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绝爱·情惘【44】

第44章

图片发自简书App

        嫣岛主的出现,快乐岛的人们似乎更快乐了,送完礼后他们又各自干有兴趣的事去。

        “我们划船比赛去了,大家一起来。”

        “来来来,我们比一比谁的琴弹得好。”

        “烤鸡烤鸡,谁要香喷喷的烤鸡。”

            ……

          五花八门,目不暇接,叶云尘觉得身边这辈子没有这么热闹过,各种各样的声音,各种各样的味道,各种各样的东西,即使是繁华的街市也没有这么杂闹。

        习惯安静的他真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呆下来。只是这一天快乐岛中没有一处是安静的。

        “小叶,一个人瞎逛什么。”

        他也不想一个人,宠儿她玩疯,丢下他不管了。

        他也不是瞎逛,他在努力寻一个合适他的地方。

        “小叶,听说你琴棋书画举世无双,上来咱们比比。”

          是谁给他扣一顶那么大的帽子,叶云尘努力分辨吵闹的声音中谁在跟他说话。

        “眼力不行啊,宠儿的眼光不够好啊。”

        叶云尘还没有消化这句话,下一刻被人捉着腾空而起,落在一个琴音四起的高台上。

        有几人在抚琴,有几人在翩翩起舞,有几人在作画。

        琴是好琴,曲是好曲,如果分开来听,每个人弹的曲子都是世上最好听的曲子,只是这几个曲子合起来听,当真是嘈杂声。

        舞也是好舞,姑娘们生得娇媚,跳起舞来也是好看得很,只是每个人跳的都不是同一个舞蹈,而是各自发挥,看起来真的群魔乱舞。

        他不要弹琴,也不要跳舞,这是叶云尘第一想法,他向作画的方向走去。

        “名姑娘在画什么。”为首作画的是一个紫衣姑娘,美丽而冷艳。叶云尘记得她是嫣岛主最小的女儿,莫怜宠的姨娘,名少行的亲娘——名祖儿。

        “叫我阿姨或姑姑。”名祖儿头也不抬,声音冷冰冰的。

        叶云尘有点忧伤,这里的人长得比他年轻的模样,却一个个的辈分比他高,眼前这个姑姑阿姨的比他还小几岁呢。

        “小阿姨画的好画。”在那么多杂闹的声音中,还能安然作画,定力是何等的高。

          简单的画作,古朴的风景,有花有草,有湖水树林,湖水清澈,树林茂盛,一轮红日偏角,彩霞满天,临湖有一座花团锦簇的竹篱。另一边的密林前也有两间茅舍。

        “哼,这画好在哪里?”名祖儿嗤之以鼻。

          叶云尘指着画道:“夕阳,云霞,湖水,花房,树林,茅舍,青草,繁花,这明明是很多种艳丽的的风景组成的一幅画,有诗意又雅致,华丽而古朴,这些景色本不该搭配在一起,但是这画的一切都搭配得十分自然和谐又独特。”

        名祖儿笑了,抬头道:“不愧是公认的才子,你再看看,我这画缺少什么?”

        叶云尘倒是被问住了,他觉得这画己经很好了,再添些什么都是多余的了,不过他再看多一会,他的确觉得这画少了些什么,但是少了些什么,他一时间没想到。当他抬起头来看到冷冰冰的名祖儿飘飘然落入群舞中衣舞翩跹,向来冰冷的脸上居然露出柔美的笑容,他仿佛在看一朵正在盛开的花,洋溢着生命。

        叶云尘脑光一闪,执起画笔在画中的湖边添了几个白衣少女在翩翩起舞,四周围着几只蝴蝶,满天彩霞中多了几只投林的鸟儿,林中的茅舍正在升起缕缕轻烟,门前几只小鸡正在啄米,原本显得宁静沉寂的画作添上了这些,似乎有了生命。直至放下笔,叶云尘还没有好好欣赏自己的画作,被人匆匆拉走了“小叶,宠儿在找你呢,快过去。”

        这次叶云尘又是没看清是谁,就被拉着腾空而去。

        名祖儿回到画旁,看到叶云尘在画中添加的东西,满意点点头,执笔在画中的湖水添了几条跳跃的银鱼。

        “祖儿姐姐,这是你画的?”有人凑过来。

        “你们觉得这画怎么样?”

        “好俗。”不惧名祖儿的冷面,众人说出实话,“你画的是什么地方。”

        “一个你们想不到的地方。”名祖儿意味深长,看到一双双好奇的眼睛,便执笔在画下一角题下‘倾城’二字。

          倾城!众人惊讶。

        “画虽然俗气,却是有灵魂的画,画师是有生命的人。”这声音清雅出尘,在人群传来,虽然不知在哪,却很容易清辩。   

        “多谢丹青公子赞赏。”名祖儿向声音来源福了福。

        众人齐刷刷看过去,果然看到丹青公子准备转身离去的身影,“丹青公子别走呀。”女人们如狼似虎扑上去,把丹青公子团团围住。

        “久闻丹青公子大名,今日一见真是大饱眼福。”

        “不知丹青公子家乡何处,婚配没有。”

