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明月 第四章 说书人

 “说起蓝奉月和百里研阳,他们俩的故事可就要废些口舌了。”说书先生说着一摇手里的折扇,用戴满玉器的手捧起桌上的茶轻轻抿了一口,布满肥肉的老脸上一对小眼睛贼溜溜的转着。

     今天的听客这么多说什么也要好好的赚一笔,“想听的话麻烦各位再添些茶钱。”说书先生用手转转茶杯,用余光看了一下众人,听客倒也都是意犹未尽的样子,心甘情愿的拿出手中的钱袋又掏出了几个铜板放在小二送过来的盆器里。

     看着满满的盆器,说书人笑的合不拢嘴,一拍折扇又开始说了起来。

     “想必大家都知道,唐门与五毒这两个门派都极其擅长用毒,当时,帝王州的叶盟主去到云滇寻找与唐门的冥河水相中和的毒药时,青龙会来作乱,用计抢走了五毒的奇毒与冥河水结合新制出了一种毒药,后来百里研阳与其交战,不料毒药瓶子掉了出来,蓝奉月眼见立马把百里研阳踢开,自己抱着毒药瓶掉落了悬崖。”说着说书人看着在座的各位,故意调调胃口。

      “后来,虽然蓝奉月被救了回来,但是奈何失去了记忆,也只剩下十年的寿命,百里研阳立誓下山去寻找解药,便跟随着叶盟主加入青龙会。他放弃了与蓝奉月共度的十年去寻找解药,真是个愚笨的小子,蓝奉月这种美貌却不愿与她相伴非要去寻这什么根本不存在的解药,放着这么一个美人独守空房。”说着说书人还装作很惋惜的长叹一声,脸上的肥肉挤到了一起。

        他没有注意到,台下端坐着的一个黑衣青年额头开始冒出青筋。

      “这百里研阳去寻这根本不存在的解药,就不怕蓝奉月在这期间跟着别人跑了。真是啧啧啧啧。。。”

       “你再敢胡说八道试试看!”黑衣青年似是再也忍耐不住拍案而起,一不小心力道大了一些,桌子被拍的粉碎。

       这一下吓了说书人一跳,端茶的手抖了抖,茶水洒在了自己的裤裆上,引得一片哄堂大笑。

       “笑什么?笑什么?”说书人暴怒的大喊,满脸囧红,他觉得自己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个小子一定要好好的修理他一顿。但是毕竟是白天,他还是要忍住,等人走了再狠狠的收拾他。

        “你这个毛头小子,我说的句句属实,有半句虚话?百里研阳怕是想抛弃蓝奉月找了这个借口下山去了。。。喂喂。。。英雄有话好好说。”说书人话还没说完,便见一把黑色的匕首放在了自己的喉咙处,刀锋锋利,只要再往前一点自己必死无疑,吓的他连连求饶,话都结巴了。

          此时黑衣青年凶相毕露,一股子暴戾气息从他的眼神深处渗透出来,似乎他真的打算杀了这个说书人,他直视说书人的眼睛,“你再敢乱说百里研阳师兄与蓝奉月师姐的坏话我便让你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眼神好像剧毒的蝎子,正甩着有剧毒的钩子准备猎杀敌人。  

          “当然,当然,英雄饶命,有话好好说。”说书人感觉把自己的脖子往后面挪一挪,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己就被那个刀刃碰上。

          “嗯,那就没事了。”说着黑衣青年收回匕首,笑了起来。本来就是打算吓这个死胖子一下,本来听他瞎吹还挺有意思,但是竟然说别人的坏话可就不好了,而且还是百里研阳师兄与蓝奉月师姐的。

           “等等,你刚才叫百里研阳什么?师兄?”说书人想起来了最重要的一点。不由得的后背发凉,难怪这个家伙刚才这么凶戾。他的武器也是匕首,看来是五毒的人。

            “对啊,我是五仙教的,我叫张延一鸣”张延一鸣笑笑,漂亮的丹凤眼眯成了一条线。

            说书人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突然他用上自认为最讨好的笑容对着张延一鸣说道,“英雄,你可救救我们这些命苦的小老百姓吧。”说着竟然眼眶泛红起来,紧接着开始连连叹气,“罢了罢了,你们云滇人定是不会管我中原之事,就当我没说过吧,之事可怜了我们这些平民百姓。”

