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14-写作

没有从前 没有以后

1、

那些肆意的青春,深夜在二环路奔跑,我们大口的呼吸着冰凉的空气,趴在栏杆上,看着车辆呼啸而过,寂静的北京城,默默的用夜色包裹着我们,整个城市都沉睡了,只有偶尔穿城的大货车才会带出一点点呼呼的噪音,其实并没那么刺耳,反而被这黑夜吸收了似的。

护城河水在路灯的照射下闪着点点星光,再往远处看又是黑蒙蒙的一片,深不可测,这时候的气温是在零下吧我想,没有什么风,但是空气好像冰淇淋一样,浓稠寒冷还带着一丝丝的甜,铺在脸上像敷了面膜。

深夜,身体中藏匿的另一个自己也在逐渐苏醒,变成了与白日全然不同的人,这时候的我,想大喊,声嘶力竭的喊,喊到肺里没有空气,喊到嗓子发甜。

2、

很多时候,我的记忆都打着包,小时候的,上学时候的,青春期的,上面都打着标签上着锁,要是不去碰他,几乎都要以为自己忘了,其实他只是静静的呆在那里,等待。

大部分深夜还睡不着的人,要么心里有故事,要么心里有故人。而我只是凑巧都有。活的极度敏感,观察力又极高,接收的信息无处排解,只能深夜自己折磨自己,在失眠的夜里,我见过各个时辰的北京。

忽然想起一个英剧叫火炬木小组,里面有个片段,我记得特清楚,地球要被毁灭了,女一说,我们马上要死了,男一说,那我们尽情狂欢吧,性性性,男二说,我以为地球毁灭就够糟了,科科,先脱为敬。

3、

王朔的和我们女儿的谈话,特别欣赏这句:咪咪方说,疯很光荣么?老王说,你是打算歧视我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