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Love you so(甜,双向暗恋,一发完)

黄少天生日快乐。

旷日持久的双向暗恋!

BGM-Love you so超甜 安利一下

01

少天。聚会你去吗?

啊,队长去我当然也要去啊!

黄少天的手在屏幕上来回滑动着,等了一会没等到喻文州的回复,颇为失望地按下了锁屏,屏幕被黑暗覆盖。其实喻文州早就不是蓝雨队长了,只是这两个字他叫了很多年,他改不掉这习惯。就像喻文州突然给他发消息的时候,语气熟稔得像他们还是几年前的正副队,是朝夕相处的队友。

荣耀开服二十年。

不远处商场的电子屏幕亮起“荣耀”两个大字,一段精彩的特效动画后,是各个战队的队徽一个个闪出。许多人停下来驻足观看,指着自己所喜爱的队伍激动得不行,黄少天走在人群里的时候条件反射地扯了扯围巾,好盖住自己大半张脸。身后一个小姑娘突然扯着旁边人的衣袖,尖着嗓子喊:“蓝雨!”他不自觉停下了脚步,抬头去看,到蓝雨的队徽跳出来了。旁边的姑娘也挺激动:“啊……我好想原来的蓝雨双核啊……”

别说,我也想。黄少天呼出一口气,似有若无的白雾逐渐消散在夜幕里,一如他和喻文州那点儿捉摸不透的关系。他加快脚步,走向回家的路。

02

对于自己异于常人的取向,黄少天老早就意识到并接受了,整个学生时代他面对着女生或含蓄暧昧或大胆直白的示好,以及男生聚集在一起时对女性方面的探讨一直内心毫无波动。偶尔他的几个哥们间说起自己暗恋的女神,诸如什么“她今天对我笑了”“我一定要追到她”这种傻得冒泡的单恋宣言,当时他还特别唾弃这种痴汉的行为,被室友调侃几句后,恼羞成怒地声称以后这种情况绝对不会发生在他身上。

结果喻文州把他的脸打得啪啪响。

喜欢喻文州这件事对他来说像是吃了一块抹茶巧克力曲奇,刚开始觉得又酥又脆,接着曲奇在他嘴里化开,甜味满溢出来,心里像烟花炸开,冷静下来以后吞咽口水,抹茶的涩在舌尖上蔓延开来,让他忍不住蹙眉。

却又在看到他的那一刻下意识松开眉结,嘴角抑制不住地扬出一个明亮的笑。

刚认识时的喻文州和黄少天不大对头,黄少天年轻气盛,又有骄傲的资本,第一次见面就给人贴上了“吊车尾”“手残”的标签,直到喻文州用运筹帷幄的实力让他把旧的标签撕下来,又贴上“好像很厉害,但没我牛逼”,进而又在多日的相处间一点点感受到喻文州的好,于是又成了“挚友”。

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好,打配合默契无间,出道以来剑与诅咒的名气也在渐渐壮大。第六赛季蓝雨夺冠,他们举着奖杯勾肩搭背,彼此笑得肆意开怀,主持人噼里啪啦地讲述蓝雨战队的历史,讲述备受关注的蓝雨双核间的事迹。黄少天经历了决赛的紧张,肾上腺激素狂飙,紧接着又经历了夺冠的狂喜,这会儿手都在抖,还疯狂出汗,放在喻文州肩上,和他布料单薄的夏装队服紧贴,隐隐感觉到队服下皮肤的热度也在上升,正大脑乱糟糟地出神,乍一听见自己名字和喻文州一起被念出来,有点莫名其妙的紧张感,偏着头认真听了几句,感叹道:“我们认识也这么久了啊。”喻文州点点头。

又听了会儿,黄少天胳膊肘碰了碰喻文州,小声道:“我觉得他比我话还多。”

还好意思嫌弃别人了,喻文州笑得更开,凑过去和他咬耳朵:“少天急着要做什么吗?”

