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巷子 ·卷八 | 迷失篇 (15)

目 录 ·青春巷子          上 一 章 ·一连串的打击

文 / 水木刅        故事简介

再见~青春

断舍离

1.

我和夏雪被关在老刘办公室里长达半个小时的时间,出来后我俩默默看了对方一眼,彼此心里都松了口气。

相比较老王刚看到我俩时的心情,此刻我和夏雪都有些如释重负,刚才老王和老刘俩人对着我的演算纸进行了残酷而又残忍地审讯,一度搞得我都快抑郁了,连原本十拿九稳的题目都有些不确定了。

“你俩把选择题、填空题都写下来。”

老王分别递给我俩一张他手写的卷子,看来监考时他也没闲着,竟然原模原样地照抄了两份卷子,我和夏雪都满怀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老刘看到我俩发自肺腑的眼神立刻就不乐意了,后来我俩才知道,老刘匆匆翻了一遍卷子后就立刻马不停蹄地誊抄了一份,别的什么暂时都不管了,连考场哭声四起都充耳不闻,可以说他这次监考最为的心不在焉,除了担心夏雪和我,更是为自己的智商着急,因为很多道题目他自己都答不出来。

“老王,你看一下。”老刘难得地谦让。

“没问题,夏雪错了一道,梁衡全对。”老王眼睛顿时放出光来。

“你确定?”老刘一脸紧张地盯着老王。

“确定!”

“你再好好看看,这个事儿可不是闹着玩的。”老刘的话彻底打消老王一贯地自信,顿时他也有点拿不准了。

“梁衡你自己认为呢?”

“除了这道题我和夏雪的答案都是一样的,按道理不应该有什么问题。”我也一脸地不确定。

“你估一下分吧?”老刘又开始来这一手了,老王头脑清楚,此刻他一直很专注地盯着我的演算纸,遇到不解的地方还不自觉地抓几下脑袋,夏雪看到了一直咬着嘴偷笑。

“都什么时候了,还笑!”老刘脸色立刻冷了下来。

“爸,我俩早就对过了,后面的大题基本一致。”

“不出意外的话,我觉得应该140分左右。”我试探着说道,其实是想早点逃出来,下午就要考英语了,老刘这样磨蹭,到时候连饭都没得吃。

“140?看不出你还挺自信的,有几道题我都拿不准你知道——?”老王说快了嘴,然而想捂住却已经来不及了。

“哈哈,哈哈,也有你拿不准的时候啊,哈哈……”老刘放肆地笑起来,老王狠狠地瞪了几眼,然而不管用,后来他气不过把我俩给推了出来,总算暂时解脱了,听他俩审问比考数学也好不到哪儿去。

2.

我和夏雪匆匆忙忙地吃了饭,期间她一直很安静,我把牛奶轻轻地推到她面前,记忆瞬间重回过去,一种既幸福又痛苦的心情涌了上来。

“我喝不了这么多,你想让我考试时上厕所是吗?”夏雪轻轻地把牛奶放到我的手里,此刻我整个心里都是柔软的。

“我要和你换着喝。”我笑嘻嘻地拿起她的那份,以前她可没少给我带过牛奶。

“怎么像个孩子一样,梁衡哥,我感觉咱俩离北京越来越近了。”夏雪眼睛亮晶晶的,此刻我竟很想亲她一下。

“终于喊我哥了哦!”我摸了摸她的头。

“一直都在喊的,恩,在心里默默地喊,怕你听到。”夏雪很乖巧地回道。

“我知道的,夏雪,下午好好考啊,这是你强项。”我一脸期待地看着她。

“当然了,我可是要和你一起去北京的,怎么可能不好好考哦?”夏雪此刻展现她应有的一贯自信,果然,下午的英语考试被她轻而易举地给PASS掉了,从考场出来后,脸上全是喜色,笑靥如花就是这个状态,好久都没看到她如此绚烂动人的一面了,仿佛在我的心上注入了一道光,韩佳倩也是,满脸都是自信,似乎经过语、数、外三科试卷的精神洗礼,整个人都变得成熟了,仿佛一瞬间就长大了,连以往一直很犀利的目光都变得温和许多。

