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供他去国外读书,快结婚了,他却这样对我!

安瑞嘉园小区。

夜,十一点。

陈曦开门进去,打开灯,入户花园的巨型雕花玻璃隐隐的映出她的身影,这套房子,大到买房砍价,小到装修的一颗钉子,她都亲力亲为,只因这是她和任远的婚房。

明天,他们就要举行婚礼了。

按规矩,婚礼前一晚他们要分开住,任远住这儿,而她住在好友彭丹丹家。

临睡前,她检查明天要用的物品时才发现新娘头纱忘带了,她记得是放在了新房的卧室里,于是又悄悄回来取,事先她没给任远电话,想给他个惊喜。

想到明天即将到来的婚礼,她的唇边漾起幸福的笑容,脱了鞋,刚走到客厅,本该寂静的房子里却传来女人欲拒还迎的娇媚叫声。

陈曦一惊,主卧的门虚掩着,那放浪形骸的女人叫声就是从那边传来的,腾的,她心里燃起一把烈火,脚像灌了铅一般沉重,可没有丝毫犹豫,她迈开步子走了过去。

转眼她就站在主卧的门外,一门之隔,里面的动静也越加的清晰,伸手推门,只轻轻一碰,本就虚掩的门就自动打开了。

一双黑色的高跟鞋随地抛着,黑色的蕾丝文胸与丁字裤散乱在地板上,混着男人的裤子跟衬衣。

女人意乱情迷的尖叫声混杂着男人的精喘声陈曦尽悉眼底,她的呼吸瞬间窒息,背对着她坐在床上的,除了任远还有谁?一双修长的腿缠在他的腰上,女人那娇媚的身子正被他搂在怀里,意乱情迷间娇喘连连,可当她看见陈曦时,不仅不意外,迷离的眼神竟然带着丝丝挑衅。

而这个女人,陈曦再熟悉不过,曾是大学时睡在她上铺的闺蜜许姗。

闺蜜与未婚夫?

一时间,愤怒充斥着她的大恼,意难平间,胸口喘息着竟然说不出来话。

“宝贝,怎么了?”发现怀里的女人突然静默,任远低头轻咬她的肩

许姗搂着他的脖子,被他弄得娇声连连,娇媚的眸底神彩飞扬,“阿远,你带我来这儿,陈曦知道了怎么办?”

“别说扫兴的话?”任远猥亵的捏着她的腰,色急的横冲直撞。

“嗯,”许姗媚声应付任远时,还不忘挑眉瞧了瞧陈曦,“明天你们就要结婚了,要是她现在突然过来——”

“我亲自把她送到丹丹家的——”他送完陈曦刚回来,就看见许姗倚在新房门口,即使明天就要结婚了,但是,他似乎没想过要拒绝送上门来的女人。

“万一她真来了……看见我,不和你结婚了怎么办?”

任远嘿嘿一笑,狠狠的抓了她的胸口,惹得她一阵颤抖,“我本来就没打算这么早结婚。”

“你是说,”许姗眉飞色舞,那大波浪的长卷发披散在肩头,映着白皙的肌肤,别有一番媚态:“你没打算跟她结婚?”

“嗯,”任远急急的,只想快点得到她,一时间口无遮拦。

“如果她来了,那你敢不敢跟她这样说?”

“宝贝,你今晚话真多!”说着,他又低头,咬上她的锁骨。

“她来了——”许姗捧着任远的脸,朝他身后呶了呶嘴。

§§§第2章 闺蜜与未婚夫(2)

性趣正浓的任远怔住,然后将她扑倒在床上,压紧了些,“又骗我?”

图片发自简书App
点我看全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台风的影响还是来了,黄色暴雨的佛山,突如其来的一天假期,也可以舒服的整理一下照片。6月中旬,朋友结婚,回吉林摆喜酒...
    何kk阅读 364评论 0 0
  • 假借修真,是我从《阿里铁军》一书中看到的,也是印象最深的一个观点。是阿里高管干嘉伟当初负责中共广东大区的时候,马云...
    马家驹阅读 782评论 1 0
  • 文/猎头王 雪 是冬的使者 轻盈的自天宇飘落 粉妆了万千山河 雪 洋洋洒洒 带着热情,清冽 将如火的情怀构成美的世...
    纽森猎头王凡阅读 33评论 0 2
  • 1、不喜欢的人请直接拒绝,不想做的事就不要勉强自己,不要为了任何人而让自己委曲求全。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想要什么,...
    优洛阅读 119评论 0 0
  • 其实就是这样
    大叔的小姨子阅读 12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