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记忆深处

记忆深处,小时候邻居家炒菜的阵阵香味扑鼻而来,沁人心脾,这是与街坊小伙伴玩耍的桥梁;

记忆深处,黄昏后那片黄土地,每天放学回家前都会和同学玩弹珠,这是童年最快乐的时光;

记忆深处,关灯看了林正英的僵尸电影,睡觉时总是害怕卧室的门会自己打开,这是当时心里最恐惧的情景;

记忆深处,惹妈妈生气可以做到一周不和她说一句话,这是孩童时期反抗斗争的幼稚想法;

记忆深处,有我们向往而回不去的天空与大地,如此的单纯可爱,静谧而又美好。

                                心中的那片棚户区

     人类是个矛盾的物种,在小的时候,心里有一种期盼,盼望着自己快快成长,总以为长大了就能出去看外面的世界,因为我们都坚信,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而等我们长大了,常常又会梦见小时候,梦里有那片绿茵茵的草丛,和小伙伴一起活捉蚂蚱、蛐蛐,就在这一亩三分地,心里只想着今天和明天,想笑就哈哈大笑,想哭就嚎啕大哭,没心没肺,但却如此单纯可爱。难道这是历史的轮回吗?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生活在一片老旧的棚户区,当时的房子还都是砖瓦堆砌而成的,没有钢筋混凝土,每当下雨的时候,总能看见雨水打在屋顶瓦片上,溅起美丽的水花,雾气。就像跳水运动员在十米跳台上来个转体三周半抱膝,以难度系数3.5入水获得100分的水花一样,让人赏心悦目。

    那个时候,觉得我生活的棚户区真大,想要走出去需要好长时间。在那里有一个探矿厂,几乎住在这里的人们都是厂里的工人和他们的家人,所以这好几十户人家都是和和气气,像一个超级大家族一样,遇见谁都是熟人,都会停下来互相寒暄几句。我喜欢去厂里找伯伯伯母,看他们洗车床,看着不停转动的零部件,听着rhythm的电转声,有时像贝多芬的交响曲,有时又像海水漫过沙滩的海浪声,既动听又奇妙!

   那个时候,姑妈还没退休,我始终不知道她在厂里是具体做什么工作的,反正每次去她那里玩的时候总是穿着白色大褂,在狭小的房间里拿着各种颜色液体的管子各种操作,说来的奇怪,当时的我虽然什么都不懂,但是也不会去问那是什么,干什么用的,直到今天我也没有问过她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不是不想知道,是一直没有问这个的意识。只记得从家里去她工作的那条道总是这么的安静,两边全是大树,叶子很大很密,有点像梧桐树,阳光被树叶遮挡得严严实实,夏天还有知鸟的叫声,仿佛是走在动漫片犬夜叉背着受伤的桔梗那条小道上一样,幽远由长。而现在,树已不在,知鸟声也听不到了。。。。。。

   那个时候的棚户区的中心有一个小菜市场,全长估计也就五十米吧,这五十米养活了好几百人,也是养着几百人心里的回忆。那时候的贵阳老素粉,两块钱就有一大碗,而且有萝卜、肉沫、鱼腥草、小黄豆、葱花等等,比现在十块钱的米粉还多,味道也更爽口,我至今也再没有找到和小时候同样味道的老素粉了。。。。。。

   记忆深处,厂区里有一座舞台剧场,因为当时太小,五六岁的样子,由于个子太小,我至今都不知道那个舞台剧场有到底有多大,也没有见过里面有演出。只记得里面有一个废旧的台球桌,球也没有,我和小伙伴们经常会去哪里玩捉迷藏。到今天,我对这些小伙伴也没有印象了,只对那个台球桌印象深刻,因为我经常爬上去,好几次还因为怕高不敢下来!

   记忆里,我生活的这片棚户区经历了两次大变迁。第一次变迁是那个舞台剧场不见了,我生活的那栋简陋楼房也拆掉了,换成了一栋栋的八层楼房,开始有了铁门,我开始从爬三层楼到了爬八层,隔壁邻居炒菜的香味也闻不到了。那一年,我十岁左右的样子,正是新世纪的初期。

   那几年,去往市区的公交站路口方圆五百米内多了一个批发大市场,从此每天早上七点半开始,批发口号的大喇叭就会准时响彻整个生活区,仿佛它成了每家每户的定时闹钟,告诫人们一日之计在于晨,我在此后的好几年都没有好好的睡过一天懒觉!

   那几年,电视机已经从黑白屏变成了小彩电,再也不会有每周一到周三无信号看不到电视了。相反,各种电视机电影和地方卫视台进入银屏:《萧十一郎》、《还珠格格》、《快乐大本营》等占据了我少年时期大部分时间。

  那几年,人们洗澡再也不用大晚上跑公共澡堂了,在家里就可以洗了。免去了每次去澡堂都要带两个大盆,还要爬上爬下的走十几分钟。

   那段时光,虽然事物发生了很多的变化,但是生产车间还在,小菜市场还在,被梧桐树包围的小道还在,小伙伴们也都在,那家老素粉还在,树林里的知鸟声还在。。。。。。。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新世纪已经悄然走到了第一个十年末。就在这一年,随着棚户区第二次大变迁的到来,我体会到了什么是物是人非事事休,一切都荡然无存,曾经的建筑,曾经的伙伴都消失得毫无踪影。

    政府的棚户区改造项目在这里显得是那么的雷厉风行,在推土机二十四小时不停作业下,所有的道路全部换了新装,探矿厂不见了,菜市场和批发市场消失了,姑妈那所实验室也没有了。再也不能在梧桐树下乘凉,也从此听不到知鸟的叫声,其实这些都是小儿科,就连埋着我爷爷奶奶的那几座大山都被夷为平地!

   短短四年时间,彭家湾和五里冲片区被打造成现在的世界超级神盘-----“花果园社区”。其被誉为世界第一大盘,占地面积近两千万平方米,一共有二十多个区,每个月有十八栋,每栋至少都是四十层,从当年只住几千人,到现在可以容纳四十万人。当年的老旧棚户区摇身一变成了世界第一大城市综合体,它的庞大和建成速度令这个时代惊讶,也令我惊讶,眼前的一切没有小时候一丝一毫的痕迹。

   现在的花果园社区,成了整个快节奏生活的缩影,每天的车水马龙,灯红酒绿,一座座写字楼拔地而起,人们都来不及回忆过去,因为生活会逼着你向前奔跑。。。。。。

    二十年前的我生活在这里,二十年后的我再次回到这片土地,虽然此情此景再也没有当年的痕迹,但是记忆是抹不掉的,我时不时都常会想念这里曾经的一切,曾经遇见的那些人那些事。二十年前的我,幼稚懵懂,看什么都是新鲜的;二十年后的我,心累身疲,但是坚强平和。有时候,在梦里,依然会出现那个菜市场,那个台球桌,那个生产车间,那个舞台剧场。。。。。。。

                                                                                                                2018.04.15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