“蕙子,赶快过来,别搭理他。”陈然一直在锲而不舍地在纠缠蕙子,我只好主动过去为其解围。

“哦,梁衡,你考的怎样?”蕙子一脸关切地问道,陈然此刻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因为自始至终她都没问过他。

“还行,看你这么高兴,应该考的也还可以。”

“恩,其实——我应该感谢李想,她教我和佳倩好多答题技巧。”蕙子第一次当着大家感谢一个人,李广茂听到李想,顿时浑身打了个激灵。

“也不知她考的怎样了?”我顿时开始想她了,这两天都还没给她打过电话。

“别杞人忧天了,李想的实力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说——哎,你们是不是忽视了一些人,陆羽,你说是不是?”韩鑫心里有些腻歪了,他站这儿半天了一直等着有人主动问他,脸上的笑容终于一点一点消失,他见大家都考的还行顿时觉得很是泄气,从某种程度上会拉高本科录取线的平均分数。

“他们和咱俩压根儿就不是一个层级的,主动贴过去不是自找没趣吗,杨琳你说是不是?”陆羽抄了我给他暗示的答案,所以心里很是得意。

“你问人杨琳干什么,你和她没戏,差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呢。”韩鑫到这个时候都不忘打击一下陆羽,李广茂越发来了兴致,眼睛滴溜溜地乱转,大有刨根问底的意思。

3.

“听你们这些人聊天真有意思,我好像懂了。”

“你丫懂个毛线,怎么,你们学校难道就来你一个人啊,别老是黏着我们混吃骗喝。”我没好气地揶揄道。

“混吃骗喝,考试第一天中午你们就花了我100多块钱,不是,欺负我们学校没人吗?”李广茂情绪很是有些气急败坏。

“主要是,怎么看你都像个单身狗,哈哈……”陈然笑呵呵地调侃道。

“手都伤了还在这儿强装着开什么玩笑,其实我默默观察你好几天了,你好像对梁衡的女友都挺感兴趣的,是不是时刻在准备挖墙脚?”李广茂堂而皇之地说出这种特让人尴尬的话。

“这句话放在梁衡身上才比较合适,你刚来,什么都不懂,以后你会慢慢明白的。”陈然对李广茂态度异常的平静,真不知他到底在作何想法。

“我他么不想明白,凭什么说我是单身狗,喜欢我的姑娘多着呢,梁衡,你说是不是?”

“这我可不知道,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就是有也一定要藏着,不然陈然肯定会想勾搭,他撩人的功夫简直炉火纯青。”

“这我早就发现了,以后我得离他远一点。”李广茂眼神中透着很深的忌惮。

“这他么都是什么人,就当谁愿意搭理你一样,蕙子,走,我请你吃饭。”陈然用另外一只好手冷不丁地搂住了蕙子。

“操,又开始了,我眼睛要瞎了。”

“走吧,别装了,瞎了也不耽误掏钱买单。”我一脸亲热地搂着他。

“你住手,你离我远点,你丫一这样笑我心里就害怕,这根本不是付钱,简直是在要命。”

“反正你活得长,短点寿也无所谓,走吧,大家都等着你呢。”

“算你狠,说好了,我只付我自己那份钱。”

“你这么抠怎么会找到女朋友,真是见鬼了。”我一脸无奈地下了这么一个结论。

4.