灼热的气息扑打在他的耳廓上,酥痒的感觉击中了他,喻文州刻意压低的声音飘进他耳朵里,一路直达心脏。黄少天倏地一抖,扭头去看他,正巧对上喻文州正凝神注视着他的双眼,一瞬间好像会场的欢呼喧闹声都远离了他们,他们沉浸在由他们双手和肩膀搭建的小世界里,他们都张了张口,又合上。

他们都想说些什么,但不知从何说起。

这个距离太近了。热,太热了。我急着要做什么?我想要干什么?黄少天脑子里浮现出杂乱无章的句子,他的心急促地跳动着,这是他从未有过的心情,喜悦又慌乱,想逃离却不舍,想和他一起再捧起无数个奖杯,想让他的眼睛一直注视着自己,想要……他的目光下移,落在喻文州抿着的嘴唇上。

想要亲吻他。

这个想法在黄少天心里轰然炸开,他恍然意识到,自己对喻文州原来怀有这种“喜欢”的感情,而还没等他思考好下一步动作是什么,台下的粉丝看着他们的互动尖叫一波接一波,主持人立马转身,活脱脱一个懂得要死.jpg,他把话筒凑到他们嘴边,说出大家的心声:“两位正副队看起来很多悄悄话说呀,分享一下你们现在的感觉?”

台下的闪光灯更加活跃地闪起来,没等他俩有什么反应,郑轩一反常态地积极举手,主持人惊喜地把话筒转向他,他眯着眼睛:“太闪了,压力山大。”

徐景煕在他后面点头,低声地补充:“不论是前面那俩还是相机,都闪……”

最后还是喻文州出来收场,一通标准的官方发言。

自此,黄少天小心翼翼地,在“挚友”那条标签上,以“暗恋对象”覆盖之。

在他长达几年的暗恋生涯里,他有无数个瞬间觉得自己是有可能的,喻文州分明也喜欢他,因为喻文州毫无疑问对他好得无可挑剔,宋晓有时候也要开玩笑说队长偏心。

他们一起度过同床背对而眠的夜晚,他在一个凉爽的雨夜挑选了“空调坏了”这样的蹩脚借口,直接带着枕头敲开了喻文州的房门,大有你不答应我就不回去的架势,而喻文州挂着平日的笑容迎接他,又毫不犹豫地接受了“我懒得回去拿被子了我们盖同一床吧”这种意图明显的建议,熄灯后他抱着一半的被子,睁着眼睛看天花板,听喻文州逐渐平稳的呼吸声。

他们一起在半夜偷溜着出去撸串,大多是黄少天撺掇起来的。吃完以后黄少天拍拍肚子长叹一声,身为知名职业选手还毫无形象地坐在街头,这要给拍到了不知道得碎了多少迷妹的心,喻文州无奈地笑,自然地拿了纸巾给他擦擦嘴角。回去的时候黄少天直喊困,头直接搭在喻文州肩膀上,往衣服上蹭蹭,吸了吸鼻子道:“你满身都是烧烤味儿。”

他们一起唱k,大多是战队里的聚会。黄少天是公认的抢麦高手,每回他唱累了到旁边玩着手机休息,别人就起哄喊副队都唱了,正队也得来一个。喻文州躲了挺多回了,直到有次黄少天也来了劲儿也喊他唱,起哄的队员有了副队撑腰,一个个喊得更厉害。终于逃不过去了,他拿起麦点了个《春夏秋冬》,张国荣的,他唱歌的时候声线要更低沉一些,声音有点抖,调子倒是踩得很稳,唱着唱着转头去看他,包厢里灯光昏暗,黄少天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到他的嘴一张一合,他认真地唱着:

“能同途偶遇在这星球上

燃亮飘渺人生

我多么够运

无人如你逗留我思潮上

从没再疑问

这个世界好得很”

你瞧,喻文州总是什么都知道,他们这分明是心照不宣。

可人生三大错觉,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要占其一,黄少天大概是应了这条。有段时间他觉得他们之间就差一层纸糊的窗户纸,可谁都没鼓起勇气去捅破它,两个男人谈恋爱要背负太多东西,更何况他们打完世邀赛后名气再次大涨,也是走在街上被人围着要签名的明星。当时年纪也不算小了,黄少天妈妈是个心急的,已经开始问他有没有女朋友,又训他,游戏不能做你女朋友的。

黄少天在电话里随口应了已经有目标了,春节肯定给她找一女朋友回家,里却心想,荣耀不能做我女朋友,喻文州能做我男朋友不。

当然,也就想想。

回头看见门忘了没关,喻文州站在外面,脸色不太好,问他要不要去吃饭。黄少天立马抛下手机就上去喊:“走,今日饭堂有咩食啊?”

