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让工伤的人再心伤

前几日的一个下午,我正在处理日常文件,B角打来电话:“吴科长,我现在在外面出差,麻烦你给陈干事的工伤申请鉴定签个字,哎,他骂骂咧咧的,烦死人了……”

“好的,放心!”我的脑细胞飞速运转,陈干事什么时候受伤了?

我和B角是AB角关系,对方不在时,只要事实属实,均可代签。

不一会儿,听见拐杖触地的声音,我连忙走出去,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

陈干事拄着双拐,右腿上裹着厚厚的纱布,纱布上浸出的药水就像地图的图斑一样。他右手费劲地拿着几页纸张,双颊累得发红,就像刚刚蒸过桑拿一般。

我伸了伸手,想扶他一下,好像也帮不上忙,发急地问:“啥时候伤的?一点也没听说啊,来,进来坐着说!”

陈干事摇摇头,“走”进办公室,把右手上的文件打开放在我的面前:“我不能坐,这个右腿现在不能做手术,用柱支着呢,不能弯曲。”

我定睛一看,果真如此,连忙打开那几页纸,疑惑地问:“签哪里呢?”

陈干事连忙打电话请组织上的同事下来指点下,免得出错。

趁这个间隙我看了下申请时间,九月下旬,至今已经过去十多天了。

陈干事看出我的疑虑,叹口气:“哎,人微言轻啊!我摔伤的时候,好几个同事都知道,听见我的叫喊声还帮忙扶我起来送我去医院。可是,B角死活不相信,非要查监控,他又日理万机,一直不签字,眼看马上就要过期了,所以,我今天着急说了几句重话呀……”

这时,我心情异常沉重,深深地叹了口气。在组织同事的指点下,迅速签好字。

这个时候隔壁同事看见了,了解情况后,担心陈干事腿不方便,帮忙联系主要领导,把文件送过去,请他签完字再还给组织上的同事,这样他们才可以去相关部门申请工伤鉴定。

陈干事连连对我们说着感谢,可是,我们不敢承受。做为一代元老,在受伤之际,理应受到照顾而不是推托和遗忘。

身体上的伤痛总有痊愈的那天,而心灵上的创伤却难以恢复如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