯,去吧。”

 

凤九离了洗梧宫直奔太晨宫去了,还和刚才一样,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从进门就开始喊,“东华,东华,你在哪儿啊,九儿有事跟你说。东华,东华。”

正在与连宋博弈的东华,丢下手中的棋子,起身,准备去迎一下凤九,连宋笑道:“帝君,这太晨宫就这么大,这帝后来的次数也不少,你在哪儿,她可是熟门熟路的,你不至于还要去迎接领路吧。”

东华停了脚步,回头似笑非笑,“我乐意。要不你也找个人迎一迎,领个路,来给本君看看。”

连宋惨败,“得,你先忙着,我走,我走,不打扰,不打扰。”边走,边摇摇头。

 

东华迎上了凤九,看她满头大汗的,微微叹了口气,便起衣袖给凤九擦去了额间的汗,这一切都被连宋看在眼里,这活生生的秀个恩爱,真的是,光天化日的,“那个帝君,帝后,连宋告辞。”

“慢走,不送。”东华看都没有看一眼,直接回了句。可怜的三殿下已经习以为常。

“九儿,什么事,这么着急?”

“东华,姑姑让我跟着她回青丘,说是你的意思,是吗?”

“嗯,是。”

“你是要去提亲了吗?”

“嗯,是。”

“那我是不是又要好久都见不到你了?”凤九有些不舍,还凑到东华的耳边轻轻说道:“我要想你了怎么办?”

东华微微一笑,“你要想我,不是给了你玄思镜吗?你可以唤我!”

“哦,对哦,那我走啦。”凤九往后退了一步,“我真的走啦。我真的走啦。”

东华依旧笑而不语,一把拉着慢慢后退的凤九,拽入自己的怀里,低头吻住了凤九的唇,努力记住彼此的气息。

“九儿,等我。告诉白浅,半个月后,我便去提亲。”

“好,等你。”

凤九便去洗梧宫随着白浅回青丘去了。东华望着凤九离去的背影,久久的站在大殿,不愿离去,原来他竟然如此不舍,仅仅半个月的时间,都不愿意与这只小狐狸分开,想想当初那一万多年是怎么过来。东华自己都笑了。


8.32

白浅带着团子,旁边跟着凤九一起腾云飞向了青丘的方向。

而此时的青丘狐狸洞内,白家一家倾巢出动,狐帝狐后,白奕夫妇,白真,折颜,还有狐狸洞的管家迷谷。白家还有两子云游在外,还未归来。

可这狐狸洞的气氛却是冰火两重天啊。这冰的自然不用说,指的是谁,看着凤九他爹,白奕的脸沉得,连凤九娘都不愿意与她多说一句话。而这火的则是这狐狸洞内的其他人了,狐帝狐后自然是是高兴地,自家孙女得东华帝君如此厚爱,况且这东华帝君可是天上地下第一人,怎么能不开心呢。

 

白真和折颜还有迷谷也不用说,看着凤九丫头一路跌跌撞撞地怎么闯过来的,哭过闹过,伤过,如今好不容易苦尽甘来,柳暗花明春暖花开,自然是赞成的。

这最开心的要数凤九娘了,她可是从小也崇拜这东华帝君的主,如今自己的宝贝女儿争气,要嫁人了,嫁的还就是东华帝君,怎么能不开心,所以她就特别看不上白奕一旁生闷气的样子,之前一直嚷嚷着要给凤九找个王夫呢。看到自家女儿如此出息,凤九娘这颗激动的心就没有平息过。

 

“老二啊,过些日子,帝君会亲自登门来提亲,你给我好好收收你的性子,到时场面肯定不会小,别让人家笑话了我们青丘没气量。”发话的是白止。

“爹,你不知道,这帝君和小九他们。。。。他们不合适?”

“不合适?哪里不合适,我看就很合适。”凤九娘有些急了,给了白奕一个大大的白眼。

“那里不合适,你倒说出来给娘听听。”狐后也摇了摇头,这老二怎么还是这么古板。

“娘,你不知道,我之前不是没有跟帝君说过小九的婚事,可当时帝君是明确表示他与咱们小九没有缘分,三生石上没有他的名字,这样会害了小九,害了四海八荒的。”白奕叹了口气。

 

“二哥,你说的这个已经不是问题了,如今三生石已经解决,况且。。。。。况且小九和帝君已经成为正式夫妻了,你又何必要反对呢,小九一直以来如何,你不是不知道,现在好不容易日子好过了,我们就不要反对了,,成全她吧。”白真讲出了事实,也真诚地劝了劝白奕。

这一次,白奕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叹了口气。

 

“我说,白奕,你也该放心了,好歹,这九丫头也是青丘女君,你这样,让她以后如何统领一荒,说不定以后这青丘五荒的帝位都是这丫头的,她不找个厉害的王夫,如何驾驭得住着五荒的帝位,你想想,你所谓的极好的亲事,所谓的有为青年里,有谁能有东华帝君这样的身份,这样的修为,这样的法力,有谁能比他更合适。你自己想想!”折颜一席话,在场的人都点头表示赞同。

迷谷都忍不住点头,“就是就是。小殿下多不容易啊。”迷谷小声嘀咕道。

 

“我说,老二啊,你就别闹别扭了,这东华帝君怎么就不好了,人家为了你女儿都坐到这个份上了,你还想怎么样呢?你要接着这样,你非逼死小九不可。你就开心了。”狐后苦口婆心的劝导。

“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凤九娘开始说狠话了。

白奕也是疼爱妻子的主,听到自己媳妇儿这么说,赶忙说道:“我这。。。还没怎么样呢。”

 

“恐怕还有一件事,你们在坐的各位都不知道。狐帝狐后,真真,你们可记得血魔大战,小九飞升上神的事儿。你们知道为何小九会安然无恙的飞升了?她将自己修为法力全部注入到了血魔法阵中,你们可知是东华帝君,硬生生的撕裂了自己的一魄,至于凤九的体内,替凤九挡了一劫,凤九这丫头才会平安地出现在大家面前。”折颜这习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生怕自己听叉了。

“折颜,你说东华他。。。。”白止有些说不出话来,只是默默地叹了口气。狐后也沉默了。白真则在心里想着这个侄女婿果然没有看错。

 

白奕听了后,先是吃惊,再是沉默,不再说话,凤九娘则感慨了要不是有帝君在,自家女儿就舍身为大义了,忍不住留下来眼泪。

白奕忽然站起来,看了看大家,默默地走向了狐狸洞外。


8.33

白奕此时内心,真的是复杂极了,他还能记得当初东华的决绝,可如今却能为了凤九做到这样,还能挑什么呢?自己还管什么呢?

