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音乐遇上《人间词话》


                        《境界》

                  古曲《春江花月夜》



古曲《春江花月夜》琵琶:董晓琳、中央民族乐团_腾讯视频


蔣勳 - 品味唐詩-春江花月夜

出错啦! - bilibili.com

清末民初的王国维先生深受康德和叔本华的影响,他所写的《人间词话》对中国的美学思想的发展影响深远。在书中,王国维借鉴了康德和叔本华的哲学和美学思想,建构并阐释了他的审美“境界”说,他说;“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

他将“境界”分类为“造境”和“写境”:“有造境,有写境,此「理想」与「写实」二派之所由分”。

继而,王国维阐释了“造境”的重要特征“有我之境”:“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有我之境,于由动之静时得之,故有我之境宏壮”。

而“写境”的重要特征就是“无我之境”:“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无我之境,人惟于静中得之,故无我之境优美。

我对王国维以上所说的理解是:“有我之境”是创作者或审美者对审美对象施予了强烈的“喜怒哀乐”的“我”的个人情绪和情感元素,而自觉或不自觉地创造出超越时空和现实的,充满动感的理想(可理解为崇高的情感)之境,它具有“宏壮”之美”;而“无我之境”是对审美对象本身的现实的和谐的形式美进行静观式的描写或欣赏,它具有“优美”之美。

但王国维也并非那么绝对地将“造境”与“写境”二分,他说:“然二者颇难分别,因大诗人所造之境必合乎自然,所写之境亦必邻于理想故也……自然中之物,互相关系,互相限制。然其写之于文学及美术中也,必遗(舍弃)其关系限制之处。故写实家亦理想家也。又虽如何虚构之境,其材料必求之于自然,而其构造亦必从自然之法律。故理想家亦写实家也”。

王国维的意思可以说是“写境”与“造境”、“无我”与“有我”、“写实与抒情”、“形式”与“内容”的统ー。

他非常强调ᅳ个“真”字,“写真景物真感情”,“境非独谓景物也,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王国维这里所说的“有境界”,我理解为是ᅳ种基于真挚的情感之上的“情景交融”的境界。

(造境——自然景色虚构、夸张、运动化、拟人化;情境崇高美,有我。写境——自然景色白描、静观;情境优美,无我,物我合一)

唐代诗人张若虚的诗作《春江花月夜》就是这样ᅳ首“有境界”的不朽名作!

蒋勋老师在《品味唐詩-春江花月夜》的访谈节目中特别谈到,《春江花月夜》诗中的“春.江.花.月.夜”五个主题之间的“对话”和“变奏”与交响乐的结构形式相类似,我们可以把此诗当作是一首宏大的交响乐来欣赏。

那么,欣赏《春江花月夜》的音乐时会是怎样的?当我用心聆听这首曲子时,脑海里出现的是ᅳ幅美丽的诗画。

或许一首“情景交融”诗本来就是一曲美乐,一曲“情景交融”的美乐本来就是一首诗!

(由于本人对中国古诗词认识不多,对于王国维先生也只是闻其大名,对他的思想研究不多,以上只是参考了几篇介绍王国维的文章,凭直觉根据文本而说,错误应该不小。之后在看了以下视频讲座后,觉得还行,偏差不会太大。)

讲座视频

叶嘉莹+人间词话七讲

出错啦! - bilibili.com

人间词话讲座

出错啦! - bilibili.com

人间词话,武大公开课

出错啦! - bilibili.com

彭玉平合集

出错啦! - bilibili.com

由于《简书》目前只能插入腾讯、优酷视频,且容量有限,因此其它视频只有链接,若在手机上点击其它视频的链接,出现“即将跳转到外部网站时,点“继续前往”即可。若戴上耳机收听音乐,效果绝佳!(欢迎转发)



图片发自简书App


                      《赤子之心》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对南唐后主李煜的词作品评价非常高,在<十六>中评价:“ 词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故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是后主为人君所短处,亦即为词人所长处”。在<十七>中评价:“客观之诗人,不可不多阅世。阅世愈深,则材料愈丰富,愈变化,《水浒传》、《红楼梦》之作者是也。主观之诗人,不必多阅世。阅世愈浅,则性情愈真,李后主是 也”。在<十八>中评价:“  尼采谓:‘一切文学,余爱以血书者’。后主之词,真所谓以血书者也。宋道君皇帝【燕山亭】词亦略似之。然道君不过自道生世之戚,后主则俨有释迦基督担荷人类罪恶之意,其大小固不同矣”。

