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如风(五)

在我们对少年时期的追忆中,总有一些神秘的地方曾经深深的吸引着我们,它们就在家乡的某一个角落,即便是成年人也很少踏进那些地方。但是少年时期的好奇心却是巨大的,无时无刻不在驱使着他们去探险,去解开那些神秘面纱。

 他们四个要去的地方其实是一个山洞。那座山叫盘龙山,是附近最高的山了,站在山顶可以纵览整个紫石村,还有村边缓缓流淌的嘉陵江。四个娃曾经无数次肩并肩的坐在山顶的一块巨石上面,看山下炊烟袅袅,看远处夕阳西下。。。

但是那个洞,他们却从来没有进去过。

从老人口中得知这个洞的来历,在1944年8月,一架日本鬼子的飞机来轰炸紫石村,当地的游击队用唯一的一挺机关枪对着天空进行扫射,在打光所有的子弹后,鬼子的飞机才冒着滚滚黑烟,呼啸着一头撞上盘龙山的山腰,当地村民把飞机的残骸移走后,发现了一个洞,洞里面一片漆黑,谁都不知道里面有多远多深。据说解放后有几个胆大的愣头青年进去过,却再也没有走出来,再后来就有了更多的传说,比如晚上时不时从洞里面传出来一些奇怪的声音,有呐喊声,有哭声;有人曾经发现从洞口冒出股股白烟,白烟上面站着一位穿着白色衣裳的仙人,他的胡须也是白的。。。于是这个洞有了的名字:仙人洞。淳朴的村民们逢年过节都会在洞口放上一些祭品,点上香火,祈祷平安和富贵。

第一个提出要进仙人洞的是马飞,其他三个听了先是一惊,转而也都点头同意,好奇心和探险的冲动早就折磨得他们蠢蠢欲动了。他们商量的时候并不提仙人洞,而是说那个地方,唯恐其他娃听见了走漏风声。

“那个地方从来没人敢进去啊,我们。。。”张建有点顾虑。

“怕什么!我们四个一起,没什么好怕的!”马飞打断。

“嗯,嗯,去吧,去吧。”李晓波和曹子刚站在马飞一边。

“我没有说不去,把我们的重要事情做完了再去,万一有个闪失。。。”张建说的重要事情就是那两个协定。

“嗯,嗯,嗯。”其他三个都表示同意。

“把事情做完的第二天就去那个地方!怎么样?”马飞还是迫不及待的样子。

“好!好!好!”四个娃立即亢奋起来,仿佛拨开了洞口的黑暗,看见了里面别人永远看不见的东西。曹子刚激动得连鼻涕都忘了收回去,流到下巴,一晃一晃的悬挂着。

当他们爬上山顶,再跳下几块巨石,扒开一团团长得比他们还高的野草,仙人洞的洞口已在眼前。四个娃站住了,望着里面黑乎乎一片,他们的心跳再次加快,曹子刚又忘了收回鼻涕,一只手紧紧拽着李晓波的书包。这是一次探险,更是一次冒险,谁都不知道进入里面会面临着什么。

就这么呆呆的站了五分钟后,李晓波和曹子刚把头转向张建,张建明白当老大的必须做出决定了,他把头转向马飞,马飞却第一次显得犹豫不决,一言不发。张建也只能一言不发,他再一次感受老大的位置是多么难以承受。

李晓波的一句话让他们终于下定决心,迈进黑暗,迈进神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带角“蛇”的鲜血像箭一样射向站在最前面的李晓波,不偏不倚正好射中他的脸,那股热乎乎的带着奇怪的味道的液体让他终身难...
    挣扎的锅盖阅读 88评论 1 2
  • “我不小心把这个计划告诉陈婷婷了,她如果告诉大人,我们就没机会进去了。” “格老子,这么重要的秘密,你告诉她?他还...
    挣扎的锅盖阅读 103评论 0 2
  • 洞口外面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河滩,而是足有一百米高的笔直的悬崖,下面是缓缓流淌着的嘉陵江。黄昏时刻的太阳躲在一层薄云...
    挣扎的锅盖阅读 103评论 2 1
  • 《此生不见》 演唱:陶凌霏 分手分不断 相爱在从前 刻骨的高三 不是遥远 以后这六年 深情也不变 爱像烈火般蔓延 ...
    至t尊l宝f阅读 296评论 0 0
  • 我的诗里没有童话, 没有王子和公主, 没有美丽的谎言。 我的诗里没有华丽的词藻, 没有韵律的格式, 没有深奥的语言...
    江南一帅阅读 5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