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缘的童话《三》

天缘的童话有个可爱的目录
第二章 儿时异事
第三章 浅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十三岁的我,却是过分的早熟。爷爷的话,换来的是一阵微风凉了我刚溢出眼眶的泪水,但我明白。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爷爷老了,虽然阳光将他的头发染上一层金黄。可我明白,爷爷的时间,却是像这微风轻抚的白发一样,飘飘然然的,飘忽到,我不敢用手去抓,生怕手指只是从发间划过,手指没有触感!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天呀,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你会和爷爷分开一段时间,因为爷爷呢,比较忙。”爷爷顿了一下,吸了一口烟进了嘴里,随着烟雾换换喷出继续说道:“所以呢,这个东西本来也是上天赐给你的吧,也许他才是你的宿命呢。也许......”不知道为什么,爷爷说话前言不搭后语,一顿一顿的。

:“爹,小天,快来吃饭呀。”这时候,突然传来了母亲的声音。娘的声音总是颤颤巍巍的,迎风似柳,有事看得我心疼。

爷爷一摸我的脑袋,我乖顺的低下头,我喜欢爷爷摸我脑袋,爷爷把那个绿色的鲤鱼项坠系在了我的脖子上。


图片发自简书App

晚饭吃的很是愉快,我和爷爷都没有提起项坠的事情,好像那个东西给了我之后,我们都不愿意再想起。也不愿意提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夜幕渐渐压了下来,吃完饭,我一个人走到了外面的田野。我想静一静。

图片发自简书App

蟋蟀在一边的麦田里使劲的叫着,我很烦,恨不得把所有的蟋蟀都找出来,全部让他们安静。不过细细想来我

罢了,反正我也做不到这种事。我躺在草地上,泥土加上夜晚的水汽,蒸出了另一种很好闻的青草香,天上的星星很亮。

图片发自简书App

记得奶奶说过,天上的每一颗星星都代表着一个人的生命,有一天人要是死了,星星也就落下了。

有天我就问奶奶,那流星雨呢?奶奶说,那可能是哪个村子得了瘟疫,或者哪里有有战争了,一次性就会死好多人。天上就会有流星雨啦!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想,我也在天空有一颗星星吧,可我整天被欺负,被歧视,我猜我的星星应该就是天上那最孤独,最灰暗的星星吧。

我仰着头在天上找那颗最小最昏暗的星星。

其实,我想做一颗,很亮,很亮的星星,最好是天上的月亮。

:“龟孙,又在看星星呀!”身后传来奶奶的声音,很慈祥。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奶奶有一点点的口音,导致小孩子也会学奶奶常常叫我龟孙。但是我从来不生奶奶的气,因为奶奶叫我叫的很好听啊!

:“恩,是呀,奶奶。”奶奶在我旁边坐下。

:“奶奶,你说你是天上的哪一颗星星呢?”我好奇的问奶奶。

奶奶看着我笑了一下说:“奶奶老了,人老了星星就躲起来了,你就看不到了,等哪天你要是再次看到奶奶的星星,就是流星了,那时候你就见不到奶奶了。”

奶奶总是那么乐观的哄着我,但我知道,其实,爷爷和奶奶都老了。不能照顾我一辈子,我自己该长大了,我应该照顾他们。

:“奶奶,你说,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我轻轻的躺在草地上,看着天空,心里还是有种莫名的难受,呆呆的问奶奶。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奶奶愣愣的看着我:“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呀?怎么会突然问我这样的问题?可不要乱想呀。”

:“奶奶,你放心吧,我没有乱想。”我笑着对奶奶说:“这些年我都明白,咱们一家是为了我才搬到山上来住的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知道,好多人都讨厌我,说我是妖怪,你们都担心我受欺负,从村子,但村子边,再到荒地,还有现在山上这个家,搬家还不是为了我嘛。”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低着头带着愧疚说着。

:“可是我还有你们,有爹娘,有爷爷,奶奶,你们都很爱我,为了你们我也要好好的,而且我是男子汉呀,我会证明我不是妖怪的。”我抬头冲冲奶奶笑着说道。

:“爷爷也说,我有可能不是妖怪,而是神仙也说不定。”我带着侥幸的心理笑着说。

似乎心里还有一丝优越感,可,是真的有吗?

但是,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很幸福。

奶奶没有说什么,只是把我楼在了怀里。但我看见月光撒在奶奶的脸上,顺带洒出了滴滴晶莹反光的东西。

:“人活着,会经历很多很多。但是你一定要拥有的。也是人必须经历的,就是亲情,友情,和爱情。”

奶奶突然又说话了,我就呆呆的听着,奶奶笑着看着我,她抬起手指着天空说道:“看到那条由星星组成的白带了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随着奶奶的指方向,我确实看到了一大片星星组成的银白色的河流一般的星群。很美。

:“那叫天河。”奶奶看着我说。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为什么叫天河呀?”我好奇的问奶奶。