       “你在说什么呢!”张延一鸣正色道,“我虽是五仙教,地处西域,但是我也是八荒弟子啊,怎么会有欺压百姓置之不理的理由。”说着张延一鸣又是激动的一拍桌子,可怜这张桌子也变成了一堆散木头。

      说书人的嘴吃惊的嘴足以放下一个鸡蛋,他呆呆的看着张延一鸣,半天才反应过来,“果然,英雄出少年啊!我们百姓有救了。”

     “快说,怎么回事。”张延一鸣从小就有一个英雄梦,他就是为了帮助比人才苦练武艺,后来教主说虽然青龙会地处中原,但是坐视不理定会殃及自身,况且我五仙教亦不会姑息坏人作恶,他是第一个请命下山的人,现在机会摆在眼前,他一定要为民除害。

     “这要从几天前说起,我和几个朋友去附近的酒楼喝酒,有个穿着一袭白衣的家伙,二话不说就把我们几个痛打了一顿,而且还说以后这一片都是他的了,还要给他交税金。真是可怜了我的一家老少,我一天辛辛苦苦说书也挣不了几个钱,还要为那个白衣男子交税金,这日子没法过了啊。”说着说着说书人痛哭起来,老泪纵横。

     张延一鸣自然是气极,这可是开封周边,这个小贼竟然这么嚣张,我今日定要为百姓铲除此贼,为民做主!“在哪?”张延一鸣目露凶光,从腰间抽出匕首放在手上把玩着。

     “就在这条巷子尽头名字叫醉香楼的酒家客栈里。”说书人立马点头哈腰。

     “好,今日我就替人们铲除此条利爪”说着张延一鸣暗暗用五毒独门轻功锁魂诀,如同鬼魅一般消失在了视野尽头,只留下了一个暗黑色的影子残像。

     走了的张延一鸣没有看到说书人那阴狠的笑意,这个家伙真是笨的可以,就这么相信了我的话,前几天哥几个去那家酒楼喝酒闹事本来想索要掌柜几个钱来着,但是奈何半路杀出一个太白弟子,仅仅几下就把自己揍趴下了,正好借这个笨蛋的手收拾收拾他。

“可是万一他打不过那个太白弟子呢?”旁边的小二凑过来问。

 “那个时候他们的体力肯定也所剩无几了,我们几个再去狠狠教训下他们俩,叫那个混小子用刀抵着我的脖子。”说书人狡黠的笑了起来,旁边的小弟看着也不得不跟着尴尬的笑着,说书人拿起一旁心泡的茶,此时他的心里简直喜滋滋,但是茶没喝一口便吐了出来,“喂!你是想烫死我么?!”

stallcv��>��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题目: 王安石待客 王安石在相位,子妇之亲①萧氏子,至京师,因谒公,公约之饭。翌日,萧氏子盛服而往,意为公必盛馔。...
    Sao_Year阅读 10,246评论 0 9
  • 引言 此篇文章是我在编程的过程中遇到的一些方法和心得, 甚至超出了编程的范畴,以前多记载于纸面或者是备忘录等, 所...
    _寒鸦阅读 427评论 1 2
  • 没有画线稿,而是直接用针管笔随意画线条,再添加自己喜爱的元素,无技巧,但是随心所欲是我现阶段对绘画的最大乐趣。
    练吖吖阅读 48评论 0 3
  • 表单: input textarea 文本域 select 下拉框 lab...
    形象代言人阅读 19评论 0 0
  • 3月12日是植树节,妈妈说带我去公园种树。我们来到公园,妈妈把种树的材料从袋子里拿出来,一起开始种树了。看...
    小鱼儿宝阅读 80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