夏雪主动约我晚上在校园的八角亭子见面,这是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高一那年,我和她曾多次来过这个地方,当时正值初夏,天气不冷不热,夏雪总会穿很漂亮的裙子,两条嫩生生的细腿白晃晃地不停晃动,每次都会让我莫名地痴迷,为了能趁机抱抱她,我总喜欢讲一些很恐怖的故事,一开始她总是小脸紧张地盯着我,表情特别滑稽,眼睛瞪得很大,黑漆漆的瞳孔不断收缩,每到紧要关头,她便投怀送抱地把整个身体都缩在我怀里了,出于安慰,我不得不装模作样地拍拍她的细腰肢,然后装作很自然地再抚摸几下她极为滑腻、嫩白的小腿,有时滑过她的大腿根,她便娇喘着阻止我继续,每次都会让我蠢蠢欲动,欲罢不能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那段时间,我俩经常做这样的游戏,有时夏雪甚至会主动拉着我到这个地方,然后我情动之下没掌握好分寸时,她便使出终极杀手锏,掐人,只是力度越来越小,后来简直犹如挠痒痒般,这样越发勾起我心中的欲火,此时回想起来,挺让人留恋的,关于青春的美好,夏雪给予我最多的温柔和回忆,她鬼灵精怪的模样,痴痴的笑容,一口一个“梁衡哥”的叫着,对待我喜欢李想这件事儿极为不可思议的宽容,所有的一切都让我着迷和深深地感激。

“梁衡哥,你在想什么?”此时夏雪仿佛恢复到我俩刚认识那会儿的样子了。

“嗳,想什么呢,夏雪妹妹在这儿呢,你不许想别人。”夏雪伸出漂亮的小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怎么会,我是在想,以前我俩经常在这儿,时间过得可真快,一晃我们就要离开这儿了。”我一脸深情地盯着她。

“你想到什么了啊,我可什么都不记得了。”夏雪一脸娇羞地看着我。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讲个鬼故事,我爱听,你都好久没讲给我听了。”

“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怕,好吧,我讲一个,从前——有两个人,就像你和我现在这样——”

“梁衡哥,我怕了,你能靠近夏雪一点吗?”夏雪一脸惊恐地央求道。

“再靠近点,再靠近点,你抱着我我才不会怕!”夏雪竟然很主动地搂住我的脖子了,这一刻一种久违的冲动和往日巨大的情感冲击潮水般翻涌过来,我竟难以呼吸了。

“你继续说吧!”夏雪贴着我的耳边轻声说道。

“他俩就这样抱着,然后一直到死去的那天。”我一脸动情地胡诌。

“这个故事真好!”夏雪捧起我的脸,轻轻把嘴唇凑了上来,这一刻我再也控制不住,我的手在她的身上不停地游走,她还像当初那样,一到关键的地方就拼命地阻止,我俩仍旧像两个孩子一般在玩过家家,其实我俩早就发生了关系,而且是我强迫着在老刘的办公室里,这一刻我俩都刻意不去想这个并不愉快的事情。

5.

“明天只要考一门物理你就可以解脱了!”夏雪心平气和后一脸娇羞地说道。

“恩。”

“大概多少分心里有谱了吧?”

“差不多了吧,你不也一样?”我一脸坏笑道。

“当初我真的该学理科的?”

“怎么,想着跟我抢高考状元吗?”我故意岔开话题。

“才不呢,你知道的,我一直都特爱你——爱看你成绩比我好,忘了当初第一次考试把我吓得,装作什么都不会,简直吓死我了。”夏雪嘟起了嘴接着说道,“我要是跟你一个班,就可以去同一所学校了,那样该有多好。”

“我知道的,我懂,反正也只有你跟着我去北京。”

“你怎么知道的?”夏雪一下子说漏了嘴,我越发证实我之前的判断,原来最后的最后,只有夏雪会和我一起去北京,可惜我知道的太晚了,李想究竟要考到哪儿去,蕙子呢,这两个让我牵挂的姑娘,她们究竟在想些什么。

“真当我什么都不明白吗?”我自嘲地笑了笑。

“也是,成绩这么好,心细如尘,也没什么事儿能瞒过你了,不过,梁衡哥,她们都是为你好,真的,她们都喜欢你。”

“也包括李想吗?”

