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与杀手9(小说连载)

我当然得好好想想,我可没在我的字典里写上“杀手”两个字。“杀手”,对于我来说 ,比地球到太阳的距离还远。真没想到,如今会如此的近。一个念头、一句话就永远和“杀手”脱不了干系了,这简直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我没有立刻答应兰坤。我脑袋像有一万只蚂蚁在爬,又乱又疼。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太不可思议了,我心里一直在纠缠这个问题。我怎么会和杀手扯上关系呢,杀手怎么又会看上我呢。我感到十分的不解。

虽然我不是什么千年万年一遇的钢琴奇才,但是我在钢琴方面的水准并不差。况且,我现在在国际上名气也不小,住着好房子,开着豪车,锦衣玉食,明明可以走一条十分敞亮的道路。为什么要去当杀手呢?

不行,我不能当杀手。做了杀手,意味着我就要与阳光为敌了。每天过着躲躲藏藏的日子,隐姓埋名,只有代号,亲人也不知道我在哪里。是的,我当了杀手,我的爸妈怎么办?我的爸妈会不会被人报复呢?做儿子的,可以一事无成,但是不能不孝。

做了杀手,意味着我要把我最爱的钢琴事业放弃。钢琴换成了钢枪,那是多么滑稽的事情。换做谁都不会去换的,除非真有人拿着枪指着他,为了保命,而不得不委曲求全。

我连一只鸡都不敢杀的人,叫我去当杀手?这不是开玩笑,就是脑子有病,太荒唐了。他想想也知道我肯定会拒绝,还跟说出这样的话,明摆着要我不给他面子吗?不过,跟一个杀手谈面子,又显得自己愚笨。所以,我找了一万个不当杀手的理由,决定拒绝他。

就当我准备开口的时候,他先把话说在了前面。他叫我先别着急回答他,回去再好好想想。还有什么好想的吗?不想当杀手,就是不想当杀手,回去想过之后还是不想当杀手啊。不过,为了给兰坤学长留点情面,不要让他因为我拒绝得那么干脆而感到心痛,我就过两天再跟他说。

他说 ,如果我想好了,就到这个天台的边缘画个钩或叉。他用手指了指那个方向,我顺着他的手往那边望去。那是阿雅跳楼自杀的地方,一阵悲痛被这寂凉的夜风吹进我的心里,十分的难受。

我默默地点点了头,但我很坚信,我的答案不会变。待我们转身准备离开时,突然一个黑影闪过,然后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往楼下跑。兰坤大喊了一句谁,便如箭般飞驰过去想追上他。但事与愿违,那人太快了,根本看不到踪影。就像一阵烟,瞬间消失在空气中。

我们又迅速地跑到天台边缘往楼下望,只见一个黑影从这栋楼跑出去,消失在东北方向。我和兰坤对望了一下,满脸狐疑。我们根本不知道那个人会是谁,他为什么会跟踪我们,跟踪我们又有什么目的。还有,我们的谈话他是不是都听到了,这个我们也不得而知。

我突然感到很害怕,觉得这个人会对我们不利。我忙质问他知不知道会是谁,他说他也不清楚,有可能是“和平音乐会”的。他表现的十分镇定,那种杀手特有的镇定。这好像在告诉我,不用怕,杀手一般只有杀别人的份。

他说,这个地方已经暴露了,不能再做联系点了,过两三天他会主动联系我。我答应得很干脆,非常同意他说的这个方案。但是我心里也很明白,要我改变主意比较困难。

他叫我先回去,我同意了,但我心里依然惴惴不安。于是,我急匆匆地离开。他嘱咐我要小心,我不太想说话,只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就随便的点了点头。我仿佛像一只受惊的小猫,只想窜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我不知道,我走了之后,兰坤学长是什么时候走的。我离开的一刹那,我看他在思索什么,好像知道那个黑影的来路。至于是否真的知道,我也全然不知。这就是当杀手的日常吗?随时都有可能被跟踪,过着小心谨慎的日子 ?

我把车子开到了一百八十码,疾驰回家。一到家,我好像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那种安全感立马冲淡了之前的害怕。我把所有门窗都关好,窗帘都拉上。还不停地掀开窗帘偷偷地往外望,看看有没有人跟踪。确认无误后,我才轻松地呼了一口气。感觉一个千斤的大石头,算是搬走了。

我闭着眼睛,有一种冲破绝望的感觉,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不过,就在我放松了不到两秒钟,就听见有人按门铃。我心头一紧,毛细血管迅速张开。那股紧张,就像羚羊遇到了狮子,我十分害怕。

我偷偷掀开窗帘,往门口望去。但我看不到人影,他被门柱给挡住了。我第一次感觉到那门铃声那么刺耳,像催命鬼似的。那门口像是被一团团杀气围住,显得十分恐怖。谁那么晚过来呢?我感觉十分的纳闷。不会是“和平音乐会”的吧?想到这里,我的心里更是害怕,看来今晚难逃一劫了。

就在我忐忑不安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在喊。阿文,阿文,在家吗?开开门,他说他是阿伟哥。阿伟哥?阿伟哥怎么在外面呢?我认真的想了想,我回来之后也确实没有看到阿伟哥,门口那个声音也很像他的嗓音。真是好奇怪,他怎么这个时间从外面回来。

