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4情绪

学校组织春游,他很兴奋,六点半就起床摇醒凌晨两点才睡的妈妈。半梦半醒的她对他说:“让我睡到闹钟响,还差二十分钟。你先去收拾自己,行吗?”他倒是很配合,关上房门就出去了。

二十分钟后,闹钟准时响起。打开房门,看到他依然穿着睡衣满脸笑意的在沙发上玩玩具。她好不容易强摁下去的起床气“噌”又上来了,顿时火冒三丈的咆哮:“给你三分钟把衣服换好!”

他像被电击中了一样从地上弹起,小跑着到自己的房间。

她站在房门口指挥:“衣服在枕边……先换裤子再换上衣……袜子在裤子下面…..扣子对整齐…..”他的双手有点不听使唤。

三分钟过得很快,高八度声音喊:“开始倒计时,5……4……3……2……”还没等1说出口,他慌张的穿着只扣了一颗扣子的衬衣就出来了。

“算你动作快!”她丢给他红领巾说:“赶紧系好了准备吃早饭,洗簌过了吧。”

他垂着头,抬头偷瞄一眼又低下头说:“还没。”

伸出的手掌被她的理智强行停留在半空中,他本能的耸起肩膀把头歪向离这只手远一些的那边。

她夺回在他手里的红领巾,说“先去洗漱。”这句话是从她鼻腔里发出来的。

“嘶嘶”的刷牙声三分钟没到就听到“哗哗”的水声,“呼呼”用手抹了两下脸就拿毛巾搽干水。整个过程一共三分钟。

“先吃饭。”听到这声指令,他迅速坐到餐桌前,低着头大口大口往嘴里塞。这是平时最喜欢的肉丝面,今天他没空感叹味道。

比平时快一倍的时间吃完一碗面,赶紧走到等在镜子前的妈妈身边。

“那现在再教你一次,认真看好。”她压着怒火,闷闷的一边拿红领巾示范一边说:“红领巾挂在脖子上,两个尖角对齐,因为对齐这两个角才能让后背上的角在中间。”

看一眼他的脸,判断是认真在听。又说:“现在学打结,红领巾的结打在你衬衣第二颗扣子的位置,这样看起来会很整洁好看。”他咽了一下口水点点头。

她继续说:“左手在第二颗扣子的位置下一点握住左边的这部分,轻一点不要移动;右手握住右边部分,在左手上一点的位置从外往里穿过左边这根。”

她对着镜子里的他说:“看清楚了吗?看清楚了你来试试。”

他接过递过来的红领巾,深吸一口气,对着镜子回忆刚才的动作,手上的红领巾已挂在脖子上。“嗯。对的,后面正了。”她放缓语气说。他松了一口气,继续手上的动作。她又说:“左手上一点,第二颗扣子和第三颗扣子中间。”他调整了手的位置,低头看一眼,又对着镜子看一眼,深吸一口气,重重的呼出,眼里略带高兴望向她。

“这才会了一半,别得意忘形,全部学会了,每天都自己系才算会。”严厉的语气一下劈到他刚松口气的身上,抿着嘴,眼神晃了一下。

“还剩最后一步看好了,把穿过来的这根往上提,塞进两边交叉的这个扣里。”她边说边面对他,说得很慢,动作也很慢。“看清楚了吗?”

显然这一步是复杂的,他摇摇头,眼里的泪正在聚集。“哭什么哭。”她再次咆哮了:“学不会还哭,把伤心的情绪收起来,再看一次。”

原本含着的泪像珠链断了一样滚出眼眶,他赶忙用手背抹,左一下,右一下,越抹越多……差一点就要发出声音了,他捂着嘴,深呼吸一下说:“妈妈,等我一下。”然后立刻转身走开。

洗手间的水龙头“哗哗”声没盖过压抑的“呜呜”声。

再走到妈妈身边时,他的眼睛和鼻子红红的,刚洗过的脸看起来清爽了些。

也许是洗手间传来的声音,也许是他干净的有点红的脸。她蹲下身子放缓语气,重复最后一步动作。反复数次后,他终于成功的结好了红领巾。

时钟指向八点十五分的位置,她和他各自深呼一口气,望向对方的眼睛,互相拥抱。一起换鞋,牵着手往学校方向走去,十五分钟足够从家到学校。


谨以此文提醒自己:“情绪是把双刃剑--伤人伤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