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条路都是少有人走的路

每条路都是少有人走的路。

今天听万维钢老师讲这节课时我深有感触。

图片发自简书App

跟他孩子一样,牛顿也有相似的经历。

牛顿五个月开始我偶尔会带她去上早教课。

每节课牛顿的表现在老师眼里都有点滞后,

该坐稳的月份她坐得摇摇晃晃、东倒西歪;该爬行的月份她只会原地趴着没法往前一步。

老师总是跟我说回家要多做运动练习,这样发育才赶得上。

我笑而不答,因为不想花太多精力去解释我自己快两岁才会走路,但现在也看不出来跟别人走路有什么差别。

前年冬天,一家人带着七个月的牛顿去医院进行常规体检,都挺顺利直到做智力检测。

那个好看的女医生一边拿了一块旧旧的红积木在桌上连续敲着发出响声,一边笑着对牛顿说:“来来来,宝宝看这里。”

牛顿没有看积木,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这个陌生又漂亮的阿姨。

女医生继续敲积木,牛顿依旧只管盯着阿姨。

如此持续了一分来钟以后,女医生面露遗憾的说:“这孩子需要进一步检查,可能智商有点小问题。”

我爸妈立马对望一下不知作何回答,牛顿爸爸差点当场发飙,我抱着牛顿倒很平静。

我一点儿都不担心牛顿的智商,也早就料到她不会看那块积木,因为她向来对人语更感兴趣。

我只是觉得用一类很大众的测试来定论所有孩子的各项发育似乎太牵强也太一概而论。

现在牛顿会走会跳会跑,还会认几百个汉字,我是没看出来她哪里发育不正常。

每天都能刷到“不要让孩子去跟别人做比较”这类的育儿贴,爸爸妈妈们大都知道这个道理,只是一关乎自己的孩子又会不由自主的去比较。

小到孩子从生病到痊愈的速度大到孩子结婚的年龄,我们总是自觉不自觉的在做着比较,希望孩子不要太特别,因为不特别才够安全、够正常。

我只想说我们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条路,没法复制别人的,也不可能被别人复制。

自己想怎么过完这一生只能靠自己的脚踩着自己的鞋一步步走完。

虽然大多数人走的路是正常的,但是少有人走的路说不定是更值得一试。

林心如的妈妈跟她爸爸离婚时抱着只有几岁的林心如直抹泪:“妈妈也没办法,因为一辈子真的太长了。”

婚姻都没办法对付,因为一辈子太长。

最终林心如的妈妈幸运的遇到了现任丈夫,并没有像她外婆担心的那样里过得很惨。

现在年轻人出门吃饭选餐馆,大都大众点评刷一刷然后再下决定。

可能一开始是特意奔着牛排出门的,刷到最后却撸了串,因为离得近又好评率高。

结果想吃的牛排依旧没吃上,下次还得出门觅牛排。

你可以说这样节省了时间成本,降低了风险、味道不会差到哪里去,可是别忘了你是为了牛排才出的门。

为何不先找一家还过得去的西餐厅三下五除二点一份牛排再说?大不了结果是输赢各一半,

因为明明相比起串你更喜欢牛排。

我现在住的小区当年交房前因为开发商一些违约的做法导致业主都不肯收房,最后带头的业主打算请律师打官司。

本来义愤填膺的业主们一听要出钱就有那么一大部分人立马没了声响,

钱不多,只需每户100块。

虽然我知道总有部分人会花钱打官司我照样可以坐享其成,我还是想都没想就交了钱,

因为这部分少数群体总需要人去填充。

最后官司赢了,没有交钱的邻居也分享了我们少部分人付出代价后的成果。

不过只是一部分成果,因为交了钱的业主可以免一年的物业费,算下来大概两千多。

一百块换两千多块确实很划算,我当初交钱的时候可没想过会有这么大的收益。

当然,那些舍不得交钱的邻居后悔错过了这么大收益的小额投资。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说了这么多,我并不是说人要习惯性去冒险。

我只想说,人得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而不是非得跟很多人挤在同一条路上。

因为这条路可能够宽够安全够平坦,看上去都很好只是目的地却不如你预期。

最后引用万维钢老师的一句话:

不同的人走不同的路,最后都实现了自己的目标,这才是真正的“正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