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邬记:密宗寻源

终于能找到,我的答案

在杨智看来,一生中最幸运的事,莫过于遇见了素娥。而此时此刻,她正躺在自己的怀里,像是一个熟睡的婴儿。他不知道在此之前,素娥到底经历的了什么……

素娥的病情算是稳定下来了,但大脑却一片空白。杨智清楚地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因此,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把素娥的病彻底医好。

1

一日,杨智正闷在书房里看书。他几乎翻遍了所有的医书,就是找不到类似的案例。翻得累了,他便趴在书桌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忽然,一阵凉风吹过窗棂,杨智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见屋外出着大太阳,四周静得出奇,他便站起身忽忽悠悠走到门边,打开了门。

门一打开,便又有一阵凉风迎面扑来,吹得书页乱翻,哗哗作响。杨智转过头,惊奇地发现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正趴在书桌上安稳地睡着。

“来呀,难道你不想知道答案?”

一个神秘的声音从远方传来,钻到他的耳朵里。他被这极具磁性的声音给吸引住了,迈开步子便往前走。来到院子里,却见素娥迎面走来。

素娥望着自己,只是眉头紧锁,一脸疑惑。而那个声音却一直没有停息。

“别犹豫,继续往前走,让我轻轻地告诉你答案。”

杨智继续往前走着,见到故友袁朗提着酒肉前来拜访,便向他打了个招呼。袁朗似乎没有看见他,继续走到屋檐下立住。

没过多久,整个世界便开始摇晃起来,杨智倏地睁开了眼睛。

杨智望着眼前的素娥,有些不知所措,案前的书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素娥搀扶着杨智站起身,两人便走向了屋外。

袁朗在屋檐下已等候多时,见杨智出来,便笑脸相迎。

杨智对着袁朗上下打量一番,见他左手提着肉,右手提着酒,眉头微微一皱。

袁朗有些尴尬,便问道:“怎么了?”

杨智摇头笑笑:“哦,没什么。快请云庭一叙吧。”

杨智与袁朗在云庭中叙议许久,得知袁朗要举家南迁,便邀袁朗在家中吃饭。晚上相谈甚欢,便贪了几杯。袁朗喝得东倒西歪,杨智便醉意朦胧地把他送上了马车。

马车才刚走远,杨智便又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来呀,让我来告诉你答案。”

杨智大喊了一句:“你到底是谁?有本事你出来!”

那声音还是远远的。杨智急了,便循着声音找去……

2

第二天醒来,杨智却发现自己躺在血泊之中,手里还拿着一把刀。

官府的人站了一圈,袁朗则含泪怒道:“我视你为长兄,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杀我父亲?”

杨智丢掉了手中的刀,再一转身,便看到了早已身首异处的袁父。

就这样,杨智锒铛入狱。面对着官府的审问,他并不为自己辩解。官府没有用刑,而是直接让他签字画押。次日午时三刻,便要斩首示众。

杨智躲在牢房里,望着新木做的围栏,沉思了许久。忽的想起不久前自己曾来这座牢房里为某位犯人看病,那时这里的围栏还都是老朽的木头。他越发觉得不对劲了,再一看狱卒,也都是新面孔,于是便喊道:“喂,喂。你们都是新来的吗?”

“费什么话?我们在这都快10年了。”

杨智大为震惊。不对,这不是真的,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他这样想着,便开始用头撞墙。忽的有一些细微的画面开始在他的脑海中闪现:电闪雷鸣中,一声闷响震耳震彻苍穹。

杨智被震得趴在了地上,痛苦地翻滚着。最终,他疲惫地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杨智便被推上了断头台。午时三刻,阳光灼热。随着一声令下,手起刀落,整个世界都颠倒了。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便听到了锣鼓喧天的响声。杨智站起身来,下意识地摸了下自己的脖子,发现还好好的,便循声望去。原来是端午已至,人们正在赛龙舟。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断断续续的画面:当无数的粽子落入水里,一条瞎了左眼的巨龙腾然升起,欢快地吃着粽子。

杨智愈发难以呼吸了,他奋力挣扎着,直到沉入水底。最终,巨龙盘旋着进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

杨智再一次疲惫地闭上了眼睛,再一睁眼,便来到了一处熟悉的地方——邬山。站在山顶上,却望见了湖中的一只白鹅,等白鹅游至近前,他才发现白鹅的眼中,透着一束邪恶的红光。杨智与白鹅打斗起来,最终制服了白鹅,骑着它冲上云霄,盗取了神药木禾。只是落地之时,突然风雨大作,电闪雷鸣,一声闷响震彻苍穹。杨智被震得耳朵出了鲜血,而白鹅也奄奄一息。

“你到底是谁?”杨智怒喊着,却好似忘记了之前经历的一切,疲惫地瘫倒在了地上。

杨智带着白鹅回到了老家,望着冰棺中安详躺着的父亲,杨智竟有些惊愕。再看手中的神木禾,便明白了什么,紧忙配药,药熬制出来之后,便立刻为父亲服下。然而父亲的病没有好转,反而身体开始腐烂,仅在一天之内,便逐渐腐烂成了一副白骨。

