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秘密丨他照顾我那一年,我以为自己是个同性恋

96
一句情话去旅行
2018.01.06 15:27 字数 4112


有一种感情,能让你从身体到灵魂都感到愉悦,似乎外界的一切非议都与你无关,你只想和他在一起做事,哪怕只是一起看书、一起逛街、一起在清冷的早晨吃路边摊。随便一句关心的话,一个无意识的微笑,一个普通的动作都让你感到如春风般温暖。


1.

那时我大一,宿舍有八个人,来自四个地方。

彼此的普通话都带着浓厚的乡音,那些拗口的发音听上去陌生又好笑。

我记得第一个到宿舍的是我,三天后八张床铺被行李放满。

第一晚卧谈会大家操着各省口音做自我介绍和家乡的各种趣事,然后就很愉快地决定明天去天津最繁华的地方逛街。天津是我上五年大学的地方。

第二天清晨,可能是因为过度兴奋,大家都起得很早,然后按查好的路线浩浩荡荡地朝滨江道出发。滨江道步行街是天津最繁华的地方,商业、餐饮、影剧院、国际品牌店比比皆是,这让好几个从农村出来的小伙子看得眼花缭乱。

在大多数农村人眼里逛街就是买衣服,而且是那种讨价还价、严重的时候吵得面红耳赤的样子。但是,城市人逛街是享受,买衣服只是很平常的一方面,还有吃东西、看电影等等偏好精神层次愉悦的方面。

那时,因为对新事物充满好奇,这些来自各种家庭背景的差距并没有显现。但时间久了,这种因为生活方式和爱好习惯不同所产生的隔阂会愈加严重。

最后的结果是,同一个宿舍的人会因此分化成不同的小圈子。

而我,因为成功竞选上了班长。新学期班级工作、系学生会工作、学校迎新的各种活动,忙得焦头烂额。这对第一次当班长的我是个严峻挑战,也严重压缩了我和室友之间的交流时间。

工作忙碌,稍有的时间都被疲惫感充斥,缺乏与人深层次的情感交流,让我经常充满孤独感。

正是在那时候,他出现了。


2.

我们来自同一个省份,老乡的身份让我们的关系本就比别人更近一步。他也是班长,又同属于一个工程系,这样就有更多工作、学习、生活的话题可以交流。

你肯定也有过这样的感觉,有些人第一次见面就觉得会成为一生的朋友。是的,第一次见面我们便如同知己一般天南海北地谈论了一下午,从家乡到梦想、从文学到生活,似乎我们在灵魂上也能达到共鸣。

也是在那一晚,来到天津的第一顿校外餐,是和他一起吃的!

接下来的所有班级活动我们都一起策划和商量,工作上相互鼓励,生活上相互帮忙。

学期结束,我们都是班级第一名,我们都是“优秀大学生”,我们都拿着一等奖学金,我们的班级都是校级“优秀班集体”、“先进活动集体”。

因为所有的荣誉都与另一个人息息相关,所以彼此获得的奖励都是双份的。

大学第二年,生活的新鲜感过后,我们都辞去了很多系、校里的工作,专心于班级和自己的发展。

我想很多人的大学一定与兼职有关!兼职不仅是体验不同生活的一种方式,更是参与社会生活不可或缺的前奏。

对于贫困家庭来说,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赚钱!或许是为了学费,或许还带着一个充满艰辛的梦想。

而我们,属于后者!


3.

第一次兼职,是辅导员介绍的,在平安夜那天去滨江道发传单!

