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残卷》第十一章 杨戬烧家

山洞入口的初始路段十分狭小,里面一片无尽的黑暗。韦护燃起手中的火照符走在杨戬前面。

大约走了两百来步,二人发现前面若有微光。他们加快脚步,赫然发现,夜之深处竟然一片银白。

他们行到此处,豁然开朗,仿佛来到了异世界。两人不约而同啧啧惊叹,他们没想到在这弹丸大小的黑暗山丘里头竟然藏有如此明亮辽阔的天地。韦护熄灭手中的火照符,回过头来对杨戬说道:“杨戬,你看,这些石子竟然都在发光。”

杨戬巡视四周,见不仅地上散落的石子,就连四周洞壁都在萤萤发亮,石子周遭还缭绕着许多窸窣作响的飞虫蛾子。

杨戬对韦护说道:“我以前听村里的老人说过,山洞里有一种会发光的石头叫做萤石,我想这些大概都是吧。”

萤石发着微光,染白了山洞的黑夜,让黑夜不再单调寂寥。俩人不住地赞叹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都觉得光明是黑夜最好的修饰品。

二人借着萤石发出的亮光一路前行。突然,咻的一声一个巨大的黑影袭来。

“趴下!”韦护说时迟那时快,整个人一把从后面扑倒杨戬。

二人抬过头,发现方才的黑影是一根悬在半空浑身插满尖刺的巨大木桩。

“看来这里到处都是机关,得小心才行。”韦护说道。

杨戬点点头表示同意,两人继续往前走。

咣当一声,又不知道是什么陷阱发动。二人心头一颤,回头一看,一个巨大的铁球正朝这边滚动而来。铁球跟过道一般大小,二人无路可避,只得一路向前跑。

“杨戬,你看。”韦护指着前方不远处的石门大喊道。

眼看铁球越滚越快,两人加快脚步,一股劲儿冲到石门前。

石门紧紧关闭着,二人又急又恼,四处寻摸大门的开关。他们发现一处墙壁上刻有文字。上面写道:“这里有六个关捩子,其中只有一个是正确开关,其余皆是陷阱。正确开关上写的内容是真话,陷阱开关上写的是假话。”

他们又看了下面一排颜色各异的关捩子,它们分别写着如下内容。

黑色关捩子:“本开关是安全的。”

黄色关捩子:“蓝色开关是安全的。”

蓝色关捩子:“白色开关是陷阱。”

绿色关捩子:“黑色开关是安全的。”

白色关捩子:“黑色开关是陷阱。”

红色关捩子:“本开关是安全的。”

杨戬看着谜题,感觉心跳在加速,他耳朵里好像听到扑通扑通的声音,但是分辨不出究竟是心跳声,还是背后翻滚的铁球声。

杨戬思索片刻,毫不犹豫地转动白色关捩子。

咔嚓一声,二人脚下的地面突裂,他们始料未及,扑通一声摔了下去。

“明明选的是正确答案,还是被摆了一道。”杨戬站起身子,感觉到衣襟湿漉漉的。周围一团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只有“滴答滴答”的水滴声环绕耳边。

“杨戬,你没事吧?”韦护点燃手中的火照符询问道。

“没事,韦护你呢?”

“我没大碍。咱们找路吧。”

二人趟着水,借着微弱的火光来到一处干燥无水的空地。

“杨戬,这里有扇门。”韦护说着推了推门,发现门紧关着,眉头蹙了一下。

他们注意到门上的一行字:开关就藏在女人绝望的眼里。可是他们环顾四周,发现这里什么都没有。经过刚才那一遭,韦护已经再没心思解谜,寻思一抡降魔杵将门砸开。

“韦护,你在想什么?不要乱来,要是在这里动用武力,指不定整个山洞都会塌掉。”杨戬盯着韦护的眼睛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

“哈哈哈,杨戬,我怎么会?我正在想这道谜题哩。”韦护摸着后脑勺眼睛瞥向另一边难为情地说道。

杨戬再次看一眼四周,他解下头巾,额上的黑天之眼射出一道银光,墙壁上凸现一幅画作。杨戬接连扫视,共扫出五幅画来。

第一幅画上画着一个年轻的女人,第二幅画画的是一对年轻男女牵手的情景,第三幅画中这对男女中间多了一个婴儿,第四幅画是一群模样凶恶的天神,第五幅画画着一个被监禁的女人。

杨戬看着这些画作,尽管心头一颤,还是很快地在绝望的女人眼里找到了开关。他一按下,门就轰轰地开了。

“有人在吗?”一个虚弱而憔悴的女声从里边传来。

“母亲!”杨戬砰的一声朝着传来女声的大门奔去。

他劈开大门,一个头发花白满脸风霜的女人出现在他眼前,从女人的温柔的目光中杨戬认出了这是他日思夜想的母亲。

他们俩先是一愣,继而狂奔向对方,紧紧抱在了一起。

韦护也进来了,他见杨戬跟他母亲正情情切切地叙着旧念着叨,觉得不便打扰,就伫立在不远处默不作声。

他瞧见杨戬的母亲眼里透着一股他从未见过的光芒,那大概就是母爱的所在吧。这股光芒温和而动人,朝阳润草般令人倍感温暖。

韦护看着这对情深的母子,陷入了惆怅。他自幼无父无母,所以亲情究竟是什么样的,他没法了解,也没法体验。

韦护心中这般想着,暗暗失落。但韦护很快就打起精神,他想到了师父,他虽然没有亲人,却有着敬爱的师父。也许师父在他心中俨然已是父亲的地位,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家人。

想到师父,韦护满意地露出了微笑,他再次看着这对温柔的母子,感觉内心的某样东西正受到触动。

“韦护,走了。”杨戬的声音响彻,将韦护从回忆中拉回现实。

杨戬搀扶着母亲的手,韦护紧随其后,三人很快就从山洞的另一边出来。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正烈阳当空。雨后的天气格外闷热,这偏僻无树荫的山地更胜似蒸炉,周围的空气弥漫着一股刺鼻的盐碱味。

“母亲,你没事吧?”杨戬关切地询问道。

“我没事。”杨戬母亲脸色没一丝血气,嘴唇发白燥巴巴的。

“母亲!”杨戬看见母亲突然倒地大喊道,“母亲 ,您怎么了?”杨戬扑向倒下的母亲抱起她。

“果然……果然还是太勉强了。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杨戬母亲无力地垂着头说道。

“怎……怎么回事?母亲,这,这是这么回事?”

