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笔写从前(七)

字数 1245阅读 68

走出咖啡厅,夕瑶犹豫了一下是等爸爸妈妈一起回去,还是自己先回去。她想还是随便走走吧!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在街边散步了。出了门左转,沿着东四大街一路往南走,她记得那里有几家小店还不错。走走逛逛,选了一套偏职业优雅的套裙,和一些首饰。现在的夕瑶早已经换成了隐形眼镜,一头黑发束得高高的,青春里隐隐透着成熟的气息。新套装很适合她,纤秾合度,加上首饰的点缀,已经很有熟女的风范了。刚换好衣服,妈妈的电话就打了过来。约好了见面的地点她就去路边等爸爸的车了。

就在路边的时候,忽然被一个女生轻拍了一下后背,转过头的时候,夕瑶惊呆了。让她万没想到的是,她竟然遇到了一菲。而更让她吃惊的是,一菲整个像换了个人似的,长发刚刚及肩,染成了流光溢彩的红。一菲十分亲近的叫她夕瑶姐,就像她们一直都是姐妹一样。一菲拉着她,非要跟她去喝一杯,她就鬼使神差地打电话给爸妈,说遇到一个朋友,晚一会儿,我自己回去。

她们一路聊着又回到了夕瑶刚刚离开的半岛咖啡。这一次夕瑶点的是奶茶,而一菲却点了咖啡。

一菲说:其实,我一直蛮喜欢你的,只是你老是不冷不热的,也不爱搭理我。夕瑶笑笑:哪有,只是没你那么爱说话。一菲也笑:难怪我哥喜欢你,出落的这么漂亮,要是我哥看见,估计更是悔死了。不过,他现在就是后悔也来不及了。还是被我的闺蜜拿下了。说着,斜睨着眼角看夕瑶。夕瑶浅笑一下:我知道,他们很幸福吧!一菲惊奇地说:你不爱我哥,怎么一点都不嫉妒?

快言快语的一菲,很快就讲述了她的闺蜜君君从小就喜欢她哥,然后一路追随着考进了同一所大学,未及表白,薛飞就遇到了夕瑶。以及他们分手后,君君如何打动薛飞,最终走到一起的事。说完,还不忘问夕瑶:你会不会恨我啊?

夕瑶说:不恨你。是我的,你们想抢也抢不走。不是我的,你给我我也不要。一菲有点恨恨地说:你呀!还是不爱我哥,我觉得我做得对。我得为我哥的幸福着想啊!不过,我喜欢你,我倒觉得我们可以做朋友。夕瑶笑了。“好啊!”一菲说:“我留在北京了。以后找你玩儿,可不许不理我。”她又详详细细地询问了一菲的个人情况。还扬言,“你的终身大事我包了,谁让我搅黄了你和我哥的好事儿呢!”夕瑶只是笑,其实心里也蛮喜欢这个小姑娘的。有很多次想起薛飞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忆起一菲的样子。冥冥中好似有一种缘分在牵扯着她们成为朋友似的。

一菲在一家外资企业做销售,看她风风火火的样子,也能想象得出工作中的她应该也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她讲了不少关于薛飞的事。可是,大概就像一菲说的那样,她没有多爱薛飞,所以薛飞的故事,与他而言,更似一个朋友。而且,听说他幸福,她也很开心。

夕瑶也在一菲的追问下,讲起了托尼,这是她第一次和父母以外的人提起托尼,想不到的是对象竟然会是一菲。一菲一顿感叹!直嚷太可惜了,太可惜了!聊到快天黑,她们才分手,各自留了联系方式。

回家的路上,夕瑶看着车窗外的车水马龙,她忽然感觉这世界实在是太奇妙、太诡异了。她居然会和一菲成了朋友。那薛飞又算什么呢?她忽然想到,当薛飞听到一菲说起托尼的时候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二十二 和一菲做久了好朋友,她几乎忘了她们因何相识,也几乎忘了她还曾有过一个初恋叫薛飞。 当她走进熟悉的包间,看到...
  • 二十三 夕瑶费了好大劲儿,才连拉再抱地把东平带上楼。她还是第一次看见东平喝醉,心里有着隐隐的歉疚感。好不容易把他安...
  • 二十四 夕瑶刚摆好了桌,就看见凯瑞提着大包小裹地美食和两瓶红酒走了进来。夕瑶笑笑,还真有效率。一菲还抱着头不肯起身...
  • 三十二 这一晚,夕瑶睡的极不安生。一整晚,不断梦到加州时的一些人和事,里面甚至还若隐若现地掺杂进了赵晓光,甚至替换...
  • 去年还住在上海那会儿见了一位许久未见的荷兰朋友R,他和女友从伊朗回荷兰,途径上海。 R身材矮小,性格比较内向,是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