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被强奸的女同学

这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想起来,依旧无颜以对,只想骂一句自己蠢货。

那会儿在一个乡镇读小学,班里有个姑娘叫秦时花,长得挺好看,高高瘦瘦的,成绩不好不坏,要不是六年级发生的那件事,她至少会和我们一起读初中。

事情的起因是班里有人被偷了十块钱,那会儿我每天的零花钱才五毛钱,所以十块钱,确实是一大笔钱。

也不记得是老师还是班长发起的,我们都开始打开书包接受检查,证明自己的清白。

秦时花不在教室,她的同桌打开她书包,竟翻到好几张纸币,20到50不等,总数竟有好几百。

秦时花家里很窘迫,她妈妈就是受不了了才跟人跑了的,所以这么一笔巨款,谁都知道来路不正。

秦时花还没回教室,就被叫到办公室,在那里呆了一下午,随后有消息传来,说秦时花承认是偷了家里的钱。

大家一阵窃窃私语,虽说偷钱不对,但是那会儿的熊孩子们,谁没悄悄撬开过抽屉,拿走一张两张的角票呢。所以我们并没有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儿,不过就是觉得她太笨了,要是偷少一点,就不会被发现了。

然而在放学之前,事情出现波折,秦时花爸爸来了,当着办公室老师们的面,一脚给秦时花踹过去。

“说,你个批娃娃,这些钱哪儿来的。”

秦时花坐在地上,眼泪哗哗的掉,一句话不说。

“你莫要太生气,说了是从家里的衣柜拿的。”班主任在旁边拉着劝解。

“放屁,柜子的锁好好的,钱一分不少。”秦时花爸爸红了眼,又要打人,“我们老秦家,怎么养了你这么个不要脸的东西,偷别人的钱。”

秦时花被打得哇哇直哭,边哭边喊:“我没偷,不是偷得,别人给我的。”

秦时花爸爸气急反笑:“还扯谎话,哪个给的嘛。”

“一个老爷爷给的,让我脱掉衣服陪他睡觉,就给我钱。”

办公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打人的,拉人的,看戏的,都安静下来。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才十二岁的女孩儿。

“她妈的,你妈那风骚婆娘跟人跑了,你怎么也做婊子,我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秦时花被她爸带回家了,办公室人多嘴杂,这件惊天丑闻以极快的速度传遍小镇,派出所来了人,抓走了一个老头,挖萝卜带泥,整个事情的细节全被爆料出来。

秦时花家有些远,每天上学要走一个小时,会路过一片树林,树林边上住着一对老人。秦时花每次路过的时候,都会同他们打个招呼,说几句话。

这天秦时花在学校打扫卫生,平时结伴的小伙伴都走了。

秦时花走到树林,老奶奶像往常一样跟她说话,说今天买了烤鸭,一定要她尝尝。

秦时花从没想过,烤鸭一块没吃到,她被人尝了。

我不知道秦时花是什么感受,但是一个小女孩遇到这种事情,肯定很害怕,很惶恐,可惜没有人听她倾诉,没有人告诉她该怎么办,甚至没有人告诉她这件事会被多少人放嘴里嚼来嚼去。

秦时花后来又去了几次,听说是自愿的,因为有钱,可以像其他的小朋友一样买好吃的。

十岁出头的孩子们对这方面的事情懵懵懂懂,偏偏大人们一边向我们打听消息,一边又讳莫如深,总是呵斥,“小孩子家家问这些做什么。”

稍微早熟一点的孩子会交头接耳,笑得怪怪的看着秦时花。

总之,秦时花就是伤风败俗,不要脸,该被唾沫星子淹死的角色。

谁也没想到,过几天之后,本以为没脸见人的秦时花,堂而皇之的来上课了,老师讲课都会多看她几眼,然后回办公室里说,这姑娘心里素质,实在是高。

课间我和一个玩得挺好的姑娘在阳台上晒太阳,晒得暖洋洋的,就在那儿聊天。

期间有谁叫了我一声,我回头一瞥,没太认出来,随口应一声,继续和小伙伴聊。

“诶,你知道秦时花那件事情吗?”

姑娘当时就呆了,我心里一得意,心想这娃这么单纯,肯定不知道这些事情的深层含义。

“我外婆说了,这是件特别丢人的事情,要放在以前肯定被打死,她长大了都嫁不出去,没有人要的,别人看到她都会戳脊梁骨骂她。”

我对面的姑娘愣了半晌,好不容易缓过来:“你说秦时花?”

“对啊。”

“她刚才就在你旁边,还和你打招呼来着,喔,你还看了她一眼”

我急忙转头,连半个人影都没有了。

那是我印象里最后一次看到秦时花。

后来零零碎碎听到一点她的消息,她那天走后就辍学出去打工了,后来嫁了人,等我离开那个小镇去读高中时,她孩子都几岁了。

我已经记不清秦时花的模样了,但是我一直都忘不了那个下午,越知事就越感到羞愧,纵然是她做错事情,但我毕竟当着面狠狠捅了别人心窝里一刀。

我也不愿说少不知事的借口,那些带给别人的伤害不会因为年纪小而减少半分。

长大后,听过的故事就多了。

有女孩惨遭强奸,好不容易克服心理阴影,鼓起勇气指认强奸凶手,却反被人骂是婊子,最后被逼死。

有男孩在公交车上见义勇为,指认小偷,却在众目睽睽下被歹徒拖下车。

有大学生救落水儿童,却发现是个恶作剧,水太浅,一跳下去就撞在石头上,英年早逝。

听完看完,心里发寒。

我们这一群,总是站在道德至高点,怀着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去指责他人,鄙夷他人的人,才是罪恶的帮凶。

甚至比那些歹徒更可恶,歹徒伤人是一时,我们却伤了一世。

更可笑的是,歹徒终究会得到惩罚,而我们这些帮凶,却是无罪的,甚至不会有人说你不对。

于是,我们也很少觉得自己不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