“李想——如果要是在古代多好,我就和她一起嫁给你。”夏雪又开始犯痴了。

“想什么呢,我可没这么奢望过,我总觉得,最后的最后,我们都不会结婚,或许连看都看不到了,可能我们离得特别近,但是就是看不到,只能想着……”

“我才不呢,大学毕业我就结婚,你不娶我就随便找个人把自己给嫁掉,到时候你别心疼就行。”

“别瞎说,你要是敢随便我就——”

“你就娶我,你说娶我,说给我听一下,梁衡哥,你说一下,就一下!”夏雪脸上都是柔情和渴求,看的我于心不忍。

“我——娶你,夏雪妹妹,你要是敢随便找个人将就,我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你给抢过来。”我说的如此动情,连我自己都当真了。

“夏雪不会的,夏雪记住梁衡哥的话了,等着你娶我,等着你给我戴上戒指,等着你给我抓鱼,你答应过的,会一辈子帮我抓鱼,会——我俩会一直抱着到死去的那天,我都记住了。”

“你还记得什么?”

“没了,嘻嘻,你记住没?”夏雪笑的很没心没肺。

“当然,怎么会忘记,你不说我心细如尘吗?”

然而,我说过的话最终却一件都没坚持下去,夏雪终究是嫁人了,或许此时她一再强调的话只是她心底最深的执念罢了,这一刻她的心底看的清清白白:“梁衡哥,我知道你是骗我的,可我还是愿意听你这样说给夏雪妹妹听。”

6.

从八角亭回来,在回宿舍的路上被老刘抓了个正着,当时夏雪一直紧挨着我,老刘第一次竟难得地没发脾气。

“爸——”

“赶快回去复习,明天下午考历史,以后和你梁衡哥哥有的是时间。”老刘这话说的让我掉了一地鸡皮。

“梁衡你身体抖什么,冷吗?”

“有点。”

“那我先回去了,梁衡哥,记得你答应我的事儿,不然——哼哼……”夏雪一脸俏皮地离开了。

“你答应她什么了?”老刘装作很不在意的口气问道,他经常会这样,时不时装作很自然的样子,其实都是满怀心机。

“夏雪说大学毕业她就结婚。”我故意用很平淡的口吻回敬道。

“什么?”

“和谁?”

“我哪儿知道!”我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

“你不知道就答应了,你有何资格替我答应,我跟你说,如果夏雪——”

“开玩笑呢,哈哈,我俩说去北京的事儿呢。”

“这还差不多,我可警告你一句,好好照顾她,不然,你是知道我的手段的。”

“还用你说,是谁当初死活把我俩拆散的?”

“我那是迂回战术,现在你俩不又要一起去北京了吗?”老刘语气中透着满满的得意,其实他真的不是一个好爸爸,对夏雪的心思一点都不懂。

“就剩最后一门物理了,怎么样,板上钉钉了吧?”

“不好说,谁知道会不会像数学似的,那样就悲催了。”

“别谦虚了,我也不是看你一两天了,数学我和老王帮你反复核对了,140分是没跑了。”

“哦!”

“所以——物理,不用我多说了吧,自己斟酌着办!”

“你别这么看着我,我感觉压力好大。”

“有压力才有动力,好了,赶快滚回去睡觉,明天你就彻底解脱了。”

老刘一直看着我进了宿舍楼,我在四楼的楼梯间一直不停地张望,李广茂鬼一般地出现在我身后。

“瞅啥呢?”

“要你管?”

“咱俩一见如故,关心你还不领情。”

“你赶快回去睡觉去,明天要考物理不知道吗?”

“哥们儿考的还行,所以现在要放松。”李广茂死活赖着不离去,见我不搭理他只好继续问道,“你不是想去女生寝室吧,记得带上我。”

“卧槽,你想什么呢?”

“我就想你心里所想的。”

“真下流。”我狠狠地抽了他一巴掌。

“明明是你下流,你打我干嘛,操,我这巴掌挨得一点都不值。”

“真的,求你了,你走吧,我要和蕙子说几句话。”

“那你没戏了,刚才我早就看到她上去了,对了,还有夏雪、韩佳倩,都上去了,你现在就是走到五楼,也只能看到一扇冰凉的铁门。”

他这么一说,我直接爬到五楼,这个举动吓到了他,我使劲拍着铁门,终于来了一个一脸戒备地宿管阿姨。

7.