白奕不知不觉走到了忘忧湖畔,手背后,静静地立于湖畔,四周静悄悄的。

 

“二哥,你这是站在这儿,想什么呢?想吃鱼啊,让迷谷下去捉几条就是了,反正小九也回来了,今儿咱们吃顿好的。”正巧白浅团子,和凤九回来了,看到了白奕一个人站在那儿,不言不语,故意调侃道。

白奕转身,便看到三个人。

“团子,拜见二舅舅。”团子很是懂得礼数,给白奕恭恭敬敬地行了个大礼。

“团子,乖,进去找你外公外婆玩去。”白奕扶起团子,笑着说道。

“去吧。”白浅点头。

一直躲于白浅身后的凤九慢慢挪出来,小心翼翼地叫了声:“爹!”

白奕恢复了严肃,但眼神中却没有戾气,“嗯,回来了!”

“嗯,小九回来了。”凤九声音小到快听不见了。

“回来就好,进去吧,大家都在呢。”白奕回到,率先走向了狐狸洞。

 

凤九有些不置可否,拽住白浅问道:“姑姑,那个是我爹?”

“嗯,不是你爹,还会是谁?”白浅拍拍凤九,“走吧,跟姑姑进去,别怕,他不是说了嘛,大家都在呢,你怕什么?走吧。有我呢!放心。”白浅便牵着凤九进去了狐狸洞,凤九的小心脏提到了嗓子眼,紧张到不行,手心直冒汗。而不放心的东华也一直在用玄思镜关注着凤九的一切,虽说他请了白浅,白真,折颜,再加上白家两老已经默认,但还是会担心凤九会被白奕怎么着。

 

“外公,外婆,团子来啦!外公,外婆。。。”团子现在已经不是小短腿了,不过还是不失孩子模样,白浅不愿意让团子活成夜华那个样子,虽然身为天君的儿子,课业不少,但是该玩的时候白浅也绝不拦着。

“哟,我们团子来啦,来,快让外婆看看,长高了没有?”狐后看见团子,眉开眼笑的,瞬间洞里气氛缓和了不少。

随后,白奕,白浅,凤九便跟着进来了。

白奕走到凤九娘边上坐了下来,白浅环视了所有的人,心中明了,跑不了了,肯定是在讨论九丫头的事情,还真的赶巧了。

 

凤九憋在了白浅的身后,也仔细看了看洞中个人的表情,还是白真调侃了句,“哟,我们家小狐狸回来了。”

凤九嘴巴无声地说几个字,但做了个很夸张的表情,白真则只是笑笑,凤九把心一横,死就死吧。

“爷爷,奶奶,小九回来了。”

“嗯,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狐帝狐后同时笑了笑,狐后还一把拉过凤九站在自己身边,看了看,“我们家小九又变好看了。”

 

“奶奶!”凤九撒娇地叫了声奶奶,笑了笑。

“去,见过你爹你娘。”狐后说道,“迷谷,你把团子带去蘑菇集逛逛吧。”迷谷便带着团子玩去了,团子呢,也开心。

“嗯!”凤九便转身走去了白奕和她娘那里。

“小九拜见爹爹,娘亲。”

“来来来,快起来,快让娘看看,我家小九长大了,能干了。”凤九娘看上去还是很年轻,这话一出口总感觉有种老怀安慰的语气,让凤九有些哭笑不得。

 

“起来吧,回来就好!”白奕还是那副古板的模样,不苟言笑。

“我跟你说,你别这幅样子,你要是敢动小九,我跟你没完。”凤九娘一把护住凤九,撂了句狠话给白奕。

白奕连忙起身,看着大家都看着他,无奈地解释道:“我没想怎么样,你们别都这么看着我,她是我女儿,我能怎么样?”

 

“二哥,这么说你同意了,不反对了。”白浅机灵,趁机问了出来。

“本来。。。。。。可现在。。。。。。哎。。。。。。”白奕还真的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有些语无伦次。

“你究竟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啊?我说二哥,这四海八荒有几个人能为你女儿做到如此,你自己想想。本来呢,我也瞧不上,可咱家小九喜欢,现在二人已经名正言顺了,还不如欣然接受,欢欢喜喜的把小九嫁过去,多了这么个女婿,以后,啊,这四海八荒,你还不得横着走啊,是吧,二哥,谁敢惹你啊。”白浅说话半讲道理半开玩笑的,逗乐了洞里的所有人。

 

老凤凰折颜给白浅投了一个赞许的眼神,而后呵呵呵地笑了出来,“那以后狐帝不也得横着走啦。”

“哈哈哈啊,”狐帝也跟着笑了出来。

“二哥,你就别反对了,你这样,二嫂不开心,凤九不开心,你何必呢?你帮小九寻觅合适的亲事,不就是想小九幸福了,如今小九和心爱之人在一起,得到幸福,不正是你希望看到的吗?”

此刻,九重天太晨宫那位正在玄思镜前,满脸微笑,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哎,罢了,你们都如此说了,还我还能说什么,咱们商量商量,给九丫头把嫁妆办得体面点,怎么说也是嫁个东华帝君,小九也是青丘女君,这身份不能丢了,让人家看咱们青丘的笑话。”白奕脸上总算流露出要嫁女儿的喜悦与不舍。

 

凤九听了这席话,感动万分,扑通一声跪地,“爹,女儿拜谢阿爹,恕女儿不孝,老惹您生气。”

“起来吧,都要嫁人了,以后不要再胡闹了,给青丘和东华帝君丢脸。”白奕扶起凤九,拍了拍凤九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

“嗯,阿爹放心,女儿知道。”凤九点点头,眼泪还在眼睛打着转,终于她不用再担心这场任性地成婚,得不到自己的阿爹的祝福。

 

“好啦好啦,皆大欢喜,你说我以后是不是也能沾点光,是吧,小凤九!”折颜也开玩笑地说道。

“呵呵呵。”全洞人都笑了起来,开始热火朝天的商量起了凤九的嫁妆。

“哎呀,对了,差点忘了,帝君说半个月后先来提亲。”白浅玉清昆仑扇拍了拍脑袋,想来东华嘱咐的提亲的日子。

“半个月后?算算日子,那就是六月初六?那就在眼前了啊,那我们也得赶紧准备起来。”狐后接去了话茬,拉着凤九娘商量了起来。

“爷爷奶奶,爹娘,四叔,姑姑,老凤凰,今日小九下厨,给大家准备晚膳。”凤九提议道。

“好,去吧。”凤九便跑出去了。

“这丫头定是害羞了。”凤九娘笑笑说道。

“呵呵呵。”白奕也难得笑出了声,看了看凤九离开的方向,脸上满是作为父亲的慈祥。

 

