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笼中觅食

两道旋转门,三层楼梯,六次转弯,五百五十步,这是我每天从客户办公室到餐厅必经的三分钟路程。时针接近十二点,迅速合上电脑,盖起水杯,拎起细软,掩着笑意,将视线掠过整层格子间,如同奔赴宴会般地快步下楼。推过第一道旋转门的刹那,终于,我完成了从钢铁机器里的螺母到自然汪洋中一只漂泊生物的回归。赤裸在阳光下的蓝鸢尾、紫牵牛、粉绣球,在微风里格外气定神闲,兴许是它们瞧不上办公楼外墙裹着的那些人工精细调和的百般颜色。而从左手边的公司大门望出去,整排坍了快半边的二层居民楼兀自躇着,可怜又可怖,一如这个昔日辉煌现今衰颓,被腐败和犯罪缠身的城市。公司百年前从这块土地上兴起,却未尽反哺之德,用四米高的尖锐铁柱将自己和城市划清界线。铁网内外经行的肤色、眼神、体态,全然不同。员工们知趣的留在网内,而其中的某些怯弱如我,只能在迈向午餐的三分钟路上,短暂贪恋于挣脱了体制、器物,得以率性妄为的幻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