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天真了,人类和猩猩真没太大区别

“猩猩”与“人类”大规模冲突和纷争的故事最早开始于20世纪60年代。

那个动荡不安的年代,人们对战争心有余悸,而分裂和战争却从未停止。

冷战的阴云密布,柏林墙在德国建立,古巴导弹危机爆发,刚刚回到和平年代的人类再次站到核战争的边缘。

种族冲突在美国愈发严重,马丁·路德·金发表演讲,他说:“我有一个梦想”。同年,美国总统肯尼迪遇刺身亡,死因至今众说纷纭。

巨大的矛盾、纷争和困惑在人类社会中降临,世界揭开了它人畜无害的表象。

那温情脉脉甜蜜和谐的雕梁画栋之下,实则是壁垒分明的楚河汉界。分歧和冲突从未真正结束。

于是《人猿星球》出现了,它精彩堪称伟大,也成为了这两个系列人猿电影的开端。

它从一开始就不是一部讲猩猩的电影,影片借用了和人类最类似的“猩猩”来完成它的讽刺和质问,而它质问最多的问题就是:

人与人之间究竟有什么不同?在不断的冲突中,人类的未来又在哪里呢?

新版的《猩球崛起》系列是对《人猿星球》的重启,它借用了一些老版的世界观和元素,甚至凯撒这个名字也在老版电影中出现过。

难得的是,在商业化、市场化卷席电影业界的今天,《猩球崛起》仍坚持着自己的初衷,坚持那些关于人类的质问,藉由凯撒的一生,拷问着人类这一奇怪的定义本身。

在拥有了未来科技的那年,人类试图掌握提高自身认知能力的方法。科学家在猩猩身上做实验,一只母猩猩突然变得狂暴,这让实验被迫宣布失败,而那猩猩所生下的小猩猩被科学家带回了家,并取名为凯撒。

凯撒继承了母亲的基因,拥有与人类一样的智慧和情感,开始学习绘画、语言和知识。

后来凯撒因为袭击人类被抓进猩猩收容所,当科学家前来探望他并告诉他自己无能为力,无法将他救出时,凯撒绝望地喊出“No”。

凯撒意识到只能自救,于是他征服了整个收容所的猩猩,成了他们的老大,并用偷出来的研究成果让猩猩们拥有了智慧。

凯撒带着整座城市的猩猩穿过了金门大桥,在远离人烟的地方,建立了猩猩政权,并开始发展起来。

讽刺的是,这些研究给猩猩一族带来了觉醒,但却给人类带来了病毒、瘟疫和无法避免的灾难。

随着猩流感的扩散,人类的数量不断地减少,少数幸存的人类试图为自身寻找生机。

在人类与猩猩交锋的过程中,引起了猩猩政权内部的分歧。信任危机存在于人类和猩猩之间,同样存在于猩猩部落内部。

但凯撒说:“猿人不杀猿人”。

虽然凯撒试图避免人类的悲剧,但他还是对同族举起了武器,杀死过叛徒。猩猩继承了人类的智慧,也不可避免地继承着人类的仇恨、邪恶和背叛。

猩猩政权和人类政权似乎越来越像,而猩猩和人类的冲突也越来越难以避免,就像人类最喜欢的那句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凯撒的出现是人类科技的产物,随着他学会人类的策略、人类的情感、人类的道义,他带着猩族崛起了。

但人类的文明却开始不断衰落,病毒将人类数量锐减到不到10%,剩余的幸存者变成失去智力和语言能力的原始人,人慢慢地变得不像是人。

傲慢的人类首领试图从猩猩手中夺回人类的优势,但他的做法却是彻底抛弃人性。在猩猩建立的文明之下,傲慢又自以为是的“万物之灵”最终彻底失去了他们的文明。

《猩球崛起》是一个看起来让人背后发凉不寒而栗的电影。因为凯撒的每一个眼神和动作都那么像人类,他也像人类一样那么聪明又那么复杂,甚至让人类相形见绌。

这些猩猩啊,他们看起来那么不像人,却又那么像人。

猩猩的故事也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寓言故事,一个关于人类社会发展的反思和自我批判的寓言故事。

这个故事表面上讲的是凯撒的成长或者猩猩政权的崛起,实际上,从第一部的自我发现,到第二部的自我认知,再到第三部的自我觉醒和和解,猩猩政权的故事映射的其实是人类社会的缩影。

猩猩变得聪明是因为他们有了人性,这也是人类社会得以生存繁衍的关键。

但人性并不意味着和谐,人类社会的肮脏和分裂很快便开始反噬自身,开始撕裂信任,甚至导致自相残杀。

无论是猩猩还是人类,都陷入了走向毁灭的怪圈中,回想人类几千年来的战争史,自相残杀的悲剧从未停止。

人性本应该是人类的光辉所在,但血腥的冲突却是这光辉前的巨大阴影。猩猩的故事不仅关乎我们如何看待人类自身,也关乎我们如何看待异己,看待欲望。

现在又何尝不是一个撕裂的年代呢?柏林墻被推倒的20年后,想象中的美好社会并没有到来。

那一年,英国脱欧,欧洲的联合成为幻景,新选举的美国总统要在美国和墨西哥的边界上建一座“长城”。

种族歧视仍然存在,只是以一种更加“道貌岸然”和“政治正确”的方式。

恐怖主义在全球迅速扩张,打破所有人安静的生活。

互联网上人们不断发泄着戾气,用口水淹没所有说话不合心意的人,强迫他们对着镜头向所有人道歉。

20世纪60年代过去了,《猩球崛起》的三部曲结束了,可是猩猩的故事并没有真正结束,社会的撕裂和不安也仍在继续。人类仍然在以各种手段撕裂自身,加害同类。

电影的最后猩猩部落收留了一个患上了失语症的人类小女孩,小女孩和猩猩们一起游戏,就像是猩猩一样,她在这个部落里融合得多么好啊。

小女孩就像幼年的凯撒,也仿佛故事的开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