8.34

当晚,青丘狐狸洞内好生热闹,一家人,美酒佳肴,谈笑风生。直到半夜,大家才各自安寝。凤九帮迷谷收拾完后,才回了自己的卧房。看着熟悉而又简单的一切,凤九会心一笑,四仰八叉的躺在了自己的石床上,回想着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感觉做梦都没有如此精彩。

 

太晨宫内的,东华斜躺在自己寝殿的床榻上,闭目养神,可心却无法平静,脑海里想着的是小狐狸睡了吗?如果没睡,小狐狸在做什么?想着想着,怎么也无法入睡,就坐起身来,拿出了玄思镜,挥手一抹,浮现出了狐狸洞内凤九的寝殿,和躺在床上,滚来滚去,也尚未入睡的凤九。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凤九手中也正握着玄思镜,似是在犹豫什么!

“九儿,九儿。”东华对着玄思镜唤出了声。

凤九猛地下了一跳,耳畔居然响起了东华的声音,而后定了定神,凝视玄思镜,看到镜中人,原来真的是东华的呼喊声。

“少阳,你在?你怎的还没有休息?”凤九忙完的时候就知道天色不早,所以才会由于是否要看看东华,说说话,又怕吵醒他,毕竟东华的作息时间是很规律的。

“嗯,九儿,怎么还不睡!”东华抚摸着镜面,想象着九儿就在面前。

 

“你也没睡啊?今晚,长辈们都在,闹得晚了些。”

“哦,是吗?”东华明知故问,玄思镜里都看见了,“九儿,开心吗?”

“嗯,开心啊。”镜中的凤九抿嘴笑了笑,神秘兮兮地对着的镜中的东华说道:“少阳,我跟你说个事情,我这次回来,我爹居然没有生气,而且他同意我嫁给你了,你说是不是值得高兴地事情啊。”凤九一脸笑容,快乐地要飞起来了。

“是,值得高兴。”看着镜中的凤九久违的笑容,东华也不自觉地跟着笑出了声。

“爷爷奶奶,阿爹阿娘,都已经在准备我们大婚的东西了,我感觉像做梦似的。少阳,我是不是在做梦啊?”凤九忽然严肃地问了一句。

“那你掐一掐你自己,看看疼不疼?”

傻凤九果然照做了了,掐一把自己的脸蛋,“哎呦”一声,疼,“果然没有做梦,这是真的。”凤九完全忘记了东华其实在诓她,没有想到她居然照做了,东华真是无可奈何,这么傻乎乎的天真活泼的九儿。

“九儿,你不是在做梦,我们要大婚了,我要让四海八荒都知道,你是我东华帝君唯一的帝后。”

“嗯,我知道,你一直都疼我,护着我,以后我也要疼你,护着你。”凤九满目爱意,满目相思,以镜传情。

 

“九儿,乖,早点休息吧。”毕竟凤九的才恢复没有多久,还是多休息较好,故而东华催促道。

凤九看了看自己身下的床榻,周围空无一人,似乎找不到那曾经依赖熟悉的感觉了,委屈一脸,看了看镜中的东华,有些泪眼朦胧,有些不好意思,还是艰难地呢喃了几句:“少阳,我睡不着,我感觉这已经不是我的床了,没有我熟悉的感觉了。”

“为何?”东华又一次明知故问道。

“因为。。。。因为没有你,没有你抱抱,我一个人不敢睡,我怕一觉醒来,什么都变了。”终究是没有忍住,豆大的泪珠滚落了下来。而此时镜中已经失去了东华的镜像,已是满眼泪花的凤九瞬间慌乱了,难不成这玄思镜坏了,左敲敲右打打的,就是没有人影,凤九整个人都不好了,趴在锦被上,抽泣着,不敢出声,怕被人听见。

 

平常都是晃晃悠悠腾云而来的东华,这次,却是瞬间移形,慢慢在凤九的身旁坐下,轻轻拍了拍凤九的背,凤九慢慢平息了抽泣,像个哭闹的孩子,被塞了一颗糖,瞬间破涕为笑。

凤九才感觉出身旁有人,抬头转眼一眼看,大惊,“少。。。少阳?你怎么在这里!”

“我的九儿,如此梨花带雨,又是为何?”东华调侃道。

“你讨厌。”凤九锤上了东华的胸口,“我哪有哭,我明明是在笑啊。我开心,我高兴。”凤九趾高气扬的模样,确定自己不是在说谎么?

“好好好,那是本君想本君的帝后了,来看看,总行了吧!本君没有帝后相陪睡不着,所以就来了。”

“哟,这么大人,还需要人陪着睡啊,真是胆小鬼,好吧,谁让本帝后心善,就陪一陪你吧。”凤九如此大度,倒叫东华觉得自己小气了起来。

 

“那如此多谢帝后了。”

“好说,好说,哎呀,我困死了,我们赶紧休息吧。”凤九快速脱掉外衣,脱掉鞋袜,爬进了被窝,留了一角给东华。东华见状,也退去外衣,脱掉鞋袜,躺在凤九的身旁。凤九如八爪鱼般,立马黏了上来,自觉地抬起东华的胳膊,枕到了自己的头下,抱紧了东华,还不忘掖好被角,满意地嘻嘻发笑,“睡吧,本帝后陪你。”

东华侧过身去,抱紧了凤九,抚摸着凤九的头,轻声说道:“睡吧。乖。”在凤九的额间留下一个吻。


8.35

就这样,凤九一夜安枕,到天明。

翌日,睡得极为满足的凤九,用手摸了摸身旁,已经无人了,慢慢睁开惺忪的睡眼,虽然有些失望,但也知道,他要是突然出现在这里,洞里人看到也不太好。凤九舒了口气,准备起身时,发现枕头旁边,一张信笺,上面还压着一朵红色的凤尾花,鲜艳欲滴。

凤九拿起凤尾花,放在鼻下闻了闻,香溢扑鼻,沁人心脾。而后,一手拿着凤尾花,一手捡起枕头旁边的信笺,仔细打量了,镌刻的佛铃花,栩栩如生,还散发着淡淡的白檀香,上面只有两个字“等我,第一日”。虽然没有更多的甜言蜜语,但是看得凤九心里依旧暖暖的。凤九将信笺放在离心最近的地方,想告诉东华,“等你,第一日。”

 