        “丹青公子家里还有没有兄弟,他们是否长得和你一样俊美非凡。”

          ……

        丹青公子后悔自己刚才忍不住出声了,他实在想不到快乐岛的姑娘会如此热情,碍于嫣岛主的面子,他勉强笑笑回答:“小生来自‘倾城’,还没有婚配,家里也没有其他兄弟。”

        “倾城!!”众人又惊讶,“公子在倾城是什么人物,认不认识倾城城主和倾城神女。”

        “认识如何?不认识又如何?”丹青公子淡淡道。

        呃!众人被问住。

        “丹青公子是‘倾城’国师的的儿子,当然认识倾城城主。神女出生的时候他还抱过呢。”莫剑轩摇着扇子仪度非凡地出现。

        “倾城国师的儿子?”现场一片崇拜的花痴眼。

        莫剑轩哭笑不得道:“本人作为倾城城主你们不仰慕,偏偏仰慕一个国师的儿子。”

        众人嫌弃摆手道:“二爷啊,你都有妇之夫了,还有什么资本让我们女人仰慕。”

        “就是嘛,而且你年纪也不小了,也不如丹青公子嫩……咦,丹青公子呢。”

        众人这才发现丹青公子不知什么时候走了,他们这时也知道了莫剑轩的出现是为丹青公子解围。

        “我也不知道。”莫剑轩说完,赶紧溜走。

          众人也是识事务的人,也不计较那么多,把目标转向另一个人——

        “七姑娘,你这画送给我吧。”

        “祖儿啊,你几年前说过送我一幅画的,今天该送了吧。”

        “老七啊,这画是我叫你画的,画好该给我了。”

          ……

        名祖儿看着一对对发光的眼神哭笑不得,各位刚才还嫌这画俗气呢,现在要争抢了。

        不过能得丹青公子一声称赞的画,当真是难得的画了,要是送人了很可惜,名祖儿纠结了一下还是舍爱了:“各位,谁给的价高这画就是谁的了。”

        ……

       

        关于‘倾城’的来历传说有很很多,可是哪个是真的,没人清楚。‘倾城’的存在己经有百多年了。

          据说在百多年前,‘倾城’只是一个破落小国,因为皇室的皇位之争导致国破家亡被弃废了。

        仅存下来的人苟且偷生,而皇室中唯一留下的小公主不甘心自己的国家就这么没了,找到皇室留下金银珠宝,带着残民们重整家园,成就了今天的‘倾城’。

        现在的‘倾城’名副其实是个美丽的古城。

        它没有‘红叶’的传奇,没有快乐岛神奇。它却是实实在在的,‘倾城’不会美得像个梦,那里有纯净湛蓝的天空,那里有随遇而安的白云,那里有潺潺的溪流;那里的水很远,路很长,却没有人会问它们的尽头在哪里。

        那里的房子并不华丽,不像江南的古城,艳于雕琢,而是很朴素,很随意,甚至趋于简陋。 那里的人理想并不远大,只想用心去品味生活,而非刻意渲染,就是这样的平静,就会让他们觉得享受。

        “哎呀,我这辈子走南闯北去过很多地方,怎么就没有去看看‘倾城’是怎么样的呢?”故事才听到一半,有人忍不住拍着大腿跳起来,宛惜大喊。

        众人齐刷刷看过去,然后一个个都一脸怎么又是你的样子。

        “丝香你怎么在这里,不用在家带孩子么?”

        丝香还是那个模样,拿着鱼叉,裤管卷到膝上,这粗鲁的模样实在与她柔美的长相不符。

        “孩子已吃饱,我这是刚跑出来的,就听到你们在讲故事嘛。”

        “你听故事的时候能别老是一惊一乍么,打断人家讲故事会遭天遣的。”

        “我忍不住嘛。”丝香不好意思抓抓头,“佟三娘,你去过‘倾城’?能把那里说得那么详细?”

        “三娘我是的家乡就在‘倾城’,那里的一砖一瓦我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丝香一脸羡慕,挤上去挽着佟三娘的手道:“三娘以后带我去‘倾城’转转可好。”

        佟三娘看着远方,悠悠道:“‘倾城’己经是我的过去,我不想再回去了。二爷是倾城城主,你可以让他带你去。”

        丝香无奈一叹道:“二爷算什么倾城城主,我有一次问他可不可以带我去‘倾城’,你们知道他怎么回答我么?”

      “他一定说没空。”

      “他肯定是问为什么要带你去。”

      “他绝对说不愿意。”

        听了众人的猜测,丝香都摇头,欲哭无泪道:二爷的回答比你们婉转多了,他当时想了一会才回答我说‘倾城是什么鬼地方’,我不会去。”当时她当真被这个回答雷住了,她还怀疑二爷是倾城城主这个消息是不是假的。

        佟三娘拍拍丝香的肩,颇为同情,这孩子向来是直筋子,当时她一定相信二爷的话了,满心希望肯定碎成了玻璃渣。

        “丝香啊,你现在都有孩子了,以后就别想着要出去闯南走北了,如果你想知道‘倾城’是什么样的,我可以跟你说,你要是幻想不出来,我还可以给你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