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大结局,房似锦与徐志摩

最近,《安家》电视剧已经大结局,剧中的房似锦有一句口头禅“没有我卖不出去的房”,职场女性的干练显露无余,可是她做的有些事情让同事感觉不那么舒服,作为一店之长,她老是抢手下的房源,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刚开始以为,她只是为了显摆自己能力的强大,后来才发现,是她背后的家庭拖垮了她。

她的母亲三天两头打电话找她要钱,要么是房似锦的弟弟要买房,要么是爷爷生病、父亲出车祸,总之,房家把房似锦当财神爷。不给钱,行啊,我去你办公的地方闹,这样的为人父母也真是天地间少有。

房似锦东拼西揍贴补家用,穷的连饭都吃不上,这种境况倒有些像娶了陆小曼之后的徐志摩。

1926年,29岁的徐志摩在重重压力下娶23岁的陆小曼为妻,两人都是再婚。

在没结婚前,两人就书信往来,眉目传情,爱的死去活来,徐志摩说:“曼,我已经决定了,跳入油锅,上火焰山,我也得把我爱你洁净的灵魂与洁净的身子拉出来。”陆小曼说:“做人为什么不轰轰烈烈地做一番呢?我愿意从此跟你往高处飞,往明处走,永远再不自暴自弃。”

婚后,徐志摩带着陆小曼来到了自己的老家硖石镇小住了一段时间,但徐志摩的父母好像并不是太喜欢陆小曼,他们老两口干脆卷铺盖搬到徐志摩的前妻张幼仪那里去了,这让陆小曼觉得很难堪。没过多久,北伐军发起江浙战争,占领杭州,波及到硖石,徐志摩和陆小曼只好结束了这段小镇的岁月,赶往上海。当徐志摩逃离硖石的时候,徐志摩连路费都没有,也无权从家族企业中支取费用,这显然是徐父的有意控制,恐怕也是针对陆小曼来的。

田园般的蜜月是恋爱的初期,陷在爱情的二人世界里。一旦进入到现实生活,爱情就会慢慢发生变化,生活琐事开始与爱情一决高低,没有谁的爱情能够抵抗时间的消磨,尤其是对陆小曼这种习惯可十里洋场、灯红酒绿的生活。

上海是个浮华之地,陆小曼到了这里如鱼得水,这里有时髦的商品、豪华的住宅和歌舞厅、奢侈的剧场。陆小曼当年也是一朵交际花,能歌善舞,没过多久就融入了上海的夜生活。

郁达夫的妻子王映霞回忆说:“陆小曼在上海租了一套房子,每月租金银洋100元左右,那房子是极好的,看着就让人羡慕。”

沈从文早年的作品《一日的故事》,里面描写了一对在上海工作的夫妇,男的从政法大学毕业到机关做职员,月薪60大洋,而陆小曼光租房就要花掉100大洋,此外还有厨子、佣人、车子等费用。

有一次,徐志摩实在扛不住这么大的经济压力,他劝陆小曼卖掉车子、辞掉一些佣人,因为家里吃闲饭的太多了。可陆小曼不肯,她铺张惯了,徐志摩希望可以把家里的开支节省到每个月四百元,小曼只医药和鸦片两项费用就得三百元,再加上其他的衣物、交际的开销,每个月最少六百元,徐志摩实在负担不起。

为了满足小曼的开销,这位大学教授、赫赫有名的诗人做起了房地产中介,希望可以赚点佣金补贴家用。

徐志摩有个姑父叫蒋谨旃,蒋谨旃的弟弟蒋百里在上海愚园有一套房子想卖掉,徐志摩听说后高兴地说:“我给你找买主,你给我佣金”,还有一个叫孙大雨的人,在上海衡山路有块地皮,也想卖掉,徐志摩再一次毛遂自荐,在里面帮着找买家、谈价格、写合同、按手印,然后在里面拿佣金。

在徐志摩去世前约一个月他还在跟陆小曼写信谈论这件事情,写信的日期是1931年10月23日“百里却来了一信,事情倒是缠成个什么样子?是谁在说竞武肯出四万买,那位“赵”先生肯出四万二的又是谁?看情形,百里分明听了日本太太及旁人的传话,竟有反悔成交的意思。那不是开玩笑了吗?……百里信上要去打听市面,那倒无妨。我想市面决不会高到那里去。”

从信上的内容来看,蒋百里似乎觉得原来的价格卖低了,想反悔。

1931年10月29日,徐志摩又写一信给陆小曼“竞武如果虚张声势,结果反使我们原有交易不得着落,我这千载难逢的一次外快又遭打击,我可不能干休!……大雨家见当路那块地立即要出卖,他要我们给他想法。他想要五万两,此事瑞午有去路否?请立即回信。如瑞午无甚把握,我即另函别人设法,事成我要二厘五的一半。”

最后,蒋百里的房子卖了32000块大洋,孙大雨的地皮卖了6000块大洋,两宗交易谈成,徐志摩按照行规可以拿到950块大洋,相当于他教书月薪的好几倍。徐志摩的中介费大约是2.5%,比现在上海卖房的房似锦中介费还要高一点。

在这段时期,诗人徐志摩是心力交瘁的,他写过一首《生活》的诗,“阴沉、黑暗,毒蛇似的蜿蜒,生活逼成了甬道:一度陷入,你只可向前”。

1931年11月19日,徐志摩在由南京飞北平时发生空难,坠机死亡。徐志摩一死,大家都将矛头对准陆小曼,批评、指责之声一齐飞来,甚至有的朋友至此不再与她来往。如徐志摩的好友何竞武,一直不肯原谅陆小曼,在他看来,就是因为陆小曼贪恋上海的浮华奢靡不肯随徐志摩北上,才最终引发了悲剧。

“我爱的人伤我最深,到最后我满身全是伤痕”,徐志摩的后半生真是应了这句歌词,他们的结合或许是一个错误,但在后世看来,却是最美的姻缘。缘起缘灭,等到一切随风而去,世事流变,他们仍然是那个年代惊艳的传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