没有过任何兼职经验,对未知充满着好奇和忐忑,就这样被骗上了贼船!当然,这一切与辅导员无关,只是因为无良的老板。

我记得那天很冷,街道上还堆积着半个月前下的那场大雪,唯一的取暖方式是不停的跺脚、搓手。

在一条偏僻的小巷子里接过海报那么大的传单,两三百份一摞,一个男生拿着就很吃力。单纯的我们就按着老板的交代,一次一张地递到每一个路过的人手上。

因为这条步行街不让发传单,我们看见维持秩序的城管都是东躲西藏,只敢在偏僻的地段偷偷地塞给行人。也因如此,三五趟之后,感觉两条胳膊都要抬不起来了。

当再次回到接传单的地方,看着满满的五大箱原封未动的传单,我们七八个发传单的大学生脚都软了。虽然有些人开始抱怨,但最后还在老板不耐烦的鼓励和催促声中,涉世未深的我们继续搬起传单就走。

这一次老天好像没有眷顾我们,还没走出去街区就看到一辆开着门的城管执法车等在前面,一位上了年纪的城管在笑着朝我们招手。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不敢逃跑的我们只好硬着头皮慢慢地走过去!

“大学生?”,我们点头。

“把传单拿过来吧!”,我们递了过去。

我们当时完全傻了眼的站在那里等候处置,心想着这事一定不能让辅导员知道,最好是我们把责任都扛下来,为了不让事情闹大,我们决定求情,稀里哗啦那种,再不行下跪都可以。

只是还没等我们开始拙劣的表演,就听到城管先发制人,“站在这里不走干嘛?还要我把你们送回去吗?”

这突如其来的大赦来得有些猛烈,我们开心地一溜烟顺着另外一条街道跑进了人潮拥挤的狂欢洪流。

大街上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在熙熙攘攘的互相拥挤欢闹,卖苹果、鲜花的小情侣将气氛推向高潮,商店里都放着圣诞节的味道,精心打扮的圣诞树上挂着彩灯、长筒袜和雪,礼物盒将树下摆满。

我们逛了一个又一个商场,不过为了已经努力三个小时的兼职工资,我们又回去拿了传单接着发,当然很多传单都没有进入行人手里。如此几次,我们在各个商场玩得不亦乐乎。

也是在那个时候彻底体会到贫富的巨大差距,开始为未来做打算。

至于兼职,因为后来还有其他事情第二天就没有再做,定的三小时工作做了七个小时,最后工资只拿到一半。

等们回学校的时候,已经接近一点。

看着圣诞节气氛下的灯火阑珊、逐渐消失的狂欢人群,我和他依偎在一起,又冷又饿地和其他几个大学生一起窝在改装的破旧面包车里,将用来盛放传单的纸箱子撕开、盖在身上。

那时,我们有梦,关于美好的未来。那时,我们伤感,关于残酷的现实。


4.

我们的关系一直很好,因为各种工作都有交集和共通之处,所以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是最长的。

那时他没有女朋友,我也没有。没时间找,好像也不需要找。我们想要的一直都在努力争取,没努力的方向都是不需要或者不想要的。

有时候,一起去辅导员那里领任务,会被她办公室的几个辅导员一起调侃。

“哎嘛,你们是不是在一起了?天天形影不离的!”天津话听起来别有一番风趣。

第一次听到这话的时候,脸上很烫,好尴尬!他和我一样!

次数多了也就不在乎了,就当是她们在开玩笑,也不会去澄清什么。

我也私下问过他,“你开学第一次主持班会不是说大学第一任务是找个女朋友吗?怎么都大二了,女朋友影儿都没见!”

那时候,天空很蓝,阳光很暖,他坐在草地上看了我半天,然后平躺在地上说:“没遇到合适的!”

我被他看得莫名其妙,然后也笑了笑,没说话。

之后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一起吃饭,一起看书,一起组织活动。偶尔碰到关系很熟的朋友也会调侃我们,说我们是从“断背山”来的。

在那之前不知道什么是断背山,所以也没在意。后来说得多了,我去上网一查,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然后,我们开始减少在一起的时间,偶尔在路上碰到还会刻意回避。

流言是一把可怕的尖刀,在这个社会里真的会杀人,我们不敢冒犯。


5.

在我们刻意保持距离的时间里,我很孤独。尽管宿舍有八个人,可是长时间的疏远,除了表面,没有人交心。

记得那是一个周末,突然宿舍的人好像都有了事情,只剩我一个人。一个生病的人!

