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出去的简贝越多,就越开心

图片发自简书App


看到标题的文友们,估计马上就会说,来来来,司马,为了能让你开心,麻烦把你的简贝都送给我吧!

司马喜欢给文友们送贝,但也不能送出去所有家资呀,那不叫慷慨,那叫傻。

就像做慈善的企业家,你看有几个将自己的全部资产都捐出去的,至少得留点吃饭钱,养老钱,给自己留条后路。

司马是真心喜欢给文友们送贝的,但司马送贝也是有条件的,条件有三:

一,送贝与司马有连接的人,要么是给司马点赞的人,要么是关注司马的人,要么是给司马评论的人。因为,如果是与司马没啥连接,司马无法知道你是谁,简书活跃用户几百万,司马不可能大海捞针赶趟儿去送贝。

二,司马读过的文中,写得优秀的,或者写的文是对他人有帮助有启迪的。举个例子,司马最近就读到一个很不起眼的文友的文,她好像是个中年妇女。她没有关注我,她也不曾给司马点过赞,更不曾评论过司马的文,她与我没有连接。这个文友写的文阅读量,点赞和评论都是个位数,写的文语句也不大通顺。但是,她的文有个人风格,有见地,于人有益。司马对她的文喜欢得不要不要的,把她的文全部收藏,反复读反复揣摩其中精义。司马之前没有钻的时候,就直接用支付宝给她送糖,还简信鼓励她说,你可一定要写下去呀,千万别放弃,不要看现在阅读量少,司马会一直支持你的。后来怕这鼓励没有分量,司马索性找人拿真金白银买了贝专门送她。因为司马之前是直接通过官方链接买的钻,没有赠贝,司马没得办法只能找文友买贝了。

三,真心评论司马写的文,并认真指出司马文中错误的文友。有个年长的文友,好像是60后的前辈,发简信告诉司马文中的一些实实在在的错误。司马感动得眼泪直流,二话不说给她送了贝还给她写了一堆表示感激的话。还有个文友发简信说,司马你的文还不错,但是太啰嗦了,而且不爱分段,读来累赘。司马早有这种感觉,一语中的。司马感谢他们对司马的关怀,当然毫不犹豫地送上好几贝并望他们多给司马提意见。

有人会说,司马你丫是钱多闲得慌是吧,这么着急给人送贝?

不是的,司马充其量就是个伪中产,还得苦巴巴打工挣银子过活呢!

司马很赞同简叔的观点,他说不仅要把简书建成一个广大写作爱好者的平台,还要把简书建成一个广大写作爱好者的交流平台,即社群。

司马常想,设若简书只有司马一个人在孤零零地写文,没人看司马的文,没人和司马一起玩,司马还写得下去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司马喜欢众乐乐,而不喜欢独乐乐。

所以,文友们的存在是司马在简书坚持写作的前提。

没有文友们的支持和关注,司马写不出文,也没有写文的动力。所以司马真心感谢一众文友,有他们陪着,司马不寂寞。

也许有人会问,司马,你写文为什么一定要人看呢?

废话,司马写文为了表达自我,与人分享,与人链接,这是人性使然,这点不以司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司马是凡人,未能免俗。

司马和文友们一起写文,交流,就如同在寒冷的冬天和一堆好朋友们煮酒围炉夜话,这才是司马想要的小资生活。

所以,如果没有文友,司马还写个锤子!(司马的第三只“锤子”落地了)

司马送出去了贝,回报了支持司马的文友,鼓励了写文写得好的文友,也证明了司马不是一个只懂索取而不懂付出的人,司马当然开心啦!

舍就是得,这是自古皆然的天理。

眼瞅着司马的钱袋里的贝越来越少了,司马却越来越开心。

因为,哪些得到司马鼓励的文友,或许本来准备放弃写作的坚持下来了,本来颓废的重燃了希望,本来不爱与人交流的开始与人交流了。这些在司马看来,不就是得么,用佛家的话说,这是积了福报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