为了确认是不是阿伟哥,我拉开窗帘,打开窗户,问了一声是不是他。只见阿伟哥走到门中间的位置,回了我的话。确认是阿伟哥无疑,我便下去开门了。

待我把门打开,阿伟哥居然责怪我怎么把院子的门锁得死死的,还那么晚才开门。我倒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埋怨他,怎么那么晚从外面回来,简直把人吓死,还以为什么坏人来了。他说他像坏人吗,我说他就是个坏人,哥俩好就这样开着玩笑进了家门。

我问阿伟哥干什么去了,那么晚。他只说单位上找他有事,回去了一趟。既然是单位上的事,我就不多问了,对于我们这种普通百姓来说,知道的越少越好。他问我怎么那么晚没睡,还把门锁得死死,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这是要干什么。

我当然不能说去见了兰坤,被黑衣人跟踪,还有当杀手等等。我说没事,只是自己习惯了,偌大一个别墅 ,这样睡起来更有安全感。他也没有再追问我,只是叫我早点休息。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脑袋就像个播放机一样,回放着今晚发生的一切。那兰坤该死的邀请,就像魔鬼一般地缠着我,让我头疼不已,我是坚决不会去当杀手的。还有,阿伟哥这么晚才回来,好像总感觉这里面有事。但是他是我的阿伟哥,胜似亲人的朋友,我根本不可能去怀疑他。

命运就是这样,计划不如变化。还以为自己笃定不当杀手,却还是走上了这条路。老天爷安排好的,想躲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想躲,也是上天给我安排的意念。此时,它可以安排我想“坚决不当杀手”,彼时,它就可以安排我想“一定要当杀手”。要不然说,人是善变的呢。

第二天,我像往常一样起得早早的。可太阳比我起得更早,它把阳光洒在阳台上,留下一片温暖。我走上阳台,看看外面的一切。阳光、绿树、小鸟,一片生机勃发,多么地令人向往。还当什么杀手呢,把时间留给这光明的世界该多好。

此刻,我倒在这广场上,体会这石板的温存,很快就要告别这充满阳光的世界了 ,但是我不后悔。我走上杀手这条路,既可以说是被逼的,也是我自愿的,没有人可以逼一个不愿当杀手的人去做杀手。做了杀手,我才能给阿雅真正的交代,而如今我做到了。

那天,快递员好像比太阳还早,就在我享受了片刻的愉悦之后。就听见快递员按我家的门铃,说我有一个快递。我下楼取了快递,待我签完字仔细看时,发现快递单上一个字都没有,那上面居然是空白。我想追上快递员,却发现他不见了。

于是,我迅速地跑回房间,急不可耐地把包裹拆开。在我正要打开的时候,我又想会不会有什么危险。经过确认,好像没什么异常,我就把包裹慢慢地打开了。打开一看,我立刻又陷入悲伤的境地。

那是一把木梳子,是我在阳子木匠店买给阿雅的,还是限量款,全世界只有10把。而阿雅这把,刻上了阿雅的名字,也就变成独一无二的了。记忆,一下子把我拉回到当初阿雅想买这把梳子的快乐时光。

她是多么喜欢这把梳子,况且还是我买给她的。她说,人之发肤,受之父母,而我买了一把世界上最好的梳子给她梳理头发,就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是最爱她的人。

我当时觉得,她发表这样一番言论很幼稚可笑,怎么可以这般联想。现在想想,她那时的单纯是多么的珍贵。每天她一定要随身携带这把梳子,她觉得有它在,就是有我在,可以好好地保护她。

可是,这把梳子怎么在这里,是谁寄过来的呢。我当初收拾阿雅遗物的时候,就觉得很纳闷,梳子不见了,而现在它又从一个不知名的人手上寄过来了。这个人会是谁呢?

看着这把梳子 ,更加深了我对阿雅的思念。而我越思念,想给阿雅报仇的心就越重。可现在警察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王丽丽也没有再跟我联系,警察还靠得住吗?我要不要当杀手呢?是不是只有当杀手才能给阿雅报仇呢?这些问题,就像牛反刍草一样,不停地倒来倒去。

我知道,当我在想这些问题的时候,说明我的信念在动摇。我不再把“当杀手”拒之门外,甚至把这看成是一种可行的解决办法。现在看到了命运的魔力了吧,命运就是这么安排的,想改写很难。

当杀手真的有那么恐怖吗?我好像在找理由来说服自己当杀手了,这是不是很奇怪,命运就这样一步步递进。当杀手,可以给阿雅报仇,那也是不错的选择。只要自己隐形埋名,父母亲应该也不会受到威胁。我不一定要做每天躲躲藏藏的杀手,杀人的时候当杀手,不杀人的时候像正常人一样不就行了。

我在一点点地说服自己。可是,我是连鸡都不敢杀的人,能成为真正的杀手吗?真是不敢想象,自己会走上这条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只见黑衣人把连衣帽掀开,把遮住脸的黑布拿掉。我顿时大吃一惊,原来是他,我的老学长兰坤。我当时激动的话都说不出来,朗...
    爱做梦的卓小猪阅读 47评论 0 1
  • 人之所以被称为高级动物,其中一点就是人具有高度发达的大脑,复杂的抽象思维、语言、自我意识以及解决问题的能力。但是也...
    谷一山阅读 87评论 1 5
  • 我有一个很差劲的缺点,心眼小,争强好胜,事事都要去与人攀比。在工作上,轻易见不得别人优胜过我,尤其是与我合不来的...
    拼盘阅读 88评论 0 0
  • 我想到许多许多,可是一回忆,都忘的差不多了。或许是记忆拖的久了,都模糊了。 想到第一次上学时的惊恐,面对突如其来...
    一光年的遥远阅读 2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