片刻后,凤九收拾好自己,将信笺压在了自己的枕头下面,拿出了一个瓷瓶,装了点水,将凤尾花放了进去,便出了寝室,准备早膳去了。

 

九重天上,太晨宫内,从青丘回来的东华帝君,已经早早地坐在了大殿中的座榻上品茶,司命从宫门外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份折子般的册子,恭敬地说道:“小仙拜见帝君。”

“嗯,可准备好了?”东华双眼看了看大殿的门外,嘴角漾起了微笑,司命心下了然,今日帝君心情不错。

“嗯,小仙已经将藏宝阁和太晨宫储藏室所有能算的上上乘的物件悉数挑出,记录在册,请帝君过目。”司命双手奉上手中的册子递与东华。

东华接过司命递来的册子,一页一页看得格外仔细,过去处理政务时估计都没有如此认真过。

“这个玉如意,是不是太普通了些,我记得我亲手雕刻的佛铃玉屏风是不是收着了,换成那个。”

“是,小仙记下了。”

“我书房的有个檀木盒,记得把那个带上。”东华提醒到。

“是,敢问帝君这檀木盒子里装的是何物,小仙也好记录在册。”司命小心问道。

“幻影剑。”东华没有抬头,直接回到道。幻影剑是与苍何相配的佩剑,苍何属东华帝君,故而这幻影剑,定然属于东华帝后。

“好的,小仙记下了。”司命虽然稳重的记下了,可心里却是十分震惊的,这帝君真是大手笔。

“还有太晨宫内,我培育的万年灵芝拿上九棵,十万年的灵草带上九株。还有我记得东海当年进献的水灵珠一颗,是不是也收着呢?”

“嗯。是!小仙看青丘一族与水无甚联系,便没有记上。”

“也带上,九儿喜欢水,以后说不定用得上。”东华提醒司命又增加了一物。

“哦,对了,给本君带上一包佛铃花种。”

“是。”司命有些不解,这个佛铃花种又是要干嘛的,帝君的心思还是难猜。

大约一个时辰过去了,东华还在指点着司命有关聘礼的确定。

 

这时,正好连宋和成玉不约而同地来了太晨宫,连宋来估计是看热闹的,八卦下这东华帝君的聘礼到底有多少,而成玉则是来看看有何需要帮忙的,毕竟是自己的小姐妹要成婚了,当然也是应该尽力帮忙的。她想着先来太晨宫看看,再去青丘瞧瞧。

“哟,帝君,司命,这大清早的,就忙着呢!”连宋边走进来边笑着说道。

“成玉见过帝君。”成玉虽然有时大大咧咧了些,但是还是恭敬的行了个礼,连宋毕竟是天君的三叔,曾经的连三殿下,四海水君之首,并且他一向以东华的朋友自居,所以一般不会行礼。

东华没有答话,司命则是恭敬的行礼,“见过三殿下。”

“忙着呢!”连宋又重复了一遍。

“嗯,忙着,忙着。”司命连忙点头。

“忙什么呢?听说你近日可威风了,这天宫的藏宝阁,都快被你搬空了,奇了怪了,这夜华居然没有说什么?”

“这个小仙是奉旨办事,自然不会。。。”

“我说你怎么管这么多?这帝君要提亲大婚,寻些稀罕的送去青丘,自然是应该的。”成玉忍不住说了句话。

“嗯,成玉元君说的这话倒是本君爱听的,三殿下若是有成玉一般懂事的话,估计现在也不用本君亲自查阅了,本君可还记得三殿下可是答应过本君要帮忙司命一块儿筹备提亲的物件的,不知三殿下可替本君准备了什么?”

“啊,呵呵呵,这个嘛,我替帝君准备了。。。。。。准备了万年的雪顶含翠,万年方磨,还有紫亳笔一对,我可是专门差人打听了的,您的老丈人,可就好品个茶,写个书法,您提亲,有这个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看我办事靠谱吧!“

 

“看不出啊,你居然还挺细心嘛,一点都不像过去的浪荡公子了。看来得对你刮目相看了。”成玉笑笑说,“帝君,成玉今日来是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如果没有,那我就去看看小九九那儿了。”

“元君有心了,本君这儿有司命和三殿下,足以,你去九儿那儿看看需要帮什么忙吧!”东华点了点头,略带笑意说道。

“是,成玉遵命,成玉这就去。”成玉这回还真是收敛了性子,似乎稳重了点,毕竟是大事,马虎不得,也开不得玩笑。

献宝似的连宋还等着帝君夸奖一番,没想到,换来一句:“还算看得上眼,三殿下有心。”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本来打算就此离开的连宋,突然被东华叫住。

“不知帝君有何吩咐啊,这聘礼你和司命都安排完了,也没我什么事儿!”

“还真有件事儿需要你去帮个忙,相信三殿下不会介意的。”

连宋听了这话感觉有些不对劲,头皮发麻,而后小心问道:“帝君所谓何事?”

“本君需要一对比翼鸟,还请三殿下去一趟比翼鸟族,帮本君借上一对,大约一个半月后需要。三殿下可懂?”

“比翼鸟族?这可是大任,交给我不合适吧!”连宋实在有些不大愿意,当年那个缠人的小公主,想想就害怕,自己去不是自投罗网嘛。

“交给你不合适?难道交给夜华,还是刚才想来帮忙的成玉?你挑一个!”东华还是认真地看着聘礼单,没有抬头看连宋。

连宋腹诽到,“你不就是摆明让我去吗,夜华是天君,不能离开,我怎么会让成玉去呢,好你个东华,还朋友呢,真是坑。。。。”不过还是笑笑说:“帝君说笑了,我去,我去还不成嘛,去去去去,为帝君,作为朋友,我豁出去了。”

“嗯,如此,本君谢过。”东华语气平淡,不泛起任何波动。

连宋一脸郁闷地出去了,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子,没事,来惹他干嘛,没事找事,这下好了,给自己挖坑自己跳了。司命则在一旁偷笑,感觉自己看了好戏,精彩纷呈得很哪。

 

8.36

“对了,司命,去仓沧夷山一趟,告诉沧夷神君,就说本君需要上好的彩玉,让他给本君备些,十日内送过来。”东华抬起头,跟司命说道。

“是,小仙这就去办。”司命准备拱手行礼退下。

“这个单子你且拿去,待本君想起来什么,本君再与你说。”东华闭了闭眼睛说道。

“是,那小仙告退。”

“嗯,去吧。”

司命便上前取了聘礼册子,退下了,眼下还有好多事情要办,司命恨不得一个人顶几个人用。

 

东华一个人坐在太晨宫大殿之上,没有小狐狸的陪伴,看上去有些孤单,东华自嘲地笑了笑,想想过去的几十万年,都是怎么过来的,如今这才是分开的第二日,怎么就如此熬不住了,东华起身去书架上取了本佛经,研读起来。两个时辰过去了,可今日不知道怎么回事,佛经就是入不了的东华的眼,看来这小狐狸的魅力果然是不容小觑的,也罢,东华取出玄思镜,搜索了凤九的影子,果然是个闲不住的性子,此时镜像中显示的正是青丘狐狸洞的后山,凤九正在一片菜园子中,倒腾些什么,好像还在自言自语些什么?

