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泪开始的地方

*所有的离你都追不上,所有的门你都打不开。

我是一个别人眼中优秀的人,十一年的学习生涯,没有哪一刻不让人满意。

“霖霖,别学了,快来吃饭吧!吃完了再学。”

“郑霖,高三是对于每一个学生来说都很重要,特别对你这种优秀生来说更要努力。”

“郑霖同学,你昨晚学到什么时候?我昨晚可是学到了两点,做了一套真题,好累!”

“小霖,你都多久没和我一起吃过一顿饭了?要不你和学习谈恋爱吧!”

“霖宝,你奶奶多想见见你最后一眼,可是你爸妈告诉爷爷你有一场重要考试来不了。来不了就来不了吧,活着的人比死人重要,是吧?”

高考倒计时,还有最后一天,我就要站在别人眼里的荣光顶点,为十二年的学习画上圆满句号。

今天是高考第一天,下着小雨,风呼呼的刮着。站在三十五米高的商业大厦顶上,刚好可以看见熙熙攘攘的考生进入学校,风似乎更大,吹得我战战发抖的腿有点冷。要是我跳下去,根据自由落体运动原理,大概四秒一切就结束了。

面朝人海,春暖花开。

再见了吧,见证我曾经存在的世界。

“嘭!”郑霖没有计算空气阻力,到完全落地花了整整六秒,还真是个粗心的家伙。

正在商业大厦前的人群躲避得很及时,郑霖背部完美落地,血溅了一地,红得比平时试卷上的打分还要耀眼。

警察医生来得很快,可是孩子的身体已经慢慢变冷,口袋里掉出的那一张准考证浸泡在血水里,被踩来踩去。

医生不知道这孩子脸上的微热液体是泪还是雨水。估计他在跳下的那一刻也害怕的痛哭流涕,也后悔的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他在短短六秒调整姿势企图存活,还真是个胆小鬼。

你所有的命运,都是在劫难逃。

我毕业于某名大学,即将坐上这趟车通往诗和远方。我签了一个很好的公司,月薪过万,当我接到通知的时候,旁边都是艳羡的目光。

一路花开得很美,阳光洒在身上,懒洋洋的那种美好沁入了心脾,我抬起手机拍下了路边的风景。

202x年八月十六,去往新公司的路上,风景如画,心旷神怡。

我随手在朋友圈发下这条动态,收到百余赞和很多祝福,爸妈在下面说了一句话:我们真的以你为骄傲。

我美好得不得了的人生现在开始。

晚上十点,我们被司机叫下车,说是车子没油了,得在这里暂住一晚,我们提着各自的行李住进破旧的民房,那天晚上天很黑,手机也没有信号,我们早早睡下。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被叫起来。从那一天开始,载我们一路的车不见了,我们到达了所谓的“公司”。

“你们别偷懒,不然有你们好受的!快干活,懒东西!”

“还嫌这嫌那,给你们东西吃已经不错了,要想好好活着就乖乖听话!”

暗无天日,我的眼睛渐渐退化,再也没见过外面的世界,每天无休止的拿着铁锹铲煤,不时远处的灯光有些晃眼。

-“头,这个年轻人好像得什么病了,叫医生给他看看吧!”

_“看什么看!干活,有一口气就给老子干活,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哪有医生!他的贱命就等着阎王爷收吧!”

我好像不行了,每一次呼气吸气,空气都灼伤着我的肺,躺在煤堆旁,耳边是有节奏的声响。急凑,却又宛如催命。

“把他丢这就行了,野狗见了估计能饱餐一顿了。”

我抬起疲倦的眼皮,漫天星辰,美得围着我转,月亮没有挂在天上。星星慢慢变大,钻进我的瞳孔,好疼,疼得我毕生不再流泪。我用尽最后的力气呼出肺里仅剩的浊气。

我黑暗得不得了的人生现在结束。

从没有人在初一看见十五六圆圆的月亮。

我是一个人贩子,靠着贩卖儿童赚了很多钱,买下了几栋豪宅,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家庭美满。

“老刘呀,今天这孩子不错呀,两万行不?”

“爸爸,今天我们学了好多,爸爸你陪我玩会儿好吗?”

“他爸,你别干了,我们好好过日子。”

“我说老刘,你别急,孩子刚丢,应该能找到。”

我唯一的女儿,在自家小区不见了,就一眨眼的功夫,不见了。

警察看着这个坐在休息室的男人,摇了摇头,十一年了,十年如一日的来警察局报案。据说他在女儿不见的第二年就疯了,每天准时来到警察局报案,看看他蓬头垢面的样子,真的像条狗。

“老刘呀,你别难过了,你以前也帮过我很多,我却做不了什么!”

