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美味


我所说的美味,可不是什么大鱼大肉,山珍海味,而是小时候吃的煎鸡蛋。当然,我指的是小时候,现在无论是普通的鸡蛋,还是土鸡蛋,好像再也吃不出小时候的那种味道了。

那是一个物质极其贫乏的年代,人们普遍的都很穷。虽然拼命劳作,省吃俭用,但是仅能勉强维持温饱。

物以稀为贵,鸡蛋在当时那就算是奢侈品了,好多人家养的鸡下了蛋,自己根本舍不得吃,而是拿到合作社(也就是现在的小卖部)换一些盐、酱油等生活必需品。

我小时候自然也是很少能吃到鸡蛋,因为我们家养的鸡下了蛋,虽然没拿到合作社,但是都被我妈攒起来了,好孝敬我姥姥。

我妈和我姥姥的感情很深,我妈是个孝顺的女儿,可是因为家里穷,没有什么好的东西孝敬姥姥,所以每次去姥姥家,总是带些攒的鸡蛋。

姥姥年纪大了,身体不是太好,经常咳嗽。我妈听别人说,吃煎鸡蛋对治疗咳嗽有帮助,所以每次去,都给姥姥煎鸡蛋吃。

每当这个时候,我和姐姐别说吃了,光闻到煎鸡蛋的香味,就已经馋得直流口水了。想像着煎鸡蛋的美味,越想越觉得好吃,我和姐姐一致认为那是天底下最好吃的美味。

有时候,姥姥实在不忍心,就偷偷给我们吃煎鸡蛋。被我妈发现后,就会责怪我和姐姐。我记得我妈说,小孩子吃东西还早,以后有的是机会,鸡蛋不多,先给姥姥吃。

我和姐姐当时小,不理解,以后就明白了。我妈何尝不想让我们也吃,只是因为太穷了,顾得了老的,就顾不了小的。

我妈经常给我们讲她小时候的事。我妈之所以和我姥姥感情深,那是因为姥姥最疼我妈了。姥姥一共生了四个孩子,我有三个舅舅,我妈是姥姥唯一的,也是最小的女儿,姥姥自然是格外疼爱,甚至是有些溺爱。

那时候,姥姥家也很穷,吃了上顿没下顿,姥姥每天都为吃饭的事发愁,毕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尽管如此,只要有一点稀罕的东西,姥姥总是留给我妈吃。家里的活,姥姥也舍不得让我妈干,有时候我妈刚要帮姥姥干点活,小伙伴们就来喊我妈一起出去玩,于是我妈就一溜烟没影了,玩起来就是一整天。以至于后来,我妈结婚了,一些家务活都不会做,是慢慢现学的。

尽管当时很穷,我妈仍然说,那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我能理解我妈对我姥姥的感情。

现在,每当我吃煎鸡蛋时,总是想起小时候的情景。耳边总是回响起我妈说的那句话:‘’小孩子吃东西还早,以后有的是机会,鸡蛋不多,先给姥姥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