 

东华看着镜中的凤九,小脸如同小花猫般的,满手污泥,原来是在倒腾她之前说的菜,东华仔细看了看凤九手下的菜,这是蔓荆子,冬葵菜,胭脂菜,都是自己爱吃的菜。

 

还能听到蹲在菜园子里的凤九喃喃自语道:“你们啊,我不在的这日子,长得还是不错的嘛,只是可惜了,少阳没有在这里,要是在的话,我就可以做给他吃了。嘿嘿,你们会不会怪我狠心啊。以前没有他的日子,都是你们陪着我,现在有他在,我却要拿你们做菜给他吃了。我记得司命话本子上写的这个叫做重色轻友吧。不过我相信你们不会怪我的,对不对!来,我给你们除除草,松松土,你们再长得好点儿,说不定,等以后啊,我还能把你们带去太晨宫呢,也给你们找块空地,种在太晨宫,给你们添点儿仙泽,长得更好呢。”

 

玄思镜外的东华,看得笑出了声,傻狐狸,你这样自言自语,他们听得懂吗?

“你们都听得懂得,对不对?以前我的心事只能跟你们说说,姑姑不在,四叔不在,迷谷不了解,也只有你们能说说了。”凤九接着说道。

东华听了有些心里不是滋味,自己那些年都干了些什么混账事。

 

“我都快记不清什么时候,我种下了你们?是我被东华第一次从太晨宫赶回青丘吗?还是我从凡间报恩回来,东华告诉我那只是历劫而已的时候?还是。。。。。?呵呵呵,好像过了很久很久了,是不是?久到我都不愿意去想了,想了会不开心,还不如不想!我去凡间之前,答应过自己,过去的不开心过去了,他是情非得已,是有苦衷的。现在不同了,我要做一个全新的白凤九,你们看,我现在很开心对不对?你们也会替我开心,对不对?”

 

“再过几天,东华要来提亲了,我有点害怕,又很期待,我怕四海八荒的人,会觉得我配不上他,我只是一直刚刚飞升上神的小狐狸,如何能够配的起昔日的天地共主?可是我又知道东华他是爱我的,他不会在乎流言蜚语,而我却不能不在乎,别人会嘲笑的是他,我会心疼的。”凤九直接坐在了地上,抱着双腿,垂下头,叹了口气。

镜子外的东华神色凝重,一直呆呆地看着玄思镜,眼神未曾离开过一秒。

凤九在这片菜园子里一待就是三个时辰,时而自言自语,时而低头不语,时而满脸笑容,时而淡淡忧伤,如果不是镜子外的东华知道小狐狸的心思,不明事理的人还真的以为凤九是不是魔怔了呢!

 

眼看着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凤九依然没有回去的意思,也许是狐狸洞太热闹了,凤九想自己一个人静静吧,索性待在菜园子里,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司命倒也分身不暇,这几个时辰都没有人来打扰,本来成玉要来找凤九的,可瑶池有事耽搁了,只能第二日再去。

东华眼看着凤九,不动声色的离开了太晨宫,静悄悄地来到了凤九的身边,没有出声,只是看着她。也许这些日子的相伴,每一声呼吸都已经刻骨铭心了,凤九微微扬起嘴角,柔柔的声线,“你来了!”凤九没有抬起头,但却也知道是他来了。

“嗯,我来了!”东华轻声回答道,在凤九菜地旁边的寻了一棵树坐了下来。

“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好!”

“好!”东华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没有说话,也没有帮她,也许她更想亲手打理这些她视若珍宝的朋友吧。


8.37

没有过多久,凤九便好了,花了的脸上,扬起的笑容,如同冬天的暖阳,照射进东华的心里,东华挑眉笑了笑,“九儿,过来!”

凤九抿嘴笑了笑,走近了东华的身边,挨着东华坐了下来。

东华从袖中掏出一方锦帕,轻轻地替凤九擦去了脸上沾染的污泥,幻出一瓢水,替凤九清洗了双手,又擦拭干净了,宠爱地跟个孩子一般。

 

“少阳,你怎么了?”凤九锤了锤肩膀,许是干活的时间久了,凤九肩膀有些酸痛,下意识地自己锤了几下。

“想你了,看看你在干嘛?没想到,我的小狐狸居然打理菜园子,我便过来看看了。”东华挽过凤九靠在自己的身边,抬手替凤九揉起来了肩膀。凤九一脸享受地靠在东华身上,难得享受一次,倒也很舒服。

“你怎么知道?你偷看我?”凤九闭这眼睛,倒也不是用惊奇的语气问道,其实心里也是有数的,不偷看,怎么会知道自己在哪里,在干什么?“

“偷看?有吗?我这是光明正大的看我的妻子,我的救命恩人,哪里算的上偷看?帝后是不明白这偷看二字的含义吧,要不要本帝君替你解释解释。”东华说完,伏在凤九的耳畔,小声说了几句话,逗得凤九耳朵一阵发红,害羞得紧闭着双眼,嘴里说了句:“不正经。”

东华也呵呵呵地笑出了声。

 

日落西山,凤九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东华也便陪着。

“少阳,你看,青丘的夕阳美吗?”

“美,你更美!”

“你又来了,不许你说话了。”

“我是你的妻子,你怎么会说是救命恩人呢?”

“你当然是我的救命恩人啊,我在凡间历劫,不是你救了我吗?那必然是本君的救命恩人啊!”

“可你救了我数次,我那是报恩了。”

“在我看来,你对我的报恩,便是凡间伴我数年,足矣。而你为了救我,不惜舍命,那自然称得上我的救命恩人啊!”东华一本正经地述说着他的大道理,还一副振振有词地样子,“啊,我记得有只小狐狸说过,滴水之恩当用涌泉相报,那这救命之恩,记得以身相许了。不知女君殿下,是否接受啊?”