电子竞技吃的是青春饭,昔日剑圣手速大不如前,他和喻文州先后退役,引起一番不小的风波,粉丝界哭得昏天地暗。黄少天退役后做了游戏主播,每晚八点准时直播在网游里打jjc抢boss,风雨无阻。偶尔遇上隔壁主播叶修,来一场惊心动魄的pk,虽说手速有所下降,但垃圾话功力依然炉火纯青,还有见长的趋势。他凭着以前的名气收获了不少粉丝,在游戏区混得风生水起,甚至有人特地前来听他侃,感受话唠的力量。

喻文州的消息他只听到只言片语,说是他接受了家里给他安排的工作,过的不错。说来奇怪,退役前他们的关系突如其来地冷了,对比以前喻文州简直像是在疏远他,退役后也就顺理成章地少了联系。他去问别人喻文州的近况,对方一愣,反问他:“这事儿不该别人问你吗剑圣大大?”

他被问住了。他犹豫着点开喻文州的微信,头像是一只q版白斩鸡的表情包,大晚上的生生把黄少天看饿了,他又点开朋友圈随手翻翻,有几条他还点赞了。更新频率挺稳定,有吐槽有对生活的记录,能从字里行间感受到他现在生活的充实。

于是黄少天看着空白一片的对话框,纠结得眉毛都快打结了,最后还是退了出去。

现在问他似乎也改变不了什么,那还是不要打扰他了吧。

暗恋多年,到底无疾而终。

03

这次的聚会是为了庆祝荣耀开服二十年举办的。早期的职业选手们大多已经退役,在群里潜水养老,某日不知道谁注意到了官方的宣传,感慨一句“已经二十年了啊”,一语惊起千层浪,勾起许多人的怀念之情,一群人爆了手速,聊天聊地,最后约好了下周末聚个会,地点定了B市。

众人起哄道:“老王好好接待一下。”

王杰希无奈:“我别是给你们做免费导游的吧。”

喻文州自那天问完以后就没了下文,黄少天本来还想约他一块去B市,结果一看喻文州前天发朋友圈,坐标B市。他只好买了提前一天的机票,独自前往B市。

王杰希和喻文州一起来接机的,黄少天给王杰希来了个久别重逢的拥抱,看见一边的喻文州,手揉了揉坐完飞机有点儿酸痛的脖子,喊了声:“队长!”

王杰希看了看俩人,边走边说道:“我还以为你们一块儿来呢。”

我也以为呢,黄少天扯了扯嘴角。

还是喻文州出来作了一个听起来合情合理的解释:“前几天正好来B市见朋友。”

黄少天内心嘀嘀咕咕,拉倒吧,认识这么多年都没听过,怎么B市还能突然蹦出来个朋友。

第二天人都到齐了,王杰希还是承担起了导游这项重责:“晚饭前你们想看点儿什么?长城?故宫?”

一帮大龄宅男齐齐摇头,表示并不想做什么好汉。

王杰希:“……那去玩点儿什么?”

一帮网瘾少年齐齐点头,还是老本行好。

王杰希琢磨一阵,觉得好不容易聚个会结果就网吧开黑不大好,把他们带去附近商场里一家VR游戏店里,是最近新开的,口碑还不错。

主题挺多,他们商量一阵,决定玩个惊吓程度五星级的丧尸惊魂,由黄少天打头,他自信地称完全没有没有在害怕的。

人多,分了几组,黄少天和喻文州在一组,是最先进去的。张佳乐、孙哲平、苏沐橙也和他一组,戴VR眼镜的时候苏沐橙看起来有点儿虚,张佳乐特别有劲儿地一甩他小辫子道:“别怕啊,来,你乐哥带你。”

黄少天和他侃天侃地争做第一,结果游戏一开始,四面八方丑的要命的丧尸净向他涌过来,他目瞪口呆:“卧槽你们人呢?我怎么是前排?”

