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别后,憶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子荨啊卿_



“夫君你何时才能回来?”怅惘的声音飘绕在空荡的房间  .

“夫人,您别太想大将军了,将军命里自有仙人保佑,您莫忧。”丫鬟轻轻抚开床边的帐纱,心疼地说  .

“听音,你说将军他是不是不会回来了?”帐纱深处穿出女子嘶哑的声音。

“夫人……”丫鬟欲言又止,叹息摇头,默默退下  .

“枫哥哥,你不要怜儿了吗?你可知午夜梦回时分,你总是出现在怜儿的梦里啊,你可知怜儿这些年有多想你吗!”那女子哭得愈发悲切 .

“夫人,你瞎说什么梦话?夫君我怎么会弃你于不顾呢?”一男子的声音传出  .

/  同样是嘶哑的声音,前者是因哭泣太久而成,后者则是饱经沙场苦难,召令军队而成的独特音色  .

"夫君!你…你终于回来了!"女子的眸子从未如此清澈明亮地闪烁,惊喜之情溢于言表 .

/  女子奔向帐外,她坚信自己看到了他 . 可那不过是一片虚无罢了.

"啊!"屋内传出一声女子的惨叫.

“夫人您怎么了?怎么摔倒了?”听音赶忙将她扶至塌上。

“快传太医!”

“枫哥哥,你在哪?”

“怜儿在这儿!你莫走啊!”

“你还要怜儿吗!还…要…吗!”

/  女子昏睡之中的喃喃不过这些.

“夫人可有大碍?”听音的手不自觉地攥紧了手中的帕子。

“思念成疾,伤得是心,无药可医啊…”太医长叹一声。

“有劳太医了,您且请回,有事再召您.”

/  听音望着塌上愁容满面的女子,甚为心疼.

“夫人啊,大将军战死的讯告早已送来,您也知晓,丧葬礼也办完了一年多,您何苦如此为难自个儿呢?”

/呵,原来刚才的夫君,不过是幻想罢了.

/我与他相识十年,历经种种坎坷,终在一起。

/他曾在万壑楼宇中亲口许诺我一生一代一双人.

/可如今啊,他已不在,留我何用?

“女子自尽时与所报大将军死期相同.”

-  自别后,憶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