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昨天,我们结束旅行,准备打道回府。20:30,提前一小时进站,可命运却跟我们开了一个玩笑:一而再的火车晚点消息,考验着我们的耐心。

候车大厅,一个空座位都没有,那些有座的,怎么舒服怎么坐,跷二郎腿的,斜躺的,一人占两座侧身躺的……看着我们这些拉着箱子找座的人,他们的心里一定会有一点小确幸。才走了一个过道,夹杂着汗味、脚臭味、大蒜味、膻味的大厅便不被我们待见,我们迅速撤离,到大厅外的过道。

相比大厅,那里人少,空气是流动的,靠着护栏,我们站一阵,在地上坐一阵,不时抬头看一眼电子屏中发车的消息。眼看,即刻发车无望,过道靠墙处,一男子拿出自备的床单,在地上一铺,便背靠墙,舒展着双腿坐了下来。几个大人小孩,想必和我们一样,是举家游玩的,也从包里拿出塑料袋、报纸等,在屁股下一垫,几个人围在一起玩斗地主。

“来,到这里来坐!”随着先生的喊声,我们看到了一个废弃的传输带,不知怎的,我的心里升腾起些许激动,这么好的地,怎就没被别人发现利用。就这样,我和儿子坐在传输带上,一边等车,一边聊天;先生则一边转悠一边关注着发车的消息。

等啊等,一阵人声嘈杂,原来工作人员一遍遍催促五号候车厅的乘客到四号候车厅去,“难道要检票了”,我边给先生打电话边带着儿子顺着人流向四号候车厅走去。两个厅的人聚在一起,显得是那样拥挤,一点感受不到“最美的风景是人!”

我拉着箱子走出了四号候车室,五号候车室已锁了起来,但里面的灯还亮着,服务员正在打扫卫生。一个年岁较大的大姐显然不耐烦了,正在和一个工作人员理论:“这是始发站,为什么不让我们上车?”就听工作人员说:“现在车没来,没车啊!”作为乘客,我也很窝火,还有点着急,我的手机电量不足10%,我的读写挑战第九天任务还没完成呢!可是,急归急,我还是赶快向那个暂时给我带来小确幸的传输带走去,所幸,那里没有人。

在敦煌厅找到座位的朋友小秦,也来打探消息了,大家一起出游,一起吃饭,一起住宿,可今晚,却暂时分开了。大家不明白,始发站,为何晚点这么久?但内心深处,似乎又懂得,九寨沟地震,游客生命安全第一,想必我们的等待是为了九寨沟游客的安全吧!

这样想着,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我俩一边回顾这一路所欣赏到的美景,城市印象,一边感慨,“我们这一路,真是有意思,停水,停电,地震,火车晚点都遇到了。”我说。“是啊!离开陇南,我们如果去了九寨沟,说不上正好在去景区的路上呢!”小秦说。“所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那天地震了,我就想一家人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对对对,地震了好多人都打电话,怕我们去九寨沟了呢!”我俩你一言,我一语,愈发觉得我们的这趟旅行是幸运的,也是有意义的!

人生无完美,曲折亦风景,看开,想通,就是完美。旅程无坦途,插曲亦美好,随性,随心,知足就好!

夜里,12:30,我们终于坐上了9661次列车,熄灯前,我就躺在了床上,之后便沉沉地睡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