他举着枪扣着扳机射了半天,一个普通丧尸刀枪不入似的一直走到他面前,突然嘭地一下爆开,画面太过真实,好像腥臭的血就糊在他脸上,他还没回过神来,后面传来喻文州的声音:“少天,你没装弹。”

他低头一看,才发现枪上显示的子弹数早就是零了,也就是说刚刚他空枪扫射了半天,以为都是自己搞死的得意半天,其实大多数都是后排喻文州给他弄死的。

丧尸越来越多了,苏沐橙身为这儿唯一的妹子,在一个丧尸一爪子糊到她眼前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尖叫起来。恐怖的气氛更甚,张佳乐紧随其后加入尖叫行列,他被打中了,视线所及之处一片血红。

黄少天给他俩喊得腿都要软了,愤怒地制止张佳乐继续叫:“张佳乐你大爷你闭嘴吧!你再喊我都要怕死了啊啊啊乐哥你不是要带飞吗,上啊!”这会他正面对着一个血贼厚的丧尸,类似boss,直愣愣冲他走过来,他装了几次子弹了还是打不动,本能反应一直往后退,直到撞进喻文州怀里。他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结果喻文州低下头贴在他耳边说了句:“少天,害怕可以喊我的名字。”

什么情况,他精神一震浑身一抖,立马站直脱离他,勇敢地迎了上去,可能是觉得这个丑的人神共愤的丧尸比身后这个突然撩人的喻文州要好打得多,毕竟后边这位他可是打了几年持久战还没打通关。他对着一个虚拟的丧尸boss开启了垃圾话技能,扣着扳机不撒手,看起来随时能把枪当作剑上去来一个三段斩,事实上他快把剑客的技能名都喊一遍了,最后还附带一句:“让你看看剑圣大大的厉害!”

张佳乐给他唠得都不怕了,这会儿站出来不服了,拉着孙哲平一起往那边射,喊:“靠,看你乐哥来一个繁花血景,牛逼不?双花组合仍然威力十足配合默契啊!”

黄少天:“什么,队长我们来,剑与诅咒可不是吹的——好的现在放个六星之牢控死他,我上去给他砍砍砍砍斩斩斩斩——”

喻文州非常配合,在他身后举起手中“灭神的诅咒”,还做了一段吟唱的动作,和索克萨尔放大招的时候颇为相似。

后面苏沐橙不甘示弱,作为枪炮师的她枪往肩头一扛开足火力轰了过去。

丧尸的hp在这样的轰击下很快掉光了,死的时候黄少天尽职尽业地继续解说:“很好这个垃圾终于死了,恭喜来自蓝溪阁的剑与诅咒组合一举抢得boss,可喜可贺!”

黄少天这话引起了公愤,除喻文州以外的剩下三人都缓缓地向他们逼过去,扣动扳机,又开始了一场混乱的内斗。

其实根本不会掉血,黄少天还是戏特别多地假装要死地搂住喻文州肩膀道:“队长,我先给你扛着,一会出生点见!”

啊,真是一场精彩的战斗。虽然我根本没有看懂这个走向。

房间外等候的剩余成员看着屏幕上游戏内容的实时直播,听着他们前期的尖叫和后期被黄少天承包的解说,纷纷想道。

方锐感叹道:“黄少怎么就做了主播,他太有解说天赋了。”

叶修:“那以后都没人看比赛了,不得烦死啊。”

王杰希:“我看他该和张佳乐一块去讲相声。”