“老刘!哦,我忘记你疯了,这可真是报应啊!没准哪一天就轮到我了。不过在报应之前我们先享受享受。”

猴子在笼子里叫个不停,很快就被工作人员牵到桌子前,拴住手脚,脑袋固定在一个圆形桌洞下,电锯锯开它的头盖骨,它疼得吱吱直叫。

我拿着瓷勺舀了一勺猴脑,上面的神经呯呯直跳,冒着热气,我含进嘴里。猴脑很好吃,眼泪却哗哗直流。

老刘的孩子,估计也无助得像这只猴,哇哇哭着,任人宰割却无力还手。

有时候,人看得见的,猴看得见,天也在看着。

我是一个家庭主妇,丈夫很爱我,我俩是大学同学,他当着全校人的面向我求婚,我答应了。

“你愿意不论贫穷富贵,生老病死都爱她护她吗?”

“你愿意不论贫穷富贵,生老病死都对他不离不弃吗?”

“我愿意!”

生活就像一杯淡茶,平平淡淡,却也回味无穷。生儿育女,柴米油盐,总是能把爱情的距离拉得很远很远。

-“你怎么喝这么多?还回来这么晚?”

-“为了这个家!应酬应酬!你以为老子愿意啊!”

-“这么累的话我出去工作,减轻你的压力?”

-“和老子生活就这不愿意吗?都急着出去找男人了!”

这不是他第一次打我了,可是还是很疼,我看着镜子里带有淤青的脸,很恨这样的爱情。以前为了孩子都忍了,第二天戴个口罩出门说是感冒了,默默原谅了坐在对面吃早餐的他。

-“老板,这个药是干嘛的?”

-“打虫的,要是家里花草长虫了,很有效的。”

买完菜回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上放着不痛不痒的广告。玻璃杯里装着黑褐色液体,我举杯,对着过去的自己说了句“干杯,敬过去那个蠢蛋!”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胃烧得像吞了火炭。电视广告上放着一则广告,xx农药偷工减料,药效骗人被热心群众举报。xx农药,和桌上的农药名字一模一样,国产,总是给你不一样的惊喜。

-“先生,你的妻子这情况洗胃的话就可以,别担心。”

-“还敢背着我喝农药,让她死了算了!”

这就是我结婚六年的丈夫,在生死关头对自己的结发妻子说出的话。

“先生,你的妻子不配合洗胃手术,我们没办法继续!”

尽管我觉得五脏六腑都是劣质农药的味道,可是看着哀求我的这个男人,我的恨意像一团火焰剧烈燃烧,再也得不到救赎。

-“先生,你别这样,你的妻子已经死了。”

-“没有没有!你看她流泪了,她还活着,救救她!”

医生尽力拉开男人,为死者盖上白布。

“没有她,我可怎么活呀?”男人哭得缩成一团,一生再无一个人会像她。

爱有多容易,恨就有多容易。

我是一个癌症患者,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自打我记事起就不能像别的小朋友一样去上学,梳好看的辫子。

“小雯,你要多运动运动,这样有利于病情。”

“雯雯,你再吃一口,这样就有力气了。”

“小雯小朋友,我们是社会公益组织代表,这是大家给你捐的钱和给你买得礼物。”

“小雯,你能告诉大家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吗?你能坚持到现在,是什么支撑着你?”

每天人来人往,我被各大媒体播报,社会公益组织也趋之若鹜。要是我告诉大家我最大的愿望是死,他们会不会以为我是一个疯子?每一天,我被病痛折磨,是疼痛让我感受到我还活着。

“小雯,妈妈多希望代替你生病,对不起,不能让你健康成长。”

其实我是恨他们的,是他们生下了不健全的我,可是活着,我是他们的全部。

“快!患者不行了,起搏器!”

我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自己,哭了。

是庆幸自己十三年来得以解放,还是贪恋父母那浓得化不开的真情?

我听见谁在远处唤我等等,
我拿着这钥匙打开谁的门。
可是他们笑我,
笑我站在原地痛哭流涕,
笑我原来,
所有的离都追不上,
所有的门都打不开。

人生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1,621评论 1 298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0,780评论 1 254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3,376评论 0 211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770评论 0 174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482评论 1 252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637评论 1 172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297评论 2 267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094评论 0 165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855评论 6 228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420评论 0 213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200评论 2 213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521评论 1 224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181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065评论 2 21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424评论 3 202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590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47评论 0 163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406评论 2 230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509评论 2 22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