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的少年

夜才刚刚降临,但宁静的小镇已经万籁俱寂。

这是我回家的第16天。

五月中旬,一次很寻常的给家里打电话,被告知爷爷因为心肺衰竭住进了医院,之后又听闻一向热爱运动的外公也下不了床。猛然间,扯动了我那根敏感而又迟钝的神经。四个老人,一对夫妻,一个孩子。这是我们这一代大多数90后的家庭模式。从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即便现在已经二十有余,但是还没有体会过生离死别的滋味。匆匆辞掉了实习,安排好毕业的事项,赶回家中。老人已经出院了,但光景已经大不如前了,毕竟爷爷已经八十多了,耄耋之年,身体以前虽然一直很好,但是也不可避免地衰老。奶奶说在我回家前爷爷食量很小很小,也不大爱动。听说我要回来,硬是来了精气神出门去采购,买各种肉食蔬菜屯满冰箱,听到了之后沉默久久。

在家的日子时间突然走的很慢,似乎空气的流动也变得浓稠,和在学校的日子完全是两种状态,在这样一日三餐平淡的日子里你会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一种生活的味道。在家里吃的东西不一定是最精贵的,却一定是最顺口的。老人们总有千千万万种技巧,来搭配出最寻常也是独一无二的美味:奶奶煮的菜一定是味道清新爽口,而爷爷的勺下似乎更喜欢浓油赤酱;外婆家的家常菜更有一种独门的技巧融合在其中:煎饼的时候加入研碎了的花椒叶,出锅后的煎饼便有了一丝丝花椒的清香;只有外公能够掌握炭烧火锅中各项食材的比例,搭配出完美的一餐。我还记得在回家前上海的一家面馆里,吃着一碗普普通通的面条,突然想起了爷爷做的酸汤面,感慨也许以后自己舌尖上那些属于爷爷的味道奶奶的味道会变得越来越少最后直到消失,不禁涕泪齐下,惊呆了面馆的老板。小时候家里吃面条,小孩子们总是喜欢围着爷爷,要喝他的那一碗自己调好的面汤,因为总是觉得他的那碗最香最好。食物总能勾起我们的回忆,哪怕有些事情你自己都已经不记得了,但是突然之间,那种味道会突然把你拉回曾经某个遥远的时光。家常美味,就是人生百味。“广厦千间,夜眠仅需六尺;家财万贯,日食不过三餐。”突然想起的这句话,让我觉得特别的幸福。

日食三餐

回家一趟不容易,回来时买错了一张机票,无奈只能作废。原本打算1号离开家,但就在前一天,一不小心脚受了伤,走不了路,只能又作废一张回去的票。嘴上一边笑骂着自己蠢,心里却又有一个快乐的小火苗在燃烧。在家里的时候,妈妈总对我说:“20多岁的人了,怎么总是感觉长不大呢?”我嬉笑着回她:“因为在家里我是你的孩子呀。”每一个人都是天生的演员,我们一生中扮演着各种各样的角色:学生、朋友、爱人、同事甚至之后要也许会成为父母,我们在每一个不同的环境中会有不同的身份,就像是一幕幕没有摄像机拍摄的电视剧,我们总是能很好的完成这一幕幕的表演。在家中,我们总是会回到最初的那个角色——孩子。

傍晚,奶奶坐在身边不住的唠叨了起来。老年人似乎总是喜欢唠叨,那一声声的唠叨想一颗颗细碎的石子,笃笃笃的叩打着你的心门。有时候你会觉得没来由的烦躁,这些石子似乎要让你的心头升起一抹火焰,顺势就要从口腔喷薄而出,但是想想,罢了吧,罢了吧,就让那些小石子多敲一会子吧,敲一敲你那逐渐浮躁的心吧。

孔子说: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刚上大学的时候,我有时候会想自己一个人跑那么老远是为什么,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个答案,后来我想通了,可能我们一辈子都在路上奔波,在外面飞翔,就是为了寻找那个“为什么”吧,等到找到了那个为什么,我们也就停下了吧。

每次再见的时候,真的要用力一点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