“麻烦帮我喊一下蕙子和韩佳倩。”

“你要干嘛——”

“我是她哥,找她俩有点事儿。”这句话一说,李广茂直接捂住了脸。

“不行,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不就女生寝室吗,怎么了,连人都不能见了?”

“不能——”

“蕙子——韩佳倩——”我大声喊起来,一瞬间铁门里面出现一堆姑娘,他们都笑嘻嘻地看着我。

“看来你的女生缘挺好的啊,青春的味道,太让我痴迷了。”

“梁衡这是要疯了吗,卧槽,你还别说,这种不要脸的事儿也就他能干的出来。”陆羽一脸羡慕地说道。

“你再这样无理取闹,我就找人把你给关起来,让你明天参加不了高考。”宿管阿姨用这种没力度的借口恐吓我。

“求你把我关到女生寝室吧。”周围的同学瞬间就笑疯了。

“你——行,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

“梁衡,你丫在这儿干嚎搞毛线啊?”

“陈然,你这是刚回来吗?”

“你给我下来,真的唯恐天下不乱吗?”陈然一只手把我给拉了下去,大家都笑嘻嘻的一哄而散,在他们看来这完全就是场闹剧。

“你身上怎么有股味儿?”李广茂一脸怀疑地说道。

“你丫又去和沈嘉一鬼混去了吧?”

“别说的这么难听,现在我心里挺不好受的。”

“别正对着跟我说话,一嘴的鸡屎味儿。”

“操,好好的话从你嘴里冒出来就不好了,懒得理你,考完试请我吃饭。”

“吃茶叶蛋吗,你只要和她好,以后不会缺这些玩意儿?”

“这是茶叶蛋的事儿吗,情感懂不懂?”

“懂!”李广茂一脸认真地回答道,我和陈然不约而同地把他给推开了。

8.

这一夜我终究没看到蕙子和佳倩,李广茂像个唐僧一样一直追问我沈嘉一的事情,我不搭理他却很执着,最后被宿舍的其他人合伙修理了一顿他才彻底安静了。

物理考试在一片看起来很祥和的气氛中开始了,一开始大家都还做的顺风顺水的,可随着时间推进,很多人就开始两眼茫然了,李广茂在我背后不停地晃动,不一会儿就要一张演算纸,后来竟小声地开骂起来,陆羽相对比较淡定,本来他会的也不多,捡自己会的尽可能地填写完,然后就开始默默地盯着我,杨琳发挥还算正常,虽然有时候会停顿好几分钟,但总算没有出现数学考试时全线崩溃的神情,韩鑫相比起来就大不一样了,他向来都物理都不大感冒,可以说是心有余悸,为此他一直都特别紧张,小脸憋得通红,看着挺让人痛苦的,仿佛好几天没拉出大便一样,有时身体会莫名地直立,这是要放屁的节奏了,每到此时,我都觉得对于坐他身后的人都是一种无法忘却的劫难。

其实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单项选择题还算容易的,6道题,18分,只要运气不是特别坏的都还能答对一些,多选题就不一样了,想要拿满分,对知识点的要求就要特别全面,故而很多人出于保分的目的,原本十拿九稳的信心在顷刻间也变得不自信了,20分的题目,有的人即使没错也只得了10分,硬生生直接把分数拉到了140分以下,这对于想上重点大学的人来说,是一个必须要跨过去的心魔。

两道实验题,第一道就让很多人蒙圈了,第二道关于电流、电阻的题目,直接让很多人触电了一般,此时教室里已经有人情绪失控了,可能是经历了数学的磨练,所以心态稍微好了一些,但那种挥之不去的阴影彻底让大多数人绝望,算是彻底考砸了,连分数都不敢奢望估算,只能听天由命,能考多少就是多少,哀莫大于心死,就是这种感觉。

最后89分的6道大题,简直犹如带着我们遨游了整个太阳系,先是在卫星晃悠一圈,紧接着便要重回电热毯受尽煎熬,还没缓过神又立刻强迫自己在电场中经受电击般的折磨,好不容易松了口气,最后两道如山一般的压轴题直接让绝大多数人两眼一黑,在宇宙中穿梭了太久,没能练成火眼金睛,反倒越发心虚气短,不得不说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然而,这一切都怪不了别人,严格按照教学大纲出的题目,从哪一点来说,都无可厚非,你不会并不代表别人也不会,所以有的人觉得简单,有的人觉得如下地狱,每个人对每个科目的感知是不同的,反映在情绪上也就大不一样了。

9.