“接受啊,为什么不接受,这么好的男人,不接受,我白凤九估计是傻了吧。”凤九清清嗓子说道,“你这个王夫,本女君很满意,择日完婚。”

说完,两个人相视而笑,气氛欢愉轻松。

 

“少阳,今天我不想回狐狸洞!爷爷奶奶,阿爹阿娘都回各自的府邸,说帮我准备嫁妆去了,反正回去也是一个人。”

“好,不回去,那你想去哪里?”东华宠溺地看了看凤九。

凤九想了想,环视了四周,“我们就在这里,好不好!”

“这里?”东华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四周,似乎并不是很满意。

“对啊,这里,你放心,这是我狐狸洞的后山,很安全的,没有野兽,况且我在四周都设了仙障,有人闯进来肯定会有动静的,更何况有你在啊,我很安全的。”凤九有点儿兴奋,她喜欢在野外的,有点刺激,有点冒险,何况还能拉着东华一起,在野外国过一夜,挺不错的想法。

“好,听你的。”东华温柔地说道,俯下身,贴近凤九的耳朵,轻声说道:“九儿,你闭上眼睛。”

“好!”凤九乖巧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东华。

 

东华环视了四周,指尖环绕,捏诀,四周变得花俏起来,四周佛铃花墙环绕着二人,“屋顶”只是一层淡紫色的薄纱,二人身下不再是漆黑的泥土,而是一张凤尾花云毯,轻柔舒适。但并没有遮住凤九精心种下的菜,东华心想这是凤九的心血,也是一种相思的执念,留着,更应景。

“九儿,睁开眼睛吧!”

“你干了什么?”凤九边睁开眼,边说道。

“你自己看看!”

凤九睁开眼睛,瞬间惊呆,自己置身一片紫海之中,片片佛铃花,悠悠沁人心。身下的凤尾花云毯,也是鲜艳务无比,美不胜收。凤九离开东华的怀抱,往下躺了下去,嗅了嗅鼻子,好舒服。

东华也躺了下来,双臂枕在了头下,“喜欢吗?”东华转脸看了看满脸满足的笑容的凤九。

“嗯,喜欢,哈哈,少阳,你这样,这四海八荒的佛铃花,凤尾花,是不是都被你搜刮了,人家会骂我的,红颜祸水。”凤九嘟着嘴说道。

“哦,那不巧,全天下的佛铃花,凤尾花,都归本君所有,本君的即是本君帝后的,这些都是我们自己的,何来搜刮之说。再说了,没有了,可以再种,我的九儿连菜都打理得这么好,种个花也不在话下,是不是?”东华一本正经地说着佛铃花和凤尾花的归属问题。

“你最大,你说了算,我就跟着沾点光吧,哈哈哈!”凤九笑得开怀。

东华也心满意足,他喜欢看到这样的九儿,没有思想负担,心思还是那样澄净,无忧无虑就好。

 

8.38

“九儿,你劳作了一日,休息会儿吧。”东华伸出手摸了摸凤九的脑门,说道。

“你,怎么知道?”凤九趴在云毯上,撑起头问道。

“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东华咧开嘴笑着说。

“那岂不是我说的话,你都知道了?”凤九后知后觉地,觉得脑袋有点懵。

“嗯,知道。”

“讨厌。”凤九嗔怪道。

“九儿,我只想你做个快乐的新娘,其他的不用想。”东华说出了压在心底的话。

“我很快乐啊,我都是你的妻子了,我怎么会不快乐呢!少阳,真的,我很快乐。”凤九撒娇似的把头枕在了东华的胸膛,蹭了蹭,还用手指戳了戳东华的腰身。

“快乐就好。你记住,你是四海八荒唯一配的上我的人,记住这句话就够了。”

“嗯,好!”凤九点点头。

 

凤九闭上眼睛,东华亦闭目养神,二人似是心有灵犀,不约而同地不再言语,周围寂静一片。伴着花香,舒适的云毯,凤九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东华似是感觉到了凤九的气息均匀,便微微抬起身,将凤九抱入了自己的怀中,自己的宽敞的外衣盖在了二人身上。

“安心睡吧,我的九儿。”

东华也在凤九的身旁,就这样静静的躺着,看着淡紫色薄纱的外的天空,已经日渐灰暗,没有了夕阳的余晖,慢慢地挂起一轮弯月,这青丘毕竟不是碧海苍灵,没有每一夜都是圆月高挂的特殊。

今夜的青丘,朦胧的弯月,没有遮挡去群星的光芒,一颗颗闪亮的星星,挂在夜幕上,倒也别有一番美丽。

睡了一会儿的凤九,居然醒了过来,摸了摸,东华还在,心立刻安定了下来。

甜甜地微笑,满满地心间。

“少阳,你看我们青丘的夜空是不是也很美,只是感觉没有碧海苍灵那么近,月亮没有那么圆,不过还是挺美的对不对。”

“嗯,是,挺美的。这是九儿长大的地方,自然是美的。”

“以后,如果你来青丘住的话,你陪我住狐狸洞,会不会太委屈你了?毕竟我这狐狸洞,没有太晨宫豪华,没有碧海苍灵那般仙境。或者我自己回青丘住,你在太晨宫住着,等我处理完公务就回去,你觉得呢?”

“不好!”东华满口拒绝,“本君说过,你去哪儿我去哪儿。”

“那你住狐狸洞吗?会不会不习惯?”

“有九儿在,都会习惯的。”东华捏了捏凤九的鼻子,说道。

“好吧,等我们大婚后,我看看在青丘给你修座竹楼,你来时想住狐狸洞,就住狐狸洞。不想住呢,就住竹楼,都行的。。”凤九想了想,大方地说道。

东华莞尔,凑近凤九的耳蜗旁,“你住哪儿,我住哪儿。”

凤九忍住笑意,朝东华做了个鬼脸。

 

“走,我送你回去吧!”东华准备起身,送凤九回狐狸洞。

“嗯,不走,我还不想走。我们再待会儿好不好!”凤九撒娇道。

“好,那就一会儿。”

又过了一会儿,凤九主动起身,拉上东华的手,说道:“走吧,回去了。”

东华也跟着起身了,广袖一挥,紫海云毯不见了,周围黑漆漆的一片,怕黑的凤九下意识地紧紧抱住东华。

东华倒是识趣得很,一把打横抱起凤九,“走,我带你回去。”

“我可以自己下来走。”

“你不怕吗?万一地上有蛇呢?怕不怕。”

一向胆大的凤九,这回怯生生地点了点头,小声说道:“怕。”

“既然怕,那就乖乖地,不要乱动。”东华便抱着凤九慢慢走去了狐狸洞的方向。

 

迷谷见凤九消失一天了,一直有些不放心,因为凤九并没有交代自己的去向,所以迷谷一直守在狐狸洞门口,等着凤九回来。不过等着等着,迷谷的眼皮不禁开始打起架来,有些困意,可还是坚守在洞口。迷谷手撑着脑袋,滑落了一次又一次,滑一次,迷离的眼神往前方看一次,不记得多少次了,终于眼前一个修长的身形出现在了迷谷的视线中,迷谷猛地站起,揉了揉眼睛,一惊,是东华帝君,手中还抱着自家女君。

迷谷赶忙跑上去,吞吞吐吐地说道:“帝。。。。君,我家女君这是怎么了?受伤了?”

