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从犯

96
仰望星空脚踏实地abc
2018.08.23 23:37 字数 922

在过马路的时候,如果遇到红灯,本来车辆特别的少,你是否会随着大多数的人横穿马路呢?我们觉知多数人会选择随着大众去横穿马路的。

我们再做这样一个例子来说明,如果你为了抵达一个目的地,有三种交通工具,一种是无证的小电三轮、一种是公交车、一种是出租车,为了尽快的抵达目的地,多数时候,人们会选择小电三轮快速的抵达距离不是特别远的目的地。那么问题来了,小电三轮车司机为了尽快的抵达,闯红灯,横穿人行道,无所不用其极,你是应该阻止还是应该沉默呢?多数时候,人们都默默的选择了沉默。

其实上面的这种情形,大家在大晚上的时候,行走在无人的路上,突然遇到一个红绿灯显示红灯,这个时候你是过呢还是过呢还是过呢?估计多数时候,人们都选择过的,因为反正也没人,也没有人看到。在这些事情中,沉默往往使得我们成为了从犯。


窑洞

今天所写的故事有一点离奇,是关于贩卖人口有关。

我的爷爷有9个兄弟姐妹,其中有一个弟弟长期依靠自己的母亲生活,也与自己的母亲相依为命,他的兄弟姐妹都特别对其照顾有佳。但是因为他本性相对懦弱,也不曾有积攒钱财的本事,所以迟迟也不曾有婆娘愿意嫁给他。

在农村一个男的打光棍是一个极其丢脸的事情,那个时候山里的农村流行买妻这一说法。作为后辈晚生,对于这位本家亲戚也特别的关注。所以才有了后来买妻的闹剧。

那一天估摸着是在晚上七八点的样子,三个男子,带着一个带孩子的女性来到我婶子家里面。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来的亲戚,后来不知道是谁说的,说这是要买的妻子,今天过来看一下,商量一下价钱。

那个时候我大概八九岁的样子,那一晚只记得婶子给他们做了“察察”以及熬煮了一锅稀饭。那个女子紧紧的抱着一个孩子,安静的坐在炕沿边上,好像是梳着马尾辫,好像是河南人。这些具体的信息我也只知道个大概。知道他们是贩卖人口的时候,原本正义凛然我想去报警,但是最后还是算了吧,毕竟我还是个孩子。对于什么是警察也不是特别的清楚。

后来也就没有了后来,因为价格没有谈拢,买方不满意,也就不了了之。

关于山里买妻的故事,也有很多,我也见过几个被买来的妻子。好像张三买了过了1-2年,嫌弃人家手脚大就又卖给李四,诸如此类的云云。

虽自认为是半个法律人,但细细想来,因为我的沉默,我在无意识中当了从犯。

悲哀………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