:“这个是有故事的,你想听吗?”奶奶对我眨眨眼睛。

:“恩恩,想听 想听。好久没听故事了。 ”我很开心。

说着奶奶就讲起了阿牛和诗织的故事。【也是我高一的一篇获奖作文,希望大家带着童心再看一次。这个故事也是以后的伏笔】


六月初风吹过,一望碧色无际的草场间,一牛一人随着婉转悠扬的歌声在翠色中若隐若现。


图片发自简书App

清晨的阳光,还不是那么热,也没有那么刺眼,阿牛像往常一样赶着主家的牛出来喂食。

虽是初夏,还不到植物真正旺盛的时节,可这里的地皮却早已秀出勃勃生机。放眼望去一片碧浪随东南风向西北用去,一浪接着一浪,还留有余力的浮出一片涟漪,煞是好看。

阿牛闭着眼,深吸一口气,缓缓呼出,贪婪的享受着大自然的特有芬芳。

他牵着牛走在前面,因为是主家的牛,所以他不敢骑,他还要靠放牛挣来的钱贴补家用,还有一个年迈的母亲呢。他可不想被主家看见,断了生计。

他很善良,就像他的单纯一样。长年的劳作让阿牛有了结实的身体,家境的贫寒让他一身破旧的青绿布衣不得不隐隐露出上体结实的肌肉。

转瞬便到了正午,太阳很负责的放热,阿牛不知不觉已随牛儿的漫步到了离家挺远的一片大草地,热力蒸腾着泥土的水分,携出阵阵清香。

青草香使人心旷神怡,阿牛有点累了,摸着大黄牛鼻上的短毛,笑着说:“大牛啊大牛,你的生活可比我好多了,就是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完事散散步,还真羡慕你。几年前在主家接了你的活,你可是我唯一的玩伴了,不过就是闷了点。”

阿牛像好朋友一样跟大黄牛聊着天,伴着周围的热气,迷蒙的咬了几口早上带出来的干粮,睡意便涌了上来,懒懒困困的睡着了。

大黄牛伸出沾满黏液的舌头轻车熟路的卷走了阿牛未吃完的干粮,囫囵几下,咽了下去,似乎也是累了,挨在阿牛身边摆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跪卧着,把四个胃里的东西一遍遍的嚼着...

湛蓝的天空一尘不染,白色棉花似的云朵绣着静态的美,其间,一朵白云缓缓蠕动着,慢慢裂开一角,探出一个脑袋,齐眉的刘海,精致的瓜子脸,光滑略带稚嫩的脸蛋上透着兴奋惊讶的神情,片刻又缓缓把脑袋收回云朵。

云朵内一片纯白,尽头有一个不规则的树立的东西,表面似水般涟漪软动,纯白间站立着两个完美的曲线,一个齐刘海的女孩面容兴奋的跟她身边一袭白衣的女子说话。

:“荀荀姐,我们下去玩玩嘛,就一会行不行,下面好看得很,一片绿色,还有一个不大的湖呢,跟我们中间的瑶池一样,不,我觉得比瑶池好看!不信你过来看。”说着拉着白衣女子的手往面前自己刚刚豁开的缺口望去。

:“哎,不要呀,小诗儿你这样就犯了天规了,娘娘知道了会罚我们的。”白衣女子往后缩着。

:“哎哟,荀荀姐,没事的,我娘很疼我的,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再说了怎么可能有人知道,你怕什么,出事我帮你顶着。”

叫荀荀的女子皱眉了,其实她也没见过下面的世界。

小诗儿看出她心中所想鬼精鬼精的一笑:“好姐姐,你难道整天愿意在天宫这样闷着吗,我们就下去玩一会,你看都是你没有见过的东西,再说了,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天上根本就感觉不到我们不在了呀,他们就喝了一杯茶而已。好姐姐,我们就,嗯?”

小诗儿调皮的拉着白衣女子的手摇着说,等待下文。

(找插图好累,有的没办法找到最满意的,毕竟书是自己写的,但是希望能给大家看书带来一些视觉冲击,会更好看些。谢谢支持哦,可能我写的东西有点苦涩难懂。)
第四章 故事
天缘的童话目录在这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一年太漫长了,似乎是好多个世纪。这些世纪里有我苦逼的高中生活,惨不忍睹的高考,爸妈的苦口婆心,朋友们的惋惜和支持...
    李冰凉i阅读 120评论 0 0
  • 这日是个清朗天儿, 从营队归来的小少爷落得清闲, 作息也在军队训的规整, 早些便起了。 坐在懒散的日头下, 故作老...
    985784525677阅读 65评论 0 0
  • 我们或许终将 擦肩而过 留不住 昨日的时光 除了回忆 可,回忆也不是 那么坚强 时间的风化 也会把它堆成沙子 来倒...
    愿负如来不负卿阅读 308评论 0 2
  • 我的同事小A,一个上海姑娘,与我这样的外地人本来是没有太多交集的。 我从其他部门调岗过来,她回家生小孩。我在新部门...
    成长在途中阅读 84评论 2 2
  • 俯卧撑80
    东莞colin阅读 4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