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不够可爱

众生相

文/玄宝

1

“小雅,我回来了。”林潜的微信就这样毫无征兆地传了过来。

温小雅戴着墨镜,坐在客栈门口的长椅上晒太阳,大理的阳光分外猛烈,照得她眼花。

孟耀庭坐在她对面,微胖的他额头有汗沁出,手上拿着两部手机在轮流不停地工作,偶尔抬起头看一下小雅,抱歉地笑:“不好意思,客户见我来了云南,让我给他太太找块合适的玉。”

小雅摇摇头,表示不要紧。

过了好一会儿,孟耀庭才站起来,把手机收好,拉过温小雅的手:“我们去前面的段氏玉庄看看,昨天我扫到一个成色不错的。”

孟耀庭做起事情来风风火火,在深圳时永远快速,永远向前,永远大步流星。现在即使来到大理这个理应慢下来的地方,也丝毫不曾见他减慢一分。

小雅跟得有点吃力,捏了捏他的手心,嗲嗲地叫:“小哥哥,你走慢一点,我快跟不上你了。”

孟耀庭心头一软,终是放慢了脚步,回头看着撒娇的小雅,一时间脸色不禁有些宠溺,替她把伞撑好,在她额头落下一个轻吻。

尽管客户在那头催着要看玉,孟耀庭还是把小雅带到一家特产店,给她买了瓶玫瑰酸奶,戳好吸管递给她。小雅笑眯眯地吸了一口,孟耀庭就是这点细心,她肠胃不好,这几天东西吃得不多,倒是当地这种甜滋滋的酸奶还能喝一点。

孟耀庭在玉器店里看手镯的时候,温小雅依旧咬着吸管在外面晃,不时拿起手机玩一下自拍,发个朋友圈。隐约听到他跟店员在讨论什么成色、水头,偶尔还跟店员一起把玉拿到太阳光底下照一照,又打了几个长电话,终于成交。孟耀庭拿着个古色古香的盒子从店里走出来,店员跟在旁边不住地夸奖:“先生真是专业!”

温小雅对玉石翡翠这些一概不通,孟耀庭送过她一个看起来碧绿通透的玉镯,弹钢琴时她总感觉碍着,带了一阵子,怕磕着,又取下来了,跟琴谱一起放在家里的书架上。

逛了好一会儿,温小雅手上的小玩意儿是越来越多了,孟耀庭在旁边笑眯眯地帮她拿着,酸奶喝了一半喝不下,他接过来继续喝完。难怪意如说孟耀庭算是栽在温小雅这儿了。

意如是温小雅琴房的合伙人,也是她和孟耀庭的介绍人。同时,还是温小雅和林潜那段八年感情的见证人。

“小雅,林潜回来了,来琴行找你。”就连意如都知道了。

温小雅当没看到,吃过晚饭,和孟耀庭回到客栈,累得不想动,孟耀庭也累,还是蹲下给她揉小腿,问她明天想几点起来。孟耀庭是做珠宝销售的,现在已经是广东区的负责人了。意如老公介绍他的时候说,老孟见客户时,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可相处大半年,小雅也没见他有孟浪语言。

孟耀庭挠她脚底板,小雅低低地笑出声来,右脚轻轻地踢在他肩膀上,踢不动,被孟耀庭一个猛子压倒在床上,暧昧的声音瞬间充满了整个客房。

半夜被孟耀庭的呼噜声吵醒,小雅笑着戳了一下他肉肉的脸,转身拿过手机,看到林潜那条微信还显示着一个未读的红点:“小雅,我回来了。”

2

从云南回来后,小雅忙得脚不沾地,欠下的课得在这几天补回来。孟耀庭也拎着箱子到处出差。倒是有段时间不能见面。

“有你的花。”意如拿着自己的排课表,敲了敲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拿起手机走得急匆匆,她赶着去看酒席,准备两个月后休婚假。

小雅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恰好一个学生来上课,遮住了她的视线。结束这节课,趁着没人注意,小雅才伸了个懒腰。前台阿姨上午又请假不来上班,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她跟意如都有心换一个靠谱的前台。

想起意如交代过她什么事,到前台一看,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正地躺在盒子里,旁边有个小卡片,签了个龙飞凤舞的名字:林潜。

他想干嘛?!小雅脸色有些沉。就连阿姨来了都没发觉,阿姨是个七拐八拐的亲戚,为人有些八卦,见了桌上的花,哇哇大叫:“温老师,是孟总送的吗?好美啊!”

小雅冷冷说道:“丢掉!”