一般感觉自己要发烧的时候,我都会去热水间打两壶开水,靠喝热水、捂被子熬过去。只是那天烧的有些严重,一晚上都没好过来,可是我头脑昏沉下不来床。

心想着等舍友回来让他们帮我去打热水,可是过来很久都没有人回来。

不过,却等来了他!

我的宿舍在六楼,他在五楼。同一个位置,只隔了一层地板。

我皱着眉头问他,“你怎么来了?”

他上前摸了摸我的额头,然后是一顿臭骂,“你是傻逼啊!发烧都不知道吭声吗?老子给你打了十几个电话,你为什么不接?”

我看着大发雷霆的他,却连还嘴的力气都没有。

“药在哪里?”,我摇头。

他提起暖壶想给我倒水,连着拿了几个都是空的。

“你个傻逼!”然后就听到他开门、跑下楼的声音。

好像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他满头大汗的回来了,提了两壶热水,还去医务室买了药。

当他将水杯递给我的时候,我拿着还有温度的感冒药,好端端的一个大男人却被感动的不行。

我赶紧将药和热水一饮而下,转过身趟了下来,只是眼泪却不争气地一直往下流。

他看我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就安慰了我,然后带上门走了。

那一天,我睡的很沉,梦到自己很幸福。


6.

周日那天,太阳很暖,他带着虚弱的我去晒太阳。

还是那块我问他为什么没有女朋友的草地,还是同样的我们,只是静静地躺着。

“晚上的时候,这里可以看到星星,很大很亮。”

我觉得诧异,我知道他说的那些星星,又少又暗,在雾霾严重的天津几乎是一年四季都看不到的。

从那天开始,我们又一起行动了,对于别人的胡思乱想一概置之不理。

天是蓝的,煤是黑的,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有一段时间,我们都很穷,专业课比较多,做兼职的时间很少。

于是,学校外那一条破旧的小巷子里留下我们难忘的记忆。

早晨,一起跑步,然后去吃早餐。一碗豆浆,一个油饼,他只喜欢喝又黏又难闻的老豆腐。

中午忙的时候不吃饭,晚上去那条巷子里买葱油饼,又大又厚,一元一个,咸菜五毛一袋。

两张饼,一袋咸菜。如果还饿就再买一张,一人一半。

我问他,“这样的生活是不是还要持续很久?”

“想什么呢?这么好吃的葱油饼,最起码要吃三个月!”

我伸出双手一根根数着,来来回回翻了好几遍,手都冻疼了,才明白原来要一直吃到放暑假。

我说,“大哥,小弟跟着你混可是来吃香喝辣的,天天吃葱油饼连屁都一股葱花味,还是不要吃了,我们去做兼职吧!一个小时十块,一天也能有五十!”

他一掌拍在我脑后,“不上课了?不好好学设计,以后每天就只能吃葱油饼!”

那段时间,我们都很努力,拿了更多证书,得了更多奖学金。


7.

后来,我们都参加工作,我去找过他,喝得酩酊大醉。

我说,那天你给我打热水、送药,我竟然不争气的哭了。

他说,我知道。

接着他又说,那天在草地上你问我为什么没找女朋友的心思,我也知道。

再后来,我有了女朋友,他结了婚。

结婚那天他给我打电话,让我去玩,我工作忙,只打过去了份子钱。

再然后,他有了孩子,我分了手。

大家都继续回到了各自的生活圈子,重复着阶级差距,在不甘心中拼命往上挤。

可能每个人生命中都有过一种感情,能让你从身体到灵魂都感到愉悦,似乎外界的一切非议都与你无关,你只想和他在一起做事情,哪怕只是一起看书、一起逛街、一起在清冷的早晨吃路边摊。随便一句关心的话,一个无意识的微笑,一个普通的动作都让你感到如春风般温暖。

这些人有你,也有我!希望我们都是被世界善待的人,前进的路上不再有那么多困难!


《无戒365极限挑战营》第三期月征文 不能说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