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街推销(二)

回公司途中,颠簸的公交车上,目睹天色渐暗,华灯初上。声哑唇干的,没人有意愿说点什么。

 

只有师傅仍鼓励着大家,谁谁今天开张啦,继续努力啦!大概是忘了声音在空气中340m/s的传播速度,都不怕旁人侧目。

她却高兴不起来。心里幽幽地暗算着今日的提成:20元。销售这伟大工作看来不是一般人能干的。

 

到了公司已然晚上8点。正准备拍屁走人。师傅说还要开会。

喝,这会见着别人开得热闹去了,汇报一天工作、禀报明天销售目标、唱励志歌,经理再来呼啦士气一下。

终于折腾够了这班非人,一哄而散。一看时间,9点有半。

 

第一日上岗,十点多回到家胡乱吃了点,有问不答,一肚子难过,倒头便睡。。。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二十多天。生意不是日日有,辛苦却是时时在。

有一天,师傅说明天要带小组去承德一趟,大家带点衣物,要住两晚。

 

坐车坐到发晕,少说也有百多公里。

这帮天杀的!天天往城外跑,他们不在大首都销售,又一次刺痛了她脆弱的神经,不是边缘人是什么。

 

在承德住下的头天快天亮,她猛然而醒。那个痛啊,肚子!教人直疑有几条蛇在腹内恶斗。

赶紧上厕所。刚歇了口气,一阵胃痉挛,口吐一大朵,又一大朵,可惜不是莲花!

 

如此反复几次,她终于也非人了。

等大家早上窸窸窣窣起来,师傅吩咐说,你上午就不要跟大家出去了,去附近诊所看看吧。

是急性肠胃炎,要打点滴、吃药,最好住两天院观察。

 

她有气无力,说,医生,我先打完点滴吃了药再说。谢谢您。

到中午时,似乎好转了些。医生,我回去一下。

 

回到旅馆,她慢慢收拾好了东西,出门找了家看起来干净点的饭馆,点了一碗米饭、一碗疙瘩汤。

随后,拨通师傅的电话(那会儿组里只有她和师傅配了手机)。

师傅,我好点了,谢谢您对我的关照。我想先自己回家了,不敢呆这儿太久。。。

 

在家休息了一天,她没事无聊,拿着发剩的公司售后联系卡,突发奇想,拨通了电话。

本意是看看公司的售后态度如何,正编好了台词,自己是某某顾客,用洗面奶过敏了,可否退货。

 

没想电话那头传来了这样一句:对不起,您拨的号码是空号。。。连拨几次,亦复如是。

怪不得不敢在城里混呐。

 

隔天师傅他们应该回京了,她决定回公司辞职。

20多天,挣了800多块,车费、饭费、饮水费共200多,看病100多,不是全勤扣了50,拿到手里400多。

哦对,还搭上了耗损的身上4斤精瘦肉。

 

临出门,遇见师傅,道了一声保重。

转身瞬间,不由心生怜悯。

五官清秀的年轻师傅啊,备受生存压力和风日吹晒,越发不像个女孩子家了。

 

突然想起,是否应跟师傅说说售后电话的事情?

可一念间,实在不敢面对师傅或是惊讶或是“是又怎样”的表情。

罢罢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