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小说《莫负相思意》第一章 祸起

目录  点击展开更多章节

第一章 祸起

  1926年,白云镇的新荣布庄被洗劫一空,荣掌柜一家惨遭灭门,甚至一场大火还祸及邻里,等邻居纷纷被惊醒救火,发现荣家里面血迹斑斑,尸首跌落各处,有两具已被烧焦。

  荣掌柜的妹妹荣氏从临镇赶来,看到血腥和焦味弥漫的祖宅,哭得晕了过去,在邻居救醒之后忍着伤痛匆匆办了后事。荣氏夫妇和家里的四个佣人都惨遭毒手,唯有荣掌柜十二岁的女儿荣缪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荣氏抱着希望四处追寻小侄女的下落,可一直杳无音讯,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这起案子轰动一时,县城派了专案组来查,最终也以土匪劫杀结案。邻居避讳这血案的不祥纷纷搬走,却有一位年轻人特意找了荣氏,要把荣家租住下来。

  荣氏不明所以,“梁先生,荣家发生命案这么大事,你就算是新来的异乡人也听说了吧,为何还要……”

  梁旭坦白相告,“我爹曾是新荣布庄的伙计,十年前我爹病逝,荣掌柜见我孤苦无依,好心资助我完成学业,还支付我去英国留学的费用,我学成归来就是要报答荣家的恩德,却不料碰上这祸事。我一定会查清楚真相,找回荣掌柜的女儿。”

  荣氏回想起兄长这一生与人为善,却落得这么个下场,她悲从中来,却也为梁旭的知恩图报感动,“原来如此,用不着租金,你就在荣家住下吧。”这年轻人是个有心人,希望他能找回缪缪吧。

  梁旭道谢之后回了白云镇。

  荣氏只把人安葬了,荣家还是案发时侯的样子,也幸好如此,梁旭一连好几天都在查看每个角落的蛛丝马迹。案发现场并没有荣缪缪逃走的痕迹,她那天应该不在家才避过一劫的。可是案发后她为什么也没去投靠唯一的亲姑姑,她可还存活于世?

  梁旭做好记录之后找人清理了荣家,恢复了荣家宅院的几分素雅宁静。梁旭在偏院的一间下人房安置好行李,仔细看着本子的线索再从头到尾梳理思绪。

  这看似抢劫的血案并不像表面这么简单,虽然布庄和荣家都被翻得乱七八糟,可是布庄帐房的银票还在,荣夫人房里的珠宝首饰也散落在地上,要是劫匪为财而来,怎么会对银票和珠宝无动于衷。只能说明他们的目的是在荣家找另一样更重要的东西。

  专案组有梁旭的同窗,他来白云镇前去暗中打听,荣掌柜和荣夫人身上有被虐打的痕迹,最后才是一刀割喉致死的,估计凶手是要严刑逼问荣家人那东西的下落。

  梁旭记得荣掌柜是个简朴的人,除了偶尔会给荣夫人买首饰之外,不曾在其他贵重物品上花钱,也不会像其他商人以收藏古董字画为乐。而且荣掌柜曾是贫苦人家,勤勤勉勉才得来这一份家业,应该也没有传家宝之类。荣掌柜为人和善是众所周知的,也不曾结下仇家。

  梁旭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去拜访荣姑姑打听一下。荣氏也没听过兄长有宝物,但她想起一件事,“我大嫂曾是宫中的绣女,当年八国联军进犯北京,逃亡路上救过太后一命,慈禧太后才恩准她离宫恢复自由身,据说太后当时赏赐了一个锦盒,我未出嫁前曾经见过那盒子,大嫂见我要碰大惊失色地阻止了,你说会是那个盒子吗?”荣氏这么多年还对那个锦盒念念不忘,宫中的东西确实不同凡响,连盒子都做工精致,那里面肯定是价值非凡的宝物了。

  梁旭有点印象,“是那个镶着琉璃珠的盒子吗?”

  “对对,就是。”荣氏难得见到那么珍贵的珠子,当然不会忘。

  梁旭在容夫人房间见过那盒子,放在床底下,里面有几串珍珠链子和发簪。不过梁旭闻到盒子的紫木有一股异香,而他拿起珍珠链子闻着却没有,看来是新放上去没多久,珍珠才没有染上盒子的异香。是谁这么做,又是为了掩饰什么?看来锦盒里面的东西就是这起血案的起因了,可以确定的是那东西没被凶手夺去。

  梁旭又问了荣夫人的身世,荣氏也只知道她曾是宫廷绣女,离宫后遇到荣掌柜喜结良缘,一年后生下女儿缪缪,一家人和和美美的。

  梁旭这次拜访也算有点收获,看来还得从荣夫人的宫女身份开始查起,可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清朝也早已被推翻,要如何才能寻得以前的人查探呢。梁旭查案了无头绪的时候,喜欢在镇上街角的一处茶摊喝茶,常常一坐就是一个下午,他当然不是图那混着铁锅味的茶水,而是为了听人来人往的茶客闲聊。

  茶客们最近常提起的话题就是荣家的惨案,大多数都是瞎猜的,有人说是土匪谋财害命,有人说宅子风水不好,有人说荣家小女被土匪拐去了,有人说她逃命时跌落山崖,反正是众说纷纭。梁旭心里默叹,坐了几天都听到差不多的话,却对他的思绪毫无启发。倒是梁旭和茶摊的大爷混熟了,知道这位大爷在此地摆摊卖茶二十多年,对附近的风土人情非常了解,有一天梁旭试试运气问道:“大伯,听说皇帝退位后,很多宫女都归乡,你可知道白云镇或附近有没有曾在皇宫做事的人?”

  大爷呵呵笑,“咱村里五年前回来个老宫女,可是前年就病死了。你找宫女做什么?”

  梁旭觉得可惜,但也不好说明原因,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唉,我姑姥姥以前进宫了,想托人问问有没有她的消息。”

  大爷挠挠额头,“我听村里人说哪里有个太监来着,就是想不起来,我今晚回去问问,小伙子,你明天再来哟。”这小伙子斯斯文文,一看就是个有学问的人,一连来了十多天了,出手大方得很,卖茶的大爷可喜欢他,才会热心地帮他找人。

  梁旭听到有线索可循,当然十分高兴地连连道谢,又多给了茶钱,让大爷买点好吃的带回去给孙子孙女,约好明天下午过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