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重生(神话38-完结篇)

3字数 3475阅读 345

一念生,一念死,生与死又有什么区别!


化璧纪第一转癸酉年夏至午时三刻,历史突然定格。

一种神秘诅咒从天而降,瞬间席卷了整个三界。但凡是身有逍遥道种者,无一不被抽干了灵气。七国宝库之中堆积如山的灵石也在一刹那涣散神华。

“怎么会这样?”昆仑仙境,多宝满头白发。

“不!不!不!”珈蓝佛境,欢喜形容枯槁。

“我是神!我是神!”凌霄宝殿,玉帝声嘶力竭。

“盘古……盘古……”轮回台前,钟魁苟延残喘。

数千万人同时堕凡,而其中大多数没了灵气护体直接就到了命数大限。一时间,整个逍遥帝国横尸遍野、哀鸿一片。

“又要变天了吗?”东海某处,一人仰望太虚。

天香峰上,一圈七彩光晕突然绽放,比那苍穹之顶的烈日还要炫目十万倍。

逍遥府,白宫,傲风云披发而立,整个人沐浴在一团球形雷光中。那雷球时而朱红,时而碧绿,时而湛蓝,时明时暗,时隐时现,仿佛就要超脱这个大千世界了。

“吼!”他仰天长啸,在生死一线间宁折不屈。

一瞬间,却仿佛一万年。

最终,雷光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璀璨星芒。

“这就是晶光吗?”傲风云看着自己的双手,一时忘我。

“桀桀,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水蓝星心戒中突然窜出一道诡异黑影。那黑影顺着傲风云的手臂直接就冲入了泥丸宫。

“嗷!”傲风云双手抱头,痛不欲生!

紧接着,他的躯体开始拉长、膨胀,只在刹那之间,便破开帝宫,化身为亿丈墨蛇。

“不得不说,这副躯壳比我想中的还要完美!”墨蛇扬起头颅,发出一串刺耳尖笑。

整个人间界,瞬间被一片巨大的阴翳覆盖。

人们抬起头,只看到一条黑影贯穿天地。

下一刻,五洲破碎,四海震颤,地窟坍塌,天球龟裂。

“老子终于要摆脱这该死的乌龟壳了!”墨蛇疯狂扭动躯体,想要彻底打碎这造化神器,“天,你是困不住我的!”

千钧一发,日月珠、飞升台、玉玲珑、幽明花、轮回台五件神器同时光芒大作,强势镇住了这摇摇欲坠的造化神器。

五道光又连成一条线,恰巧锁住了那庞然大物。

与此同时,一剑、一扇破空而至。那剑碧绿无暇,灿若星河;那扇,青山绿水,氤氲如画。

太虚中,仿佛有人背天而立,一手持剑、一手持扇斩向了墨蛇。

“七星杀阵!杨逸,你果然还留了后手!”墨蛇尖叫嘶鸣,大嘴一张,喷出了一道魔息。

一时间,整个天空仿佛泼了墨,漆黑一片。

碧血剑划破黑暗,空青扇卷走残夜,杀伐声响如滚滚怒雷,剑影扇光照彻了整个天地。

顷刻后,墨蛇遍体鳞伤。不过,它蠕动一次,就蜕变一次,身上的伤口也随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完全愈合。

“如果就是这些东西,你还困不住老子的魇魔真身!”墨蛇身子一拱,猝然挣断了锁链,“杨逸,说起来,我还要多谢你,若非你留下太华傲决,老子这辈子都难脱掉这王八壳子了!桀桀……”

“魇魔,先祖留下来的东西可不止这些!”明月台上,杨云凌空飞举。一袭白衣的他,翩翩然超俗脱凡。

“白衣子!”墨蛇低头,两只眼睛像是无底黑洞,“不得不说,你太像了当年的他了!可惜你毕竟不是他,想要阻止我破开天壳,简直是螳臂当车!”

“是吗!”杨云淡然一笑,缓缓抬起了右手。

这一刻,时空仿佛定格,天地间所有的光在他五指间汇聚成了一把剑,一把空明澄澈、究极宇宙的剑。

“白衣子!白衣子……”所有匍匐在地的生灵都在呐喊同一个名字。

剑光横跨太虚,直接贯穿墨蛇头颅。

“好个一剑诛心!”墨蛇阴森一笑,“这造化之内,能化尽杀气只留道念的你是第二个!不过很可惜,你打偏了!”

它大嘴一张,再次喷出了一道魔息。

天空染墨,像是无边暗夜。剑光瞬间湮灭,了无痕迹。

“怎么会这样!”整个三界顿时陷入一片死寂。

冥冥中,突然传来一曲琴唱。

“绝代有佳人,遗世而独立。幽居在空谷,云深不知处。相顾天地老,一笑万物春。化为青青莲,绰绰山水间。静观天宇近,遐思幽梦远。千古一明月,夜夜来相伴……”

歌声清丽悠远,萦绕六虚。

暗夜突然一闪,荡起了一圈波纹。

波心突然一亮,扬起了一抹莲影。

莲影突然一摇,泛起了一片清光。

清光中,杨云白衣翩翩,超俗脱凡。

剑光腾,划破长空,再次贯穿墨蛇之首。

“小子,你又打偏了!”墨蛇抬起头颅,接连喷出数道魔息,“该死的莲佑复生!我看你到底能莲佑几次!”