阿姨撇了撇嘴:“这么好看的花,丢了多可惜。”她忽略小雅的面色不善,“反正你都不要,给我好了。”

连着一个礼拜,前台总是玫瑰环绕,意如因为婚礼的事焦头烂额,见了这绵绵不断的花,空出时间来揶揄她:“林潜真的要搞潜水?光闻花香不见人影,不是他的作风啊。”小雅没好气,唯恐天下不乱。

大概是真的应了意如的话,林潜不再潜水。晚上快九点时,送走最后一个学生,小雅饿得胃痛,发现前台桌上放了好几样她爱吃的菜,有点懵了。

“就知道你又没吃饭。”林潜靠在门口,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白衬衫深色西裤,还有那个对一切都不在乎的笑。

小雅看了林潜几秒钟,把东西收好,回头关灯。走的时候,把那几个打包盒递到林潜面前,林潜不解,还是接了过来。

“先生,对不起,我们今天关门了。”小雅很客气地请他让开。

林潜像个跟踪犯,跟了小雅一路。见小雅停下来在路边的宵夜档吃了碗汤米粉,不停搭讪,发现小雅视他于无物,一时自尊心起,站起来又坐下,跟她耗着:“少吃点辣椒,我记得你一吃辣椒额头就冒痘。”

温小雅终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我男朋友爱吃,我也喜欢吃。”

林潜有些绷不住了,他几时在她这里受过这样的冷待?冷哼一声,点了根烟,只是看她吃完那碗汤粉,没再吱声。

3

两天前,阿姨接了个大龄的学生,指明就要温老师,课时要求都安排在晚上。本着招生成功有提成的目标,阿姨接下这个学生,收了钱才跟温老师说。

温小雅看到林潜的名字写在新生名单上,一时哭笑不得。但意如劝她:“算了,是学生就得上课。何况人家一下子就交了30节课的钱。”

说小雅不心动,也不完全是,谁不享受被追逐的过程?至少意如就收到过她的微信,一张林潜笨拙练琴的照片:“一只猪在找我学琴!”似乎有一点不可察觉的、不被承认的快乐在里面。

大概是见小雅没有抗拒见面,林潜的动作越来越大,琴行每天鲜花不曾停过,早餐中餐晚餐一起送。偶尔还把公事搬到琴行来做,意如笑他像个霸道总裁追女友。

几天前,小雅的姐姐生孩子了,她回老家看小外甥女。顺道回了趟高中,拍个照发了条朋友圈,似乎有些感慨:物是人非事事休。

物是人非,可不是吗?高三的时候,有一晚夜修课间,林潜纠了一帮兄弟,在小雅教室底下大喊:“高三(2)班的温小雅,我,林潜!喜欢你!”

“轰”一声,压抑沉闷的高三级都沸腾了,所有学生都被这一句表白大喊震撼到,一起把小雅从教室里拥出来,把她推到阳台上,从四楼往下看,林潜在底下仰着头,眼睛里带着少年的星光,又喊了一句:“温小雅,我喜欢你!”

当晚的结局是林潜被教导主任领回去训话,小雅也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去谈话。最后,他们还是牵着手一起走向了大学。

大学时,林潜就开始和朋友折腾这样那样的小生意,摸黑起早,赚的都是辛苦钱。小雅心疼他,从不乱花他给的钱。

有一回他们逛街,小雅看中一款戒指,戴了好几次,最终舍不得花钱,还是脱了下来。林潜硬是给她买了,说是千金难买心头好。小雅欢喜得不得了,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忍不住亲了林潜好几下,戴在手上怎么都舍不得取下来。

最后一次戴是什么时候?

两年前,正是毕业的第二年,林潜的烟越抽越多,对小雅说话的语气越来越不耐烦。他跟朋友合伙开了两间餐馆,偶尔说起生意的困境,说小雅不懂他,帮不上忙。小雅自然是不懂,她工作不稳定,自顾不暇,对未来迷茫得紧。

大概也是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好几次,两人说了要办签证出国玩,拍了证件照,又没了下文,那张照片丢在某个角落,蒙了灰。

林潜要离开深圳也不是没有征兆的,他似乎总是想走,到一个可以突破的地方去,两人的争吵和冷战越来越多。已经不记得是谁先说的分手,好像谁都没有特意说过,两个人关系就开始淡了,谁也没有再去联系谁。

一天吃饭时,意如才淡淡地告诉她:“林潜要和她离开深圳了。”

从头到尾,小雅都知道那个她是谁,他们一起离开深圳,去了成都,利用那个女孩的家庭人脉,听闻林潜在成都如鱼得水。小雅记得,那时候她的崩溃是从心底里发出来的,眼泪似乎随时都会溢出。她心里想:我要让你知道,总有一个人在等着你。幸好如意准备自己做培训,两人一起租了个店面,开始了较稳定的教琴生活。可是她时常不快乐。

直到有一回,一个学生家长当面恶狠狠地投诉了她:“温老师,你上课一点都不用心!我女儿反映你总是没有耐心,今天我特地进来听课,就算不是专业人士也知道你老讲错!误人子弟!”