杨智没有表现出伤心,他甚至忘记了床上躺着的是自己的父亲。他只顾着为白鹅治病,等病好了,白鹅就扑闪着翅膀飞走了。

杨智似乎每一天都在遗忘。他忘记了自己为何会在这个小院子里,忘记了自己姓甚名谁……直到有天,得知闹了瘟疫,杨智便忘我地投入到治病救人的行列之中。

只是民间救援队的研究没进行几天,便赶上了一场屠杀。杨智躲到了桌子底下,鲜红的血溅到他的脸上,就像是迎面袭来了一波红色的巨浪,把他打入了记忆的深渊。而一切的脉络,似乎都在记忆里面变得愈发清晰。

3

杨智的父亲临终前,曾拿出一卷竹简,上面是用刀刻的文字。记载着神医扁鹊曾研制出来的药方。据说这药方配制的药可起死回生,又有恢复记忆,祛除心魔之功能。这个药方,杨智一直烂熟于心。

望着父亲奄奄一息,杨智悲痛欲绝。想到药方,杨智突然打了个激灵,因为这药方中需要的药引,是传说中的神药木禾。

杨智抱着坚定的信念来到了邬山,开启了寻药之路。按照古人的说法:山湖若盈水,仙子必游之。可自己等来的并非仙子,而是一只好似疯魔了的白鹅。杨智最终制服了白鹅,并且成功盗取了神药木禾。可就在他骑着巨型白鹅返回的途中,突然天空风雨大作,雷电交加。一声巨响震彻苍穹。杨智和白鹅坠落在了地上。

杨智这个时候便有些神志不清了,只模模糊糊地记着回家的路。

当他抱着白鹅回到家的时候,却撞见了家中蹿出的一个毛贼。毛贼手里面拿着卷宗,拔腿就跑。杨智还没弄清楚是什么情况,便放下白鹅追了上去。没追多久,便见毛贼飞身变成了一条巨龙。

还没等杨智反应过来,便见一只巨大的影子从上空掠过。巨大的白鹅与巨龙交战在了一起,最终,巨龙不敌,被啄瞎了左眼,匆忙逃窜。

杨智失魂落魄地回到了住处,见到手里拿着的神药木禾,却有些不知所措。眼见着冰棺里躺着的一个熟悉的人,才想起来这是自己的父亲,于是紧忙配药,给父亲治病。

可是药配出来了,却并没有起作用。而且父亲的尸体很快便化成了一副白骨。相反是白鹅喝了一点药,伤很快便痊愈,扑闪着翅膀飞走了。

望着白鹅渐渐飞远,杨智若有所思。他把剩下的木禾放进盒子,埋在地下,锁好了庭院,便一个人四处云游去了。直到有天云游至冀州,得知当地爆发了瘟疫……

4

杨智终于明白了,自己曾两次求取木禾。而干达的那块,正是自己从空中坠下时候,摔断的一块。杨智又开始有些晕眩了,好似风雨压山,整个世界沉浸在了一片黑暗之中……

再一睁开眼睛,杨智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素娥正坐在自己身旁,静静地守着。

“你终于醒了?”

“我,我怎么了?”

“你呀,昨天把袁朗送到家,便不知去向了。我报了官,官府的人找了你整整一夜,才把你找到。”

“啊?”杨智惊诧道:“袁朗他们家没事吧?”

“他们啊,前天就走了。好着呢。”

了解了来龙去脉后,杨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原来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啊。就在这时,素娥却突然倒在了杨智的身上。

杨智惊恐万分,他生怕一不留神,就会失去之前的记忆。他在院中寻找了许久,终于找到了一株模样怪异的花。只见它高有三尺,枝干细嫩却十分坚挺,白叶如丝绕,粉花若蝶飞。看到这里,杨智恍然大悟:“这是木禾的一支啊!”

杨智紧忙顺着这株花挖了下去,最终找到了已经腐烂的盒子。

找到了木禾,杨智便紧忙为素娥配药。回想起之前的记忆,杨智才明白,当年的药是配错了,才导致父亲的尸体迅速腐烂。而这一次当他把药送到素娥的嘴边,他犹豫了,因为上一次素娥便是吃了药才离开的。吃了药之后,她会不会再次离开呢?

杨智的眉宇间透露着不舍。但最终,他还是放开了心结,喂素娥吃了药。

素娥醒过来之后,果然扇了杨智一记耳光,化作一只天鹅飞走了。

杨智望着素娥渐渐远去的背影,也由衷地露出了笑容。只是自己的眼瞬间也变得模糊了,倏地倒在了地上。

杨智以为自己是死了,疲惫地睁开了眼睛,望着朦胧的月光洒在安静的院落……再一抬眼,却发现了正在熟睡之中的素娥。

杨智静静地欣赏着这张消瘦苍白的脸,不由得心疼地留下了眼泪。泪水滑落在素娥的手上,素娥才疲惫地睁开了双眼。

“你怎么……又回来了?”杨智无力地说:“还是,你根本……就不存在?”

霎时间,素娥的泪便夺目而出:“你这个傻子,你可知道,你中了上仙的回音咒?”

“什么?”

“在你第一次上邬山求药的时候,其实上仙给我们下了回音咒,这才致使我门失忆!只是我是神仙,没有大碍,你这凡人却怎能受得了?”

杨智微微笑道:“我愿意!”

素娥破涕为笑:“傻瓜!”

原标题《山邬记·密宗寻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