南唐是五代十国时期经济文化繁荣、科技进步、对外开放程度最高的国家,对后世宋朝的经济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南唐最盛时幅员三十五个州,大约地跨今江西、安徽、江苏、福建、湖北和湖南等省的一部分。

李煜是南唐最后ー位君主,他在位时,正是南唐国势衰败、北宋强势崛起之时,他坚持十五年后,终被北宋所灭,成为亡国之君,被俘至汴京(今河南开封)。至于亡国原因,由于“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思维,人们首先会将责任追到李煜的治国无能上。但史载,赵光义曾问南唐旧臣潘慎修:“李煜果真是一个暗懦无能之辈吗?”潘慎修答道:“假如他真是无能无识之辈,何以能守国十余年?”徐铉在《吴王陇西公墓志铭》也写到:李煜敦厚善良,在兵戈之世,而有厌战之心,虽孔明在世,也难保社稷;既已躬行仁义,虽亡国又有何愧!

在此不论李煜的治国才能如何,而说说李煜的词,特别是在他被俘的日子中不忘故国,心系故土所写下的词,确是不同凡响,有些已成千古名篇,以下列举几首。

《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译文】:这年的时光什么时候才能了结,往事知道有多少!昨夜小楼上又吹来了春风,在这皓月当空的夜晚,怎承受得了回忆故国的伤痛。精雕细刻的栏杆、玉石砌成的台阶应该还在,只是所怀念的人已衰老。要问我心中有多少哀愁,就像这不尽的滔滔春水滚滚东流。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译文】:默默无言,孤孤单单,独自一人缓缓登上空空的西楼。抬头望天,只有一弯如钩的冷月相伴。低头望去,只见梧桐树寂寞地孤立院中,幽深的庭院被笼罩在清冷凄凉的秋色之中。那剪也剪不断,理也理不清,让人心乱如麻的,正是亡国之苦。那悠悠愁思缠绕在心头,却又是另一种无可名状的痛苦。

《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译文】:门帘外传来雨声潺潺,浓郁的春意又要凋残。罗织的锦被受不住五更时的冷寒。只有迷梦中忘掉自身是羁旅之客,才能享受片时的欢娱。独自一人在太阳下山时在高楼上倚靠栏杆遥望远方,因为想到旧时拥有的无限江山,心中便会泛起无限伤感。离别它是容易的,再要见到它就很艰难。像流失的江水凋落的红花跟春天一起回去也,今昔对比,一是天上一是人间。

(译文摘录自网络)

读了以上几首词,特别是大声朗读其中的千古绝句,你是否对“赤子之心”、“真性情”、“ 以血书者”、“ 俨有释迦基督担荷人类罪恶之意”的评价有ᅳ个直观的认识,或者你同不同意王国维这样对李煜词的评价。

 我的诗词造诣非常高的老同学认同王国维《人间词话》论述之“赤子之心”的观点:失败的亡国君王,成功的“千古词帝”!人生之大起伏,促使词人之大成就。赵佶也是类似,不适合做皇帝,艺术成就斐然。能写出好词,都需要“真性情”,但要写出伟大的传世之作,更需“以血书者”。

王国维非常强调“真”,在《人间词话》之六中说:“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

从ー国之君沦为“阶下囚”在异乡过着受“监控”的生活,但在言行上,不说违心话,不做违心事;在情感上,更是不失其本真之心,思故国恋故乡,情不知所起故ᅳ往情深,情到深处人孤独,并将这种情感淋漓尽致地在词中表达出来,也许这就是“赤子之心”、“真性情”、“以血书者”吧。而李煜的这种情感表达,从内容上,超越了个人情感的恩恩怨怨的局限,上升到普遍的“博爱”的价值层面,也许这与李煜笃信佛教有关;在遣词造句的形式上,其精妙刺激起人们在审美上的“共鸣感”,也许内容表达和形式表现两者的有机结合就是李煜“俨有释迦基督担荷人类罪恶之意”吧。

在《情到深处人孤独——音乐审“美”漫谈(五)》中,我曾介绍了伟大的捷克作曲家德沃夏克的《第九交响曲(自新大陆)》的第二乐章,《第九交响曲(自新大陆)》是德沃夏克1892年应邀赴美担任美国纽约国家音乐学院院长将近三年的期间内完成的,其中的第二乐章被认为是最动人的思念故乡的乐章。我听这段乐章的感觉是“美丽的忧伤”和“情到深处人孤独”,如果我们对乐曲进行“再创作”,将“思念”主题进行再抽象,将“思念”的对象的外延扩展至所有值得你去思念的人和事,再用心听ᅳ听这段乐章,是否你也有这种感觉?

