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阿冈昆(四):从今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叔丁)

如果海子活在今天,随我们去阿冈昆,他一定不会把幸福寄托在不可知的明天。他会这样写:

从今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生火、劈柴,游泳钓鱼

从今天起,关心燕麦和蔬菜

我有一顶帐篷,面朝大湖,风暖花开

雾朦胧,鸟朦胧,船朦胧

晨雾拢着Oxtongue River,有一只潜鸟在附近玩儿了许久,一会儿从我们的营地左前方出现,一会儿又潜伏到右面。河流平和亲近。

看潜鸟后面的白色水线把雾气划了一个口子。

Red Pine Bay的晨雾是彩色的,因为太阳躲在后面。

我们的红船都在看晨雾。

朝霞与夕阳是一对双生子

晴朗的天空下,有我们的小岛

月色

湖水就是一面镜子

我们划船到Catfish Lake,忍不住停下来,因为不忍心用桨划破水中的倒影。

当乌云造访的时候

船在画中,水墨绘丹青。

潜鸟很喜欢这样的天气。

下雨了

雨有时候是丝丝的,有微风吹拂,是斜风细雨。有时候又是滴滴的,轻轻点在水面上,点在你的身上。

当雨变成一颗颗豆子爆在湖面上的时候,就是疾风劲雨了。躲在帐篷里面可以悠闲听雨,划船在水里就只好配合雨的音乐热情。我们最后一夜一天,就是在这样的雨中入眠与划船扛船。

岛上听雨。

我们的船是雨中的亮色。

爆豆子的雨珠珠。

这画面中有多少度灰?比彩色更加浓重。

我有一顶帐篷

Ed家的帐篷。

我们的帐篷。

男人们在讨论生火与搭Tarp雨布的大事。

我严重怀疑,这两块搭建铺展得接近完美的Tarp雨布把雨的兴致找来了。因为雨布搭好时,天气晴好。

食物是挂在树上的。虽然我们有Bear Spray,但我们不能做引诱熊犯罪的坏人。这个营地竟然建好了挂食物的绳索和滑轮,实在豪华。

生火、劈柴

砍柴工现在应该叫锯木工,因为有一把好用的折叠宝锯。

生火。

湖畔的篝火

篝火上的烤鱼。

干葱花干蒜片干花椒的煎鱼。

夜色还未造访,夜市摊主已经上岗。

自己先吃一碗。

满足的感觉真好。

早餐的咖啡与燕麦粥。

这是王晖做的早餐菜蛋干果燕麦粥。

三菜一饭,据说还有汤。

这一碗摆在这里,是要与山同寿,湖同春的意思吗?

我们的海鲜腊肠面和Ed家的香肠通心粉。

河中洗碗。

有潜鸟在水面上,Hong与Ed不约而同忙着拍照。

Toby对着潜鸟不停地叫,James似乎在说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游泳、钓鱼

感谢男人们生火做饭,我们可以去游泳钓鱼。

夕阳之下。

游泳的人与钓鱼的人同框。各自以自己的方式做一个幸福的人。

Hong也许不是在钓鱼,是钓湖中的白云吧。

这是我的得意之作。有没有吴冠中江南水墨的意境?

最后一天在Cedar Lake,再甩一竿。

我们需要冥想的空间

吊床里的悠闲。

James小帅哥是在冥想吗?

月色下的沉思。

独处的时光。在大石之上,在湖天之间。其实Ed在吃饭。Toby小皮袄紧贴在身后。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