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协迁就并不是友谊地久天长的常态

       前几天,高中同学W找我聊天,聊到关于朋友的事。他说不知道为什么之前很要好的朋友,现在却怎么都亲近不起来,尽管自己已经足够迁就他们,努力迎合他们,去做那些自己并不感兴趣的事。他说:“真羡慕你跟L,这么长时间,还是那么好,真的羡慕你,交到一个真心朋友。”

       想想我跟L,从普通同学成为如今的闺蜜,已有六年。L是我在高中认识的同学,而我们的相处在边上同学眼里却是个“传奇”,他们都问你们这两个性格迥异的人怎么会走到一块儿?

        对呀,L和我,一个动,一个静,一个善于交际,一个不善言谈,一个现实,一个理想,一个功利,一个坦淡,在性格上我们就是完全相反,压根搭不着边的人。

      当然,我们不是没有为彼此的“不同”争吵过,看不起对方,怀疑过对方,觉得这样的友谊不要也罢。但无论当时怎么憎恨对方,撕破脸皮,到了最后,总有一方会主动妥协和接近,两人也依旧能够嘻嘻哈哈,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两个人吵吵闹闹、分分合合的三年高中生涯结束,她如愿考上了重点,我则失足进了二本院校。事实上不管如何,我们都会分开,因为选择不同,有各自心仪的大学和目标,执着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她还是跟之前一样,什么活动都参加,喜欢结识各种朋友。我则一如既往,不爱出风头、不突出,循规蹈矩、按部就班,认真上课,好好做作业,只不过比高中放松了些。

       很长一段时间,我跟L的联系少之又少,身处两地,她因为各种活动忙得不可开交,而我出乎意料地遇到了主动跟我交朋友的Y,大学里第一个值得依赖的朋友,可以谈心,令自己羡慕,带着光芒,特别优秀的朋友,是我喜欢的交友类型。

       将近一年没有碰面的两人,那时候以为两人的关系会变淡,之间的亲密友谊不再。

       但是没有,在分别一年后的第一次碰面,我就知道,她也知道,我们的关系依旧跟以前一样,两条直线交汇之后并没有越行越远。即便我们互相鄙视对方的某些价值观,但这并不影响我们交往。应该说,关于对方的为人处世、性格,相比于之前的不屑、鄙夷,现在更多的是理解、尊重,因为知道双方都是独立的个体,各自的生长环境、家庭背景等等都不一样。自己的价值观是自己的,独一无二的。适合自己,但并不意味着适合任何人,就像恋人之间的相处,要允许对方与自己存在差异。

       或许我跟L关系的维持和延续恰恰是这种差异性,我们都被对方的“异质”吸引,不会为对方轻易妥协、改变。如果当初L因为我的劝说,不再那么激情满满、什么东西都跃跃欲试,不再那么有冲劲,不再那么马马虎虎,不再那么粗枝大叶;如果我知道自己过于内向,就选择跟她一样,什么事情冲在最前方,享受耀眼和引人瞩目……那么她就不再是她,而我也不是她愿意与之做朋友的我。

       L跟我说,最初接近我,想跟我交朋友,是在高一刚开学不久那节晚自习上。我写作业时的专注和安静将她吸引,而这也是我跟她的不同,是她身上没有的特质。她是那种三心二意、马马虎虎、耐不下性子的人,却在我身上看到了值得她学习的东西;而关于她,她的那股冲劲和不服输的执着便是我的仰慕之处,可望而不可即。我们都该庆幸,两个人走到现在,依旧保留着令对方羡慕和学习的东西,就是这份“不愿意妥协”成了这段友谊的最强粘合剂。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