尽管李煜和德沃夏克生长年代、生长的地方和人生经历大不同,但两人的“赤子之心”、“真性情”、“以血书者”却是相同的,他们作品中的“博爱”的内涵也是ᅳ致的。

而孟庭苇在《经典咏流传》第9期演绎的歌曲《春花秋月何时了》,以流行歌曲的形式,将李煜的词进行了大众化的普及,让更多的现代的年轻人感知古代李煜的词,感知他的“赤子之心”、“真性情”、“以血书者”和“博爱”情怀。

[经典咏流传]孟庭苇演唱《春花秋月何时了》 唱出诗人李煜的凄美人生 !

出错啦! - bilibili.com

歌曲《Going Home》(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第二乐章)

挪威歌坛天后西丝尔 Going Home(恋故乡)-音乐-高清完整正版视频在线观看-优酷

【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自新世界》第二乐章】阿巴多指挥

【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自新世界》第二乐章】_土豆视频


                《著一字境界全出》

【孟庭苇】谁的眼泪在飞

出错啦! - bilibili.com

王国维《人间词话》之七: “红杏枝头春意闹”,著一“闹”字,而境界全出。“云破月来花弄影”,著一“弄”字,而境界全出矣。

按照我对 王国维的“境界说”的理解,这“闹”和“弄”是造境,是“有我之境”。

“红杏枝头春意闹”出自宋祁《玉楼春·春景》:“东城渐觉风光好,縠皱波纹迎客棹。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译文大意是:信步东城感到春光越来越好,皱纱般的水波上船儿慢摇。条条绿柳在霞光晨雾中轻摆曼舞,粉红的杏花开满枝头春意妖娆。总是抱怨人生短暂欢娱太少,怎肯为吝惜千金而轻视欢笑?让我为你举起酒杯奉劝斜阳,请留下来把晚花照耀。(译文摘自《百度百科》)

根据与大学老同学在大学群对这首词的探讨和《百度百科》的白话译文,我对这首词的理解是:作者在上阕“写境”,描写了春天的好风光的种种景象,湖上泛舟,绿柳轻摆,红杏妖娆,从而受到感悟,而在下阕“造境”,感叹自己人生欢娱太少,以后不要舍不得用金钱换取欢快的生活,并且举杯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此词的“词眼”就是ᅳ“闹”字,这里“闹”字可理解为受春天美好景象的触动从而对人生有所感悟,通俗点说是“心闹”,通过这ᅳ“闹”字,由“写境”转向下阕的“造境”,由“景”转“情”,注入了自己强烈的情感色彩。

“云破月来花弄影”出自张先《天仙子》:“水调数声持酒听,午醉醒来愁未醒。送春春去几时回?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沙上并禽池上瞑,云破月来花弄影。重重帘幕密遮灯,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译文大意是:手执酒杯细听那《水调歌》声声,午间醉酒虽醒愁还没有醒。送走了春天,春天何时再回来?临近傍晚照镜,感伤逝去的年景,如烟往事在日后空自让人沉吟。鸳鸯于黄昏后在池边并眠,花枝在月光下舞弄自己的倩影。一重重帘幕密密地遮住灯光,风儿还没有停,人声已安静,明日落花定然铺满园中小径。(译文摘自《百度百科》)

由于我对“云破月来花弄影”这ー句,猜测有可能作者为了迁就平仄,而将“云破月来弄花影”写成了“云破月来花弄影”。是解作“月弄花影”?还是解作“月下花弄影”?我将我的疑问放到了大学群请教老同学,引起了同学们热烈讨论,发表了不同的观点。亚东同学和老左同学赞同“月下花弄影”,亚东同学说:“应该通篇去体会张先的伤春情怀,否则就会出现违和感。不能随意改动原词,‘花弄影’恰恰表现出‘顾影自怜’的伤春情怀”,谭宁同学则认为是“月弄花影”:“云破月来弄花影,弄的主角是月。可意译为: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给大地洒下片片花影。与上句的鸳鸯并眠构成一幅静夜美景。这样比较符合原意。而‘花弄影’,弄的主角是花,译意如百度译文,与上句一静一动,不够切合”,老袁同学则给岀了自己的回答:“云裂月出纱如罩,轻风花晃影稀疏。两句所述合一句,是一弄一破的妙用,情随字蕴”。