出了考场,李广茂气的直接把文具丢到了楼下,差点没砸到人。

“怎么了,这是解脱的表现?”

“我他么是气的!”

“准考证也不要了?”

“卧槽,他么的,我下去捡,我的肺都要炸了,最后两道题没做完。”

“还愣着干嘛,还不去捡?”

“你呢,考得怎样,还没有回答我呢。”

“还行吧!”

“操,我就知道是白问,算了,你打算报考哪个学校,妈蛋,这句话就是废话,我下去了。”

“李广茂怎么了,感觉神经有些失常了,还是陈然说的对,不能跟你多接触,不然人都会疯掉。”韩鑫不怀好意地揶揄道。

“你考的怎样,你离我远一点,我怕你放屁。”

“操,你是有多那什么,咱都是兄弟,不能这样——”考完试陆羽心情顿时变得好起来,他一把搂住韩鑫,此时他似乎不大介意韩鑫已经变弯的事实了。

“ 操,你丫还真放屁了,真臭。”陆羽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惊吓一样,我们都笑起来了。

“梁衡,祝贺你,以后千万别忘记兄弟。”胖子一脸真诚地伸出他很肥胖的小手。

“多谢这几年的包容,你这个课代表挺合格的。”我不吝赞美道。

“操,他俩说话真虚伪。”其他人都起哄道。

“这下解脱了吧?”杨琳突然靠了过来,我一把搂住她,她的身体很饱满,但一点都不显得臃肿。

“看到没,这才是他本性,这人彻底没救了,陆羽,难道你就不吃醋?”

“没有人比我更懂他,谁我都会提防,就梁衡我不会,我俩是好哥们儿。”陆羽一脸地真诚,我一下把他拉了过来,我们仨一脸平静地望着站在楼下的李广茂,此时他正满脸堆笑地和蕙子、佳倩、夏雪说话,突然,这仨丫头竟一齐对我们挥起手来,这个画面是如此的动人而又令人伤感。

“为何我突然想哭。”韩鑫都有些哽咽了。

“哭吧,再不哭也就没机会了。”

“哎,青春像一条鱼,只是从来就没有人能抓的着。”陈然也伤感起来。

“你想夏雪了吧,还不去找她去,以后你俩见面的机会可不多了。”

“替我好好照顾她,你懂的。”陈然说着就下去了,我一脸微笑地看着他,他的速度是如此的飞快,简直像再也看不到夏雪了一样。

“你俩说什么呢?”杨琳奇怪地问道。

“陈然走了,难道你就不失落?”

“不还有你——们吗,我就是再不开心,又能怎样?”

杨琳说得对,又能怎样,即使她拦着,陈然依旧会去找夏雪,索性听之任之,至少这样还显得豁达。

青春她从来都不是一条鱼,她更像女孩儿脸上的容颜,稍纵即逝的时间里,一切都会有苍老的一天。

真的要说再见了呢!

再见了,青春,再见了,我为之努力付出的三年光阴,从此刻起,我将带着新的梦想、新的希望去新的地方学习、生活,未来不管是好是坏,我们总会在一起,即使以后断了联系,可记忆永不会断离,然而,这一切又有谁说的清楚呢,断舍离从来都不是自己所能左右的,我们不过都是在随波逐流,目前做能做的,也只不过目光停留的时间能尽量长一些,这些可爱的人,我们终究是要分开了,再见了,那些我们一起折腾过的美好青春,再见了,那些值得一生铭记的亲爱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