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陪妻子去看病,却甘愿苦等她人,结局大快人心

爱我的人为我付出一切,我却为我爱的人流泪狂乱心碎,盼不到我爱的人,我知道我愿意再等--《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让人摸不着头脑。

被爱的那个有恃无恐,爱的那个却总在受伤。

两个互不相识的人从陌生到相识、相知,再到组成一个家庭,这是得修了多少年的福分才换来的这一世情缘。

可又有多少人不懂得珍惜,日子过着过着就由爱人变成了眼中钉,却甘愿为了ta人自损还甘之如饴。

我叫大鹏,大家都叫我鹏子,今年35岁。

我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做销售经理,妻子阿惠在一家公司当会计。

刚开始时我很穷,连件像样的西服都没有,阿惠的家人都反对她和我交往,可阿惠还是义无反顾拎着行李和我住在了地下室。

为了给阿惠一个幸福的家,我拼了命地工作,经过十多年的努力,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存折上也有了一串数字。

都说有钱了人就会,这话一点都不假。

以前我穷,哪顾得上讲究形象和什么有品位的生活,觉得只要每天回家有口热饭吃,晚上能拥着妻子入眠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现在,身边的朋友时不时会聚在一起喝酒吹牛,个个都在夸耀有多少漂亮女人年轻女孩往自己身上扑,那一脸的得意样儿,引得大家都羡慕不已。

刚开始我不以为意,觉得那些都是虚情假意的东西,哪有自家老婆孩子热炕头这么踏实。

有时候朋友们也会起哄说要给我找女人,让我破了正人君子的戒,必须跟他们一起同流合污,我听了后只笑笑,也没当一回事儿。

而在这时,阿惠却仿佛变了个人。

她随时都要与我视频,名义上说是关心我,实际上是想看我在干什么。

有时候我正在与客人交谈或是在开会不便接电话,她就疯了似的一直拨打过来,直到我手机没电关机或是我接了电话为止。

回到家里后,她不让我进去,得在我身上左嗅右闻一番,确定没什么问题了才让我换鞋。

我跟她解释过也保证过这辈子眼里只有她一人,可她说男人的话是最不能信的。

我问她我要怎么做她才信任我,她想了想,摇摇头说自己没办法不那么做,她控制不了自己,因为她太在乎我了。

为了照顾她的情绪,我只得尽量配合着她,给她足够的安全感。

可越是这样,阿惠就越觉得我是心虚。

面对阿惠近乎病态的管控,我开始变得不愿回家,怕面对她那令人发狂的质问,宁愿呆在公司多加班。

公司前台小丽是个刚走出校门不久的小姑娘,活泼又前卫,她总是“大叔大叔”地叫我。

以前一听到她叫“大叔”我就特反感,几乎没怎么跟她说过话。

现在却觉得她其实也蛮可爱的,天真活泼,没心没肺,比阿惠要强太多了,这样想着,便对小丽和颜悦色起来。

小丽看我不再给她摆脸色了,就肆无忌惮地挑逗起我来,时不时让我帮她打杯水或是带份早餐什么的,我也都乖乖完成。

一来二去,我和小丽便顺理成章走到了一起,她经常让我给她买这买那,我都一一满足了她。

有时候我想,要不然干脆和阿惠离了算了,这辈子就和小丽在一起,大不了我多努力挣点钱养着小丽,也总比天天面对一个神经质的女人强。

当我把这种想法跟小丽说了后,她只笑笑什么也没说。

渐渐地,我发现小丽不再像以前那样黏人了,有时候想约她她说自己有事儿。

我知道小丽在撒谎,可我却无法怪她,甚至还帮她找各种理由安慰自己,告诉自己小丽和我是认真的。

每当小丽答应和我约会时,我仿佛得到恩赐般激动不已,便想着法儿送小丽高级名牌的衣服和化妆品之类的东西讨她的欢心。

阿惠虽然对我还是管控严格,可我每次都会把自己处理得让她发现不了任何问题。

其实我也想好了,如果她真要闹,我就离婚,没什么好怕的。

我觉得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真的很刺激,我甚至沉迷于其中而无法自拔。

我发现小丽越来越难约,我预感她可能已经变心了,可我却还是不愿放手。

就在这时,阿惠告诉我,她可能患上了心理疾病,需要找医生治疗。

听她主动这么说,我也为她感到高兴,于是便陪她去了医院。

果不其然,经过医生的诊断,阿惠的确患上了中度抑郁症,需要定期去医院治疗和检查。

我陪阿惠去了几次医院后,也感觉她有了明显的变化,不再像以前那样神经质了。

这天,又到了阿惠去医院复诊的日子,我正收拾着东西准备陪同她一起去。

这时,我收到了小丽的信息说想我了。

我看到信息时手都激动得颤抖起来,我跟阿惠说公司有事得赶紧过去处理,让她自己去医院。

还没等阿惠回答我就匆匆跨出了家门。

我买了鲜花和巧克力,去到我和小丽经常约会的酒店开好房间,静静等候小丽的到来。

我等啊等,等得我都睡了一觉后醒来,发现小丽还没来,我便给她打电话,她说一会儿就到,让我耐心等待。

眼看着开房的时间都要到点了,小丽却还没来,我给她打电话,她告诉我她闺蜜跟男朋友吵架了,在闹死闹活的,她得陪闺蜜,所以过不来了。

听她这么一说,我虽然倍感失望,但也能体谅她的难处,便没再说什么。

我去退房时都能感觉到前台小姐姐的疑惑,不过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礼貌地帮我办理了退房手续,我想,她肯定会觉得我特别可笑。

我开着车漫无目的地行驶着,经过南都海湾酒楼时,看到小丽挽着一个男人的胳膊,俩人有说有笑地走向一辆黑色的宝马车。

在一刹那间,我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写在最后:人都是这样,总是一山望着一山高,拥有的不懂得珍惜,得不到的却拼命想追求,哪怕作贱自己也在所不惜。

其实人与人之间,刚开始都图个新鲜,时间久了,都一样,因为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缺点和喜好,都是需要相互磨合相互包容才能一起走下去。

我只想说,珍惜身边人,过好眼下的生活,拒绝做那个跪舔ta人的自己。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