综合老同学的观点和百度译文,我对这首词的理解是:前面部分主要是在“造境”伤怀,酒醒愁未醒,持杯听歌伤春去,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如烟空记忆。后面部分主要“写境”,写自然景色,但是这时的“自然景色”已带有很浓重的“伤怀”色彩,这种“景中有情”主要是通过“弄”字体现出来,将本来是人的动作“弄”放在“月”(“月弄花影”)或“花”(“月下花弄影”)身上,注入了很强的作者本人“我”的情感色彩。无论是“月弄花影”或者“月下花弄影”,这个“影”都给人ᅳ种伤感、孤独、飘忽的视觉影像感。这种视象感影响到了人们对后面“写境”部分的景色描写和人物行为的描写的理解,也带上了情感的色彩。这个“弄”字,似乎隐约让我们看到作者“与影作伴”或“顾影自怜”。

总结概括ㅡ下,张先这首词的主题是“伤春”,在春天里伤怀; 宋祁的词的主题是“悟春”,感悟春天。

由这两首词,我想到了孟庭苇演唱的流行歌曲《谁的眼泪在飞》。

现代流行歌曲ᅳ般来说,主要由“主歌”和“副歌”构成,“主歌” 是对歌曲所要表达的内容进行叙述的部分,“副歌”是对歌曲表达的内容进行概括的部分,抒情的成分居多,ー般是歌曲的高潮所在,而且通常会反复吟唱。我们可以将“主歌”类比为“写境”,将“副歌”类比为“造境”。

词是一种音乐文学,它的产生、发展,以及创作、流传都与音乐有直接关系。词所配合的音乐是所谓燕乐,又叫宴乐,其主要成分是北周以来由西域胡乐与民间里巷之曲相融而成的一种新型音乐,主要用于娱乐和宴会的演奏,隋代已开始流行……词最初主要流行于民间,大约到中唐时期,诗人张志和韦应物白居易刘禹锡等人开始写词,把这一文体引入了文坛。到晚唐五代时期,文人词有了很大的发展,晚唐词人温庭筠以及以他为代表的“花间派”词人,以李煜冯延巳为代表的南唐词人的创作,都为词体的成熟和基本抒情风格的建立作出了重要贡献。词终于在诗之外别树一帜,成为中国古代最为突出的文学体裁之一。进入宋代,词的创作逐步蔚为大观,产生了大批成就突出的词人,名篇佳作层出不穷,并出现了各种风格流派。后人便把词看作是宋代最有代表性的文学,与唐代诗歌并列,而有了所谓“唐诗、宋词”的说法。(百度百科)

也就是说,古词和歌曲有着密切的关联。而在现代,歌词在歌曲的构成中的重要性是无庸置疑的。孟庭苇演唱的《谁的眼泪在飞》,歌词对于歌曲的流行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悲伤的眼泪是流星,快乐的眼泪是恒星。满天都是谁的眼泪在飞,哪一颗是我流过的泪。”

“谁的眼泪在飞?是不是流星的眼泪?是不是流星的眼泪,变成了世界上每一颗不快乐的心”

“每天都有流星不断下坠,飞过我迷濛的眼睛,不要叫我相信,流星会带来好运,那颗悲伤的逃兵,怎么能够实现我许过的愿。”

在整首歌词中,“谁的眼泪在飞”是用在副歌旋律部分并用作了歌名,而其中的“飞”字是这首歌词的“词眼”,著ᅳ“飞”字,整首歌词甚至整首歌曲境界全出。

歌词作者不用人们通常所用的“眼泪在流”的“流”,而用了“飞”,将失恋的“悲伤场”扩展至广阔的宇宙空间中,不局限于个人具体哀怨伤感的的情绪表达,给人ᅳ种超越的抽象化的“忧郁美”的感觉。“飞”的用法类似于宋祁词中“闹”和张先词中“弄”的用法,也就是说,类似用了“造境”的手法,将整首歌的情感表达上了ᅳ个层次。而在所要表达何种情感上,《谁的眼泪在飞》更接近张先的《天仙子》。

有对比就会有差异处,然而有分析也会有共通点!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不去对比分析它,它就那样;你一对比分析它,哦,原来世界是这样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