“没有。”东华凤九异口同声回到。

“那为什么抱着?是生病了?要不要去请折颜上神来?”迷谷着急了。

“没有!”凤九接着回到。

“那为什么抱着?”这迷谷也是一根筋,东华有些懒得理他,说了一句“本君乐意抱着。”便径直走去了凤九的寝室。凤九倒是偷偷地只留下迷谷一个人在洞口面露尴尬地直挠头。

 

就这样,凤九直接被东华抱回了狐狸洞中。今夜,东华又歇在了狐狸洞中,这一夜,凤九又是一夜安枕。翌日,醒来后的凤九,在枕边又发现了一朵凤尾花,一封佛铃花信笺,里面刚劲有力地写着,“等我,娶你,第二日。”

“好,我等你。”凤九无声地回应着。稍坐了一会儿,凤九便开始着手处理堆积下来的青丘政务了。


8.39

接下来的几日,东华吩咐云锦宫,定制了大婚的喜服,锦被,床帘,所有的图案都是东华一手绘制,都是凤九最爱的,不曾假手他人。还将沧夷山送来的彩玉,精心制作了请柬,上面紫衣神尊依偎着粉衣女仙,雕刻的入木三分,美轮美奂。再一次将司命备好的提亲聘礼确认一遍,自己才放心。最终要的是,广发诏令,召回了自己昔日的七十二战将,召回了墨渊少绾夫妇,玄晔小铃儿夫妇,还有陪着云逸云游的明希,陪同自己一同去青丘提亲,并参加日后的大婚迎亲礼。这昔日的天地共主,远离红尘的东华帝君,自己的顶头上司,要成婚了,对于这些已经退隐的昔日战将而言,无疑是一个天大的惊吓,一个个都不敢相信的自己的耳朵,可这诏令就在眼前,怎么会有假,况且也无人会开这种玩笑,于是便早早地备下贺礼,静待召唤。

 

东华一遍又一遍的清点着,为大婚准备的东西,喜服,各色糕点,喜被,宴会用酒,宴会的摆设与装饰,陪同提亲的人选,迎亲的人选,都由东华亲自定下,所有参与的人都不得不慨叹,这青丘女君竟得东华帝君如此相待,定是有过人之处,不然怎么让这天地共主倾心至此。

但是无论多忙,东华雷打不动的每夜都会起青丘,陪着凤九待上一整夜,若凤九醒着便陪她说说话,听她讲讲小时候的故事;若凤九睡着了,静静地躺在她身边,听着她的呼吸,抱着她,感受她的温度,也是好的。但是每一个翌日的清晨,凤九醒来,都会收到一支鲜红的凤尾花,一封佛铃花信笺,里面都会刚劲有力地写上一行让凤九心花怒放的字。

 

“那一年,那片林,我遇见你,可却浑然不知你对我如此重要。等我,娶你,第三日。”

“当你说你喜欢我喜欢得不得了的时候,我竟有一丝心动,只是我不知。等我,娶你,第四日。”

“看着那一日受了伤的你,我竟会心如刀绞,我也只是自嘲一笑。等我,娶你,第五日。”

“抱着你,抚摸着你,是我最几十万年从未有过的温暖。等我,娶你,第六日。”

“如果那时你被镇塔妖伤了性命,无法预知,我会做出什么!等我,娶你,第七日。”

“让你走,不是我的本意,只是不想让你再受伤害。等我,娶你,第八日。”

“凡间相伴,数年不悔,圆你相守,亦我从心。等我,娶你,第九日。”

“佛铃断箭,我心亦然。等我,娶你,第十日。”

“勇敢坚毅的你,已在我心里,抹不开,绕不开,割舍不下。等我,娶你,第十一日。”

“生死相依,真心相伴。等我,娶你,第十二日。”

“也许沧海桑田会变,但是你与我一如初见。等我,娶你,第十三日。”

“九儿,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期待。等我,娶你,第十四日。”

“九儿,我爱你。等我,娶你,第十五日。”

半个月,想诉尽一生的思慕,爱恋,与宠爱。

 

对于神仙而言,半个月的时间终究是过得很快的,如同弹指一挥间而已。凤九一个人坐于自己的寝室中,铜镜前,凤九从来没有如此看过自己,明日,四海八荒都会知晓,东华下聘的心仪的是怎样的人,凤九还是略微有些紧张的。还好,凤九娘和成玉陪着她,才稍许好些。

 

而此时的白家人也悉数聚齐在狐狸洞内,狐帝白止,凤九爹白奕,也有些紧张,毕竟孙女婿,女婿是那个响当当的人物,天地第一人啊,这明日的必是四海八荒瞩目的一场提亲,马虎不得,马虎不得啊。

“老二啊,明日都准备好了吗?明日可不能出了错处,让四海八荒笑话了去。”白止叮嘱了一番。

“爹,放心,儿臣都安排好了,只要小九不出错,自然就错不了了。呵呵。”白奕故作轻松到。

“那就行。今日早些休息,明日有的忙,有的忙啊。”白止边走边说,各自休息去了。


8.40

翌日,一大早,九重天便已经热闹非凡,仙鹤鸣叫,回荡在四海八荒的每一个角落,宣告着四海八荒的第一人,即将启程前往青丘提亲。

九重天与青丘衔接的云梯,金光闪闪,整个青丘的大小山头,早已布满来观看的大大小小的仙僚,争先口后,生怕目睹不了紫衣神尊的提亲之礼。

东华带着早已既定好的陪同提亲下聘的仙官们,浩浩荡荡地腾云而来,慢慢驻足在青丘地界。早早等于门口的迷谷看到眼前的架势着实吓了一跳,赶忙回答狐狸洞中禀明一切,白止便带着白家一众人,出了狐狸洞,迎接今日的主角。

 

首先映入白家众人眼帘的便是一身紫衣的东华帝君,两侧分别是墨渊上神及其妻子少绾始祖,天君夜华天后白浅,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三生石灵玄晔(虽然他的身份不是有多贵重,但是毕竟是两个人解决三生石得力助手,东华思虑再三还是要请了玄晔,毕竟也是上古神祇)。在往后面看便是司命星君,司禄星君,延寿星君,益算星君以及度厄星君和上生星君了。

