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狗仔队》第一章  祸不单行

藤木市,新开业的西兰网咖内。

    “唉……兄弟,求求你了,别追了,你上线一个兵都不补,就是可劲的追我,你就这么忍心杀这个戴着绿帽的可爱提莫吗?”

游戏里的英雄再一次复活后,少年重新提起精神,长出一口气,目露精光,微微一笑并没有倾城,而是露出因熬夜而上火的黄斑牙自言自语道:“这次想杀我,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一句话还为说完,刚出基地没多久的头戴绿帽小提莫竟然又惨遭横祸,被对面金克丝的超级火箭弹和光辉的终极闪光又一次送进了泉水。

少年崩溃了,发出无比凄惨的叫声,“Oh,No……”

少年名叫杜小北,这名字有些俗气,他也曾想着改了这个名字,只是这副肉身和名字都是父母给的,只要父母不同意,这名字就改不了。少年龇牙咧嘴,咆哮在屏幕前,不可思议的是还只玩那小贱的提莫,每次都被虐的体无完肤,还乐此不疲,绝对的有受虐倾向。

少年平复一下自己在那游戏中的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悲壮心情之后,感到膀胱一阵的憋屈,便起身甩着发酸的手腕,然后一步三摇的走向那厕所,开闸放水去了。

“我的手机呢?”回到座位上的杜小北一阵的翻寻,可是一无所获,这手机不光是自己身上唯一一件值钱的东西,更重要的是这是他女朋友送给他的,尽管是她用过后淘汰下来的。不甘心的他又重新将自己座位方圆十里位置都找寻了一遍,就差挖地三尺,还是没有。

“他是谁的?”一名男子的声音传入杜小北的耳朵,满脑子都是手机的他重燃生活的热情,感觉那手机不忍分离又回来了,想也没想的说了一句,“它是我的。”

结果他就成了熊猫眼,因为那男的在问一女的。

“肚里的孩子是谁的?”

……

此刻的杜小北手捧一个礼盒,右眼的青紫完全没有影响到此刻他的心情,因为他的心情已经忐忑到了极点。因为被他忘在了厕所里的手机过了两个小时后,还依然坚挺的躺在洗手台上。自然又回到他的手里,这让他很是感叹现今人的素质是如此之高。可他没高兴多久,女友就打来了电话。


“杜小北,我们分手吧!”

“亲爱的别开玩笑了,今天是你的生日,我这就送你一个你最想要的绝版提姆公仔。”

“我不稀罕你的礼物,我也不开玩笑,我要和你分手。”

杜小北还没有来得及回话,对方便利索的挂了电话。

今天是她的生日,他要送她一个她最喜欢的珍藏版提莫公仔,那是他牺牲睡觉的时间通宵只玩提莫,玩的场次最多赢下的。

他心目中的她,是如此的美丽,他这两年拼命赚钱,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了她,尽管到现在两人还只是牵手,不是他不想近一步的升华两人的感情,而是女友死活不让,还说什么等他赚够一百万了再说。

现在他就站在她住的楼下。

她出现了,不对!怎么多了一个人?男的,一身的名牌,还比自己帅气多了,他认得那是县长赵三金的独子赵北发。

杜小北感到头晕。

“我说了我们分手了,你还来干什么?“

杜小北不甘心的问道:“为什么?”

“因为你没有钱,我想要iPhone,想要那lv,还有ysl,这些都是你给不了我的。”

“原来你嫌我穷。”杜小北终于明白了,结交了两年连个吻都不让亲的女友在有了更好的选择之后,露出了真的面目。

“挺自知自明的,我这脸蛋,我这身材可以找到比你好千倍万倍的人,你太low了。”

“你等着,我总有一天会让你后悔。”杜小北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要是有那么一天,就算我对不起你,就让我满嘴吐鸡毛。”说完,何中月一阵的嘲笑,头也不回的和那个男的走了。

杜小北望着渐渐远去那对狗男女的身影,一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那一副富家公子哥模样的男的一只猪手搭在那赵小美的挺翘的臀部揉搓的同时,还不忘回头给杜小北一个鄙视的眼神。

愤懑的杜小北做不了任何事,谁让自己是一个卑微的穷苦人呢?有钱的人撬了自己的女朋友,自己还要做个孙子。

想到这里,杜小北举起手中的公仔狠狠的朝那花丛中砸去,然后风一般的跑了,因为他已经没有了生气的时间,上班要迟到了。

大事不好,杜小北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公司,却发现主管正如一个好斗的公鸡一般伸着脖子,耸着脑袋,目露凶光的在办公室门口看着他。

“杜小北,你给我滚进来!”一声尖细刺耳的声音在整个公司响起。

杜小北一阵的心惊,心想道:“该不会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吧?”

“杜小北,你被辞退了。”又一声尖细刺耳的声音在整个公司响起。

“为什么?”杜小北有些站立不稳。

“你看看你写的是什么玩意啊?火星文啊,古希腊语啊?”

赵小北接过主管手中的几张纸一看,呆住了,纸上完全是乱码,整整的十四页工作报告全是乱麻。他记得在完成这些报告后,自己还检查了一边,没有一个错字啊。

“怎么会这样?”