意如在旁边连声说抱歉,送了那个学生三节课,又承诺换老师,家长才消停。一转头,不顾多年情面,把小雅骂了一顿,刚开业,生源不多,压力很大,经不起一点波折,正是一个都不能少的阶段。

若是平常工作,小雅也会跟意如争执几句,这次却一个字都不敢开口,眼中噙着泪,生生挨了这次批。那晚,她终于把那枚戒指取了下来。

4

七夕,意如和她老公准备出去甜蜜一把,却收到了小雅的一条短信:“我在琴行,快来帮我。”

意如夫妻赶到琴行,发现琴行的墙壁上多了个洞,居然是林潜一拳砸出来的,气得意如打电话骂他:“你有病啊!以后不要再来我琴行,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

原来今天孟耀庭和林潜的花同时到的琴行,他们都约小雅过七夕。小雅现在的正牌男友是孟耀庭,自然是拒了林潜。没想到林潜提前到了琴行,看到孟耀庭的花,气得他把花扔到垃圾桶,正好被小雅看到,小雅脾气再好,也忍不住和他吵起来:“你凭什么扔我的花!?”

“我的你一朵都不要!他的你却要拿回家供着!我就要扔!”说着还跺了几脚那束无辜的花。小雅气得眼泪都出来了:“对,因为他是我男朋友,而你什么人都不是!”

林潜气急,转身一拳打在琴行的墙上,吓得小雅往后退了一步,惊恐地望着他,林潜自觉待不下去,一身怒气地走了。

当晚,孟耀庭发现小雅干什么都没心思,以为她不舒服,提早送她回了家,叮嘱她早点休息。温小雅点头,没看到孟耀庭的欲言又止。

即使受了林潜的影响,但小雅心情并没有很坏,她只是需要一个人静一会儿,想想最近发生的事情。小雅找出微博,习惯记录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心事,理顺思路。一时间心血来潮,小雅搜了一下林潜的微博名字,却发现了许多不属于他们的记忆。

有个女孩子这段时间在微博上闷闷不乐诉说自己和男友分手了。最近的一条,是四个月前,这个女孩艾特了林潜,说是谢谢他送的包,还有一张牵手的照片。小雅继续翻,一年前,女孩说林潜带她回家见家长,婚期可待。两年前他们分手前夕,女孩说,终于把这个男人追到手,要拐到成都去做上门女婿。
小雅突然透不过气来,脑子里嗡嗡响,仿佛有硬铁在撞击她的脑袋。

“温小雅,我发誓,除了你,我绝不会带其他女孩子回家!”

“小雅,我今天走了。再见。”

…..

没人知道小雅那晚下过什么决定,第二天见她时,仍是那个柔柔的小雅老师,只是眼睛里像多了一层坚决的意味。

林潜消停了两三天,过几天准备卷土重来,却连她的面都见不上。稍晚一点,收到了意如转交他的东西:一枚戒指,一张他的证件照,一张一年前他寄的明信片。明信片上是故宫的雪景,背面写了一行字:小雅,我在北京看雪。

如今,小雅把这些都还给他了。有一瞬间,意如发现林潜眼睛里像是有什么光芒在消失,他接过这三样东西,咬着牙:“十年啊。”

意如怕小雅想不开,约她下课去吃宵夜。

立秋已过,深圳的夜晚有些凉意,意如也有些不解,问她:“当时为什么会答应孟耀庭?现在为什么又拒绝林潜?”

“你这个朋友,当得真是一点立场都没有。”小雅挽着她的手臂,轻轻地笑。明明孟耀庭是她撮合的,林潜闹了这两三个月,她也不出言相劝。

“你是成年人,自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何必乱教你做人。”意如有自己的生活哲学。

“我把孟耀庭也叫来了。”小雅低头发微信,“待会儿菜上来了,孟耀庭第一筷子的菜,肯定是夹给我的。”意如挑眉,这么确定?

像是一个无声的打赌,孟耀庭一落座,刚好第一盘菜上桌,他拿起筷子,往温小雅碗里夹了块鱼肉,第二筷子才往自己碗里放。

“看吧。”小雅和意如都笑出来,倒是让孟耀庭有些不好意思。

那晚最高兴的是孟耀庭,他在朋友圈里刷到一张他和小雅在大理时亲密的自拍,只配了一个亲吻的表情。这是一年来,温小雅第一次在朋友圈里公开他们的情侣关系。所有曾经的欲言又止,在今晚都化成了不必再说。


本文首发于深圳《女报》杂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声乐老师,我们都知道您很快就要走了。因为你要生小宝宝了,可是我们都不想让你走。但又有什么办法能阻拦呢?又不...
    15号小石头聂瑞辰阅读 23评论 0 0
  • 1.老师今天好像心不在焉的,把我们小组的分数都算错了;我们小组做的报告棒棒的;老师用视频让我们学习今天的内容,后面...
    单荟阅读 29评论 1 0
  • 今日简要记录: 1 完成早上黄金十分钟第117天 2 《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羊皮卷八第231天 3 今日初...
    心情诗语阅读 11评论 0 0
  • 很久以前就在酝酿写一篇文章,没有主题,只有随心所想,随心所写。 自从下载了简书这个APP之后,很是喜欢里...
    微贺子阅读 73评论 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