一连九次,那清光每一次重新出现,都会愈加明亮。一时间,所有人都忘记了恐惧,再次纷纷高呼:“白衣子!白衣子……”

“老东西,你的死期到了!”一个声音突然响彻九霄。

“傲风云,你竟然还没死!”墨蛇大惊。

“一念生,一念死,生与死又有什么区别!书华兄,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好!”杨云朗声一笑。

剑光腾,再次划破长空,从墨蛇眉心贯穿而过。

“嘶!”魔心一声尖叫,彻底灰飞烟灭。

再见那亿丈蛇身,通体黑气消散殆尽,眨眼间就恢复了傲风云的形貌。

“多谢!”面对杨云,傲风云只说了两个字。

“其实,应该是我谢你!”杨云目光真诚,“没有你最后时刻的意志囚困,那一剑不可能击中它!”

“说来可笑,没想到最终跟我心有灵犀的人,竟然是你这个一生之敌!”傲风云一声叹息。

“我想我们更应该是兄弟,昭大哥!”杨云笑道。

“兄弟?哈哈……”傲风云仰天长笑,笑声中是无尽的心酸与悔恨,“如果你还能把我当成兄弟,我希望你借我碧血剑一用!”

谁能想到,当世间只有一把剑可以杀死自己时,有时候也是一种悲哀。

“昭大哥,对不起,这剑我现在还不能给你!”杨云知道他的心思,“你身上还有先祖留下的使命!所以,你不能死!”

“我输了!这天下是你的了!”傲风云转身离去。

六月初六,观莲节,中华莲国正式宣布天下一统。

接下来,一个拨乱反正的大时代由此拉开了序幕。

灵石采挖被彻底禁止,逍遥通宝被彻底废除,藏污纳垢的逍遥七色界被彻底取缔,混乱无序的天地人三界被彻底肃清。

一年后,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三年后,草木生华,山水生泽。

五年后,布衣素食,德艺双馨。

七年后,风清气爽,天地通泰。

九年后,处处莲花,人人莲心。

十年后,一男一女来到了赢渊。

   桃花树下,楚红靥的琴声戛然而止。

“云大哥,小七妹妹,你们来了!”此时的她,已然褪去了红妆,再没有半点妖艳,素净的简直惊人,一笑一颦间更有一抹挥之不去的淡淡愁绪。

“昭大哥他,还在里面?”杨云轻声问道。

“是!”楚红靥点头,双眸有水光闪烁,“这十年,先生一直都在面壁,从未踏出过紫晶洞半步,也不见任何人。”

“看来他的心还锁在十年前!”杨云叹息。

“靥姐姐,你又瘦了!”莲小七心疼这位执着的姐姐。十年了,她寸步不离,却不曾见上傲风云一面。这种凄苦,比她当年所曾经历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知道先生怎么样了!”楚红靥目光抬远,泪珠无声滑落。

“我想去看看他!”杨云打破沉默,“就我一个人!”

“这!”楚红靥有些犹豫。

“靥姐姐,让云大哥过去吧!”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这世上能让他走出来的也只有云大哥了!”

来人非是别人,正是青莲圣女杨婵。

当年北溟一战,杨清虽然来迟一步,却还是救起了杨戬、杨婵兄妹。两个孩子,一个被送到了玉鼎门下,一个被送到了红袖膝前。

十年前,项籍醒来,一家人已经团聚。不过,对于自己这位昭大哥,她也仅仅是见过两面。这些年,她每年都过来一次,每次都失望而归。

“好吧!”楚红靥知道杨婵是对的。

紫晶洞中,一人冥目而坐,满头白发皓然胜雪。

“怎么会这样?”杨云大惊失色。

“心死了,人即便还活着,也是苟延残喘罢了!”那人终于开了口。

“你顶天立地,为何看不透一个悔字!”

“有些错可以原谅,有些永远都不能!”

“我以为时光会淡去一切,却没想到你站时光之外!”杨云叹息,解下碧血剑,“或许当年我不该拒绝你,这剑本该是你的!”

“你决定了!”

“安内君不如我,攘外我不如君!浩渺宇宙,危机四伏,生命存在即是一种幸运,我还是希望你能担负起守护众生的使命。”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傲风云即便死去万古,也会重新走回来为众生执剑!”

“我相信你!”

是夜,大雪纷飞,傲风云卒。生如夏花,死如秋叶,这位逍遥大帝用一把剑书写了波澜壮观的一生,又用一把剑让自己重归宁静。永远不会有人忘记苍穹之下、浩然碧光中的那一抹笑,那一个白衣少年。

百年后,同样一个月夜,杨云、莲小七合籍化莲。

两人身后,留下了一诗一书。

诗曰《莲中秘》:“婵光坠碧池,莲华照太虚。年年莲子落,谁解莲中秘!”

书曰《木易》:“莲者,木易也,风、雅为两仪;梅、兰、竹、菊为四相;清、幽、傲、淡、仁、义、真、善为八蕴。”

虽然杨云从未称帝,但在世人心中他是永远的中华莲帝。

至此,一个时代落幕,传奇也成了传说。

十万年后,苍穹之外突然浮现一眼黑洞。洞中鬼哭神嚎,惊悚三界。

宝星,赢渊,紫晶洞,碧血剑前突然闪过一点微光,接着是第二点,第三点……

星星点点的光,渐渐勾勒出一个伟岸身影。

碧光腾,划破长空。

片刻后,天外有剑歌回荡,“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上一章:风云一决(神话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