“由于你的失误,害的公司损失了一单三千万的生意。经公司告诉高层决定,撤销你的组长职务,由副组长苏秦担任组长。”

赵小北这才想起在下班时他要赶紧去网吧占位,便将报告交于苏秦代交。

“莫不是苏秦做的手脚?“

“想什么呢?“主管看着这正在发愣的赵小北不满的问道。

“那我接下来该干什么?“

“公司让你卷铺盖走人,回家研究你的火星文,古希腊文吧。”

………

夜晚的天空犹如杜小北的心情一般,糟糕透了,公司也收回了宿舍的钥匙,无处可去的他想深夜买醉,喝到最后发现酒不是辣的,竟然是苦的,比黄连还苦,结果越喝越苦越清醒,这他妈算是什么事?无奈只好起身游荡,如孤魂一般,游荡在一条偏僻,灯光昏暗的拆迁地里,三个毛贼截住了他,随后一人一句说道:

“此树是我栽。”

“此路是我开。”

“欲…欲…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最后一个说话结巴的毛贼一张口便破坏了这气势十足的贯口,惹来其余同伙的一阵乱踹。

杜小北一看是三个剪径毛贼,放在平时,早就一溜烟跑了,可是现在的他万念俱灰,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微微一笑不倾城,却是很无奈道:“三位好汉,财我是没有了,要不你们考虑劫个色?我可以委屈下的。”

三个壮汉显然没有想到杜小北会这样说,一下子给整蒙了,他们也劫色,但是从不好男的,如今有个男的这么主动,倒不好下手了。

一个盗匪回过神后露出凶狠的目光说道:我们不劫色,你没有财也不要紧,你身上有东西值钱。“说罢三人恶狠狠的亮着匕首,走向杜小北。

“你们要干甚?”

“我们不干甚,我们要掏肾。”

没有肾的男人那还是男人吗?那比截了他的色还要可怕。虽然杜小北现在万念俱灰,但是有一念到现在为止还依然坚定,那就是要作为一个男人征服一个女人。

杜小北拔腿就要跑,可是后路已经被截断了,被两个壮汉像拎小鸡一般给拎起来,又被重重的摔在地上,一口气没上来便昏了过去……

正当那冰冷的刀刃将要划开那后腰的肌肤之时,在那不远处的呼喊声打破了夜的宁静。

“不好了,有人杀人了。”

三个行凶的人一看情形不对,一溜烟便跑了。

杜小北再次睁眼,是被天上冰冷的雨水给激醒的。”还好,肾还在。”他摸了一下自己腰后,长叹了一口气。

“醒了?“一个人声传入赵小北的耳朵,杜小北寻声望去,看到不远处一个人正佝偻着背,借着昏暗的灯光在一堆垃圾里翻找这什么东西。

那人在看这他脸上的惊疑不定的表情后说道:“不用害怕,是我救了你。”

杜小北细细的打量着眼前人,一双脚穿着前后通透可以露出大拇哥和脚后跟的黄胶鞋,一身的褴褛衣衫脏的分不出本来的面目,脸上胡子和头发凌乱的交织在一起,遮去了真实面容,只露出五官模糊的轮廓,这是一个乞丐。

那人到了杜小北的跟前,用乌黑的双手拨开挡住自己视线的乱发,眯着眼睛瞧着眼前的年轻人。“小子你最近运气可不好啊,水逆,失恋又失工作,刚才还差点被人掏去了腰子。”

“你怎么……知道这些?”

“我翻你的手机,在朋友圈看到你发的消息,你的女朋友挺漂亮的,可惜上了别人的床。”

杜小北受伤的心感觉又被人划了一刀。

“你竟然翻我手机?”

“你的手机钱包余额还有七十八块钱,请我吃饭,就当还我的救命之恩。”

“……”

就这样在大雨磅礴的时刻,杜小北一手提着两只烧鸡,一手提着一提啤酒,像个孙子似的跟着乞丐,走进了乞丐所言的豪华住处——桥洞。

同时天涯沦落人。新识却似旧相知。两人畅快的喝着,尽管这酒还苦,但是有人分担这苦,便好下咽很多了。

已经喝多的乞丐晕晕糊糊的说道:“小子,咱俩有缘,以后你可以跟着我混。”

杜小北苦笑着含糊不清的说道:“跟着你……你……讨饭啊。”

“……跟着我混…以后包你上天入地,娶个仙女做老婆都可以。”

“唉……又是一个喝大了不知自己是谁的主。”杜小北苦笑着摇摇头。

日上三竿,杜小北才昏昏沉沉醒来,只是乞丐早已不见了踪影,在那乞丐躺下的地方,有一张黑色的卡片纸,很是惹眼。

杜小北好奇的拿了起来,原来是一张名片。“九天新闻署 张新余 电话xxxxxxxxx.地址……”

他一字一字的刚读完,那黑色的名片便如烟一般瞬间消散了。

“叮……”手机响了。杜小北看到一条短线,”九天新闻署诚邀你于明天零点钟,到城北碧泉路新时代广场b座二十四又二分之一楼面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