长时间紧绷着举着枪使黄少天肩膀酸痛,他活动着关节走出来,剩下的人紧随其后,张佳乐还在后面喊回家jjc见,双花组合和剑与诅咒一较高下。

黄少天一口应下顺便还把flag插满了,才想起里另一位当事人还没有发表意见,回头一看喻文州笑眯眯地看着他,好像挺开心,才放了心。

这么一来关系又拉近许多,他们又自然而然地勾肩搭背起来,用方锐的话来说就叫“腻歪”,说的时候表情还特别嫌弃。

晚上吃饭的时候他们都喝了点酒。中途喻文州起身去洗手间,黄少天漫不经心地看了会手机,坐不住了,也借口尿遁了,去洗手间找人。

他走到门口就看见喻文州在水池前洗手,镜子里的喻文州和他对视一眼,笑了。

黄少天突然就有点不知所措,他追过来是想对喻文州说点什么,那说什么呢?说你最近过得怎么样呀,怎么近几年都联络少了?说我今天特别开心,要特别感谢你?说你不知道吧,我喜欢你好久了,或者你早就看出来了,那你对我到底是什么想法?不对,都不对,他最想说的是——

“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喻文州:“少天和女朋友怎么样了?还没结婚吗?”

......他们同时开口,声音融在一起。

黄少天先是瞪大眼睛:“靠,我怎么说出来了。”顿了顿,想起刚刚喻文州问的,更震惊了:“队长你说什么?我哪儿来的女朋友?荣耀还是右手?”实话说,他觉得左手也不错。

喻文州也难得地愣了,他们面面相觑几秒,最后不知道是谁先有的动作,缓慢向对方贴近,直至鼻尖相碰。

“有件事得告诉你,文州。”黄少天一本正经,“我在很多年前就一直只想有一个男朋友,他叫喻文州,是我队长,长得特别好看......”他捧着喻文州的脸左看右看,肯定道,“哎,就同你一样。”

喻文州用一个亲吻回应了他,温柔地浅尝辄止,带着惊喜和释然,以及对误会解开的庆幸和好笑。

黄少天可不乐意,他憋了这么多年,这会儿意淫对象终于到手,就只和他亲这么蜻蜓点水的一下,多亏。于是搂住他脖子用力亲下去,舌头急切地钻进去,攻势迅猛,喻文州给他这猴急样儿逗笑了,黄少天停下来,在他嘴唇上轻咬了一口,说:“我觉得有点热。”

他们在十二月的B市,穿着略显单薄的外衣,在通风猛烈的洗手间里忘情亲吻,还觉得热不堪受。爱情,果然拥有神奇的魔力。

喻文州笑了:“杰希提前和我说了,这家餐馆出门左转有家酒店。”

黄少天简直要怀疑人生:“蓄谋已久啊?”

是挺久了,喻文州摸了摸鼻子:“没想到你这么主动,让我来我得再兜几个圈子。”

黄少天这会懒得跟他掰扯这个,朝他伸出手道:“你的男朋友邀请你去开房,意下如何?”

喻文州抓住他手道:“求之不得。”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黄少天不单是肩膀痛了,全身都痛。他看着喻文州端着早餐朝他走来,对他笑着说:“早安。”

他突然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他们错过了一段时光,但他们还要共度很多个春夏秋冬,他们还要一起面对生活以及未来更多的问题,他们即将在彼此的岁月长河里度过漫长光阴。

兜兜转转,依然爱你。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个无聊时候的脑洞………… “我靠,我说了跟我没关系啊你要跟我到什么时候!!!!!”黄少天暴躁的看着身后不疾不徐跟...
    烨雨惊岚阅读 7,823评论 4 45
  • 故乡,她常常能令人想起很多很多事,勾起很多隐隐的回忆。有些是阳光下浅浅的笑,有些是细雨中淡淡的哀愁,还有些是大雨滂...
    陌上冷阅读 229评论 0 3
  • 想在我们的数据可视化平台上做一个这样的轮播图特效: 需要把下图中的图片列表展示成轮播图: 整个项目使用的是angu...
    大乔是个美少女阅读 977评论 3 1
  • 人活着有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活着。第二个层次:体面地活着。第三个层次:明白地活着。 周润发活到了...
    非洲黑炭阅读 151评论 0 0
  • 很早之前有个项目牵扯到这块就很想写篇博客记录下这篇文章了,这阵子有个项目又刚好遇到,正好有空,记录记录。 跟web...
    夏天的橙子_阅读 243评论 0 1
  • “我不干公务员了!” 一大早手机微信里收到一个姑娘的信息。 “我考上了家乡的一家银行,现在正在培训……”她接着说。...
    绿月乔木阅读 19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