“呼呼,我以为我可以的,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吗?不过我并不后悔,因为我终于可以离开那个囚禁我的鸟笼。即使做一个死去的人也比做一只活着的囚鸟要强。”

“死去……母亲,您是说离开那里你会……”杨戬不愿相信眼前的一切。

“没关系,杨戬。我很开心,最后可以以人类的身份死去。”

“母亲……是我害了您,我不应该带您……”杨戬痛苦地揪着头发,泪水不住地往下流。

“不,是你救了我,救了我的灵魂。杨戬,你要好好做人,妈妈没时间陪你一块长大了。孩子,这个耳环你拿着,妈妈会一直在你身边守护你。”杨戬母亲从兜里掏出一只晶莹通透的水滴形状耳环。

杨戬接过耳环,耳环自动扣在杨戬的左耳上。

“好好做人,孩子。要记得准时吃饭,准时睡觉,多交朋友……”杨戬母亲话音越来越沉,眼皮渐渐垂下,化作了灰。

“好好做人吗?”杨戬望着天空自言自语。

韦护望着杨戬的背影,感觉到黑暗正在侵袭他的内心。

他们二人回到杨戬的家中,杨戬终日沉默寡言。韦护见杨戬闷闷不乐,想让他转移注意力,他指着房间那只养伤的白狗说道:“杨戬,它是之前那只白色的大狗吗?”

杨戬低着头没有回应。

“对了,你给它取名字了吗?”韦护仍在努力调动杨戬的情绪。

“哮天,就叫它哮天。”

“哮天?哦,好名字,很适合它。”韦护想起初闻大狗咆哮的情景,可谓是声哮如雷,撼天动地。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放心吧,神仙那么厉害,我哪敢怎样。”杨戬突然打破沉默开口说道,语气充满克制。

“哪有,我没这么想过。”韦护极力掩饰内心的动摇,他的确是在担心杨戬会向天庭报仇。

“放心吧,我没事。”杨戬语气冰冷刺人。

“杨戬,如果你需要找人倾诉~”

“我~没~事!!”杨戬一字一顿用力地说道,又摇了摇头叹口气无力地说道:“抱歉,让你费心了。你们都饿了吧,我去煮饭。”

过一会儿,杨戬端来两碗饭菜,他将其中一碗放到哮天犬面前。哮天犬现在维持一般犬只的个头大小,它冻伤得很严重,正在屋子里卧躺着养伤。它记恨他们打伤自己,尤其讨厌杨戬。杨戬给他送饭,它无礼地用头推开饭碗,死活不吃他们的饭。

“杨戬,你也吃点吧。”韦护见杨戬没拿自己的饭,担心地说道。

“我不饿,你们吃吧。”杨戬做完二人的饭菜,继续坐在原处发呆。

第二天,韦护接到师父的信,要他回去一趟。见韦护犹豫不决,杨戬开口道:“去吧,不用担心我,我没事的,而且还有哮天陪着我。”

韦护心想也许给他多一点空间,更有帮助。所以虽放心不下,还是决定暂时离开。

每天杨戬都按时给哮天犬做饭,而他自己却油米未进,在院子里一坐就是一整天。

哮天犬的伤势逐渐好转,它望着屋外失落的杨戬,再看看眼前的饭菜,内心深处的某一样东西似乎被触动。它叼着饭碗来到杨戬面前。

“饭菜不合胃口吗?”杨戬摸着哮天犬的头轻声问道。

哮天犬看着杨戬,“呜呜”地叫着。它摇着尾巴,拥进杨戬的怀里。

“是吗?让你担心了,真是抱歉。”杨戬紧紧搂住哮天犬,眼睛终于决堤,眼泪从里面漫了出来。

自回到家以来,杨戬再没哭过。不是不想哭,只是心里头仿佛堵了块大石头,把眼泪都给堵住。现在这块大石头终于被这只小动物给撬开。

孤独的人类给了小动物赖以生存的环境,而小动物则给了孤独的人赖以慰藉的心灵环境。

善待生命的人,终会被生命善待。杨戬内心的创伤慢慢平复,韦护回来后十分高兴见到这些。

“杨戬,很高兴你恢复精神!”韦护笑得阳光灿烂。

“谢谢,让你费心了,韦护。你师父找你商量什么事?”

“他希望我参加商周战争。”韦护回应道。

“哦?商周战争?”杨戬若有所思。

“没错,最近正打得火热。我寻思,参战可以大大提升自己的实力。杨戬不如你也一起来吧。”韦护说道。

“唔,行。我也希望提升下自己的力量。”杨戬沉思片刻,一口答应。

次日,二人决定动身前往战场。

“等等!”杨戬叫住韦护,自己返回院子。

院子里头空空荡荡,散落着稀稀疏疏的碎柴。杨戬点燃那堆木柴,拾起它们一根一根往家里扔。

杨戬冰冷的眼光看着屋子上熊熊燃烧的热火,没有半点不舍。这里已经没有存在的意义,因为他要等的人已经永远回不来这里。

)�>�$l�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