 

紧接着的便是抬着聘礼的仙官了,而他们则是东华帝君坐下昔日的七十二神将,要说这抬着聘礼的事情九重天上能做此事的人比比皆是,可自从东华发了诏令,找回七十二战将后,他们七十二人便商量好了,这聘礼必须由他们亲自抬着。他们是跟随过东华厮杀疆场的人,看过他浴血奋战的模样,东华是他们的信仰,是他们可以交付性命的人,他们心疼这个孤单了三十几万年的人,他们必须亲手抬起这沉甸甸的聘礼,把最美的祝福送给结束东华孤单生涯的姑娘,他们想好好谢谢这个姑娘,终于有人能够替他们陪伴替他们心疼这位神尊,所以他们坚持。本身这七十二神将的集合,便是一大奇观,这回他们是抬着聘礼现身的,这更让周边围观的仙人们,惊讶不已。

 

跟随过东华,见过大场面的白止和折颜都被东华这样的阵仗,给惊呆了。白止带着白家众人及折颜来到东华面前,之前想了半天这君臣之礼还是不可废的,尤其是四海八荒都看着呢,怎么能叫别人以为青丘嫁女儿了,便不懂礼数呢?所以,白止主动上前一步,准备行礼之时,东华抢先一步,双手抬起了白止,很是客气地说道:“狐帝,客气了,今日本就特殊,本君带着众人起来提亲下聘,至于这礼数,就先作罢吧,无须将就这些虚礼了。”

“如此,那白止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呵呵!帝君请!”白止做出请状,白止身后的白家众人均分散两边,让出了一条道,给提亲的队伍。

 

这青丘狐狸洞毕竟不太适合招待客人,可洞外的忘忧湖畔确实景致怡人,空气清新的地方,狐帝早早地就让迷谷吩咐下去,准备好宴席,所有来者均在此处宴请。

东华及其众人跟随白止来到主位,东华放下自己的帝君的身份,很是谦逊地说道:“狐帝,白奕上神,东华今次,只为求取青丘女君白凤九而来,东华思慕九儿已久,如今求取为我太晨宫唯一的帝后,还望二位首肯。”

东华说完,便挥了挥衣袖,七十二战将将聘礼悉数抬了过来,看得众人,眼神直直发愣,真真的,什么贵重,有什么。那万年灵芝,可不是等闲之物,那十万年的灵草更是可遇不可求的,单凭一株,任你被废成何模样,都得恢复如初。那佛铃玉屏风,精雕细琢,无价之宝。值得一提的是与苍何剑相配的幻影剑,锋利无比,灵气逼人,更是难得一见的珍宝。

 

队伍中的少绾不禁感叹一声:“祖宗我发现我亏了,我这亲姐是发财了吗?我嫁给你,我怎么没让他给我准备个假装什么的,真是亏大发了。”少绾嘟哝着对墨渊说道。

“他这是搜刮了天宫的藏宝阁得来的,我不稀罕。”墨渊一本正经地说道。

少绾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夜华,这帝君,这。。。。。是不是天宫的藏宝阁搬来我们青丘了,我们家小九发财了哎。”白浅艳羡的表情弄得夜华有些尴尬,不用其他人说,他自己都觉得帝君这手笔,比他当日要多上好几十倍啊。

大大小小的箱子,摆放在白家众人的面前,白止和白奕互相看了看,叹为观止的大手笔,周边的人都投来羡慕的目光。

 

“既然,帝君都已经如此说了,我青丘白家自然应允了此桩婚事,望帝君善待我家小九。”

“狐帝放心,有我在,她不会受任何委屈。”东华慎重地说道。

“既然如此,白奕替小女谢过帝君。”白奕略微颔首,“小女若有不周到的地方,还望帝君海涵。”

“上神客气了,九儿很是懂事,面面俱到,深的我心。”

白止和白奕都笑出了声。

“如此,便择良成吉日,完婚,我青丘自是备好假装,等待帝君前来迎娶。”白止作了最后的总结。

“司命。”东华唤道。

“小仙在。”东华抬手,示意司命说下去。

“小仙拜见狐帝,白奕上神。小仙已经查过七月初七乃是良辰吉日,适宜婚嫁,帝君的意思是,在七月初七这日完婚。”司命笑着说道,“呵呵,这也是凡间的乞巧节,又称情人节,寓意好,兆头好。”

“七月初七,那也就是一个月后,老二,你看呢!”白止问了问身旁的白奕,白奕思考了片刻,点头答应了。

“那如此,青丘届时等候帝君到来。”

“如此,甚好。”东华笑笑,略微颔首,示意。

 

“来来来,大家都请坐吧,都别站着了,青丘略被备薄酒,还望各位仙友莫要嫌弃。”狐后招呼着陪同东华一同过来提亲的各位仙僚,要知道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岂可怠慢。

“来来来,大家请坐吧,无须多礼。”折颜一向懒散惯了,众仙也知道十里桃林的折颜上神与青丘交好,所以他出现在青丘白家倒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上神客气了。”灵宝天尊笑了笑,说道。

“来来来,喝一杯,沾沾东华的喜气啊。”

在场的仙官们均放开了,毕竟是喜事,所以气氛异常欢快。七十二将,更是挨个儿的去敬了敬白止一杯酒,调侃着昔日的同僚,如今可是这四海八荒响当当的人物了,帝君都成其孙女婿了,当然这话肯定是背着东华说的,他们对东华还是心生敬畏的。白止有些不胜酒力,败下阵来,便换了折颜上阵,又闹腾了一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8.21 凤九在东华的怀里睡得特别踏实,还做了一个特美的梦。在梦中她遇到了一个孩子,紫衣白发,甚是可爱,奶声奶气地...
    转角花开阅读 4,058评论 2 48
  • 8.11 这边的凤九有东华陪着,在碧海苍灵里过着幸福的日子。那边的墨渊少绾,外出游历,第一站的凡间也是有趣极了,墨...
    转角花开阅读 3,683评论 4 57
  • 这是一个正在前往茶艺师之路的习茶者,对于怎样当好一个茶艺师的思考: 一、掌握基础、 二、提升技艺、 三、了解周边、...
    明明似我阅读 717评论 0 3
  • -1- 公交司机,是个很辛苦的职业,起早贪黑,每天都在同一条线路上,行去往来,鼓噪而单调,不像出租车司机自由,可以...
    纯流氓艺术家阅读 7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