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16)

96
玄宝
2017.05.08 17:40* 字数 3284
图片来自网络

文/玄宝

认识张存志,是两年前的事情了。

好像是一个客户组的饭局,叫了一堆人,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她不好拒绝,只说自己晚点到。那天她去上德语课,到包厢的时候已经酒过三巡了,大家吵着要罚她的酒。

张存志是当晚的主客,那个客户也有意思,特地叫服务员加了一把椅子,就放在张存志旁边,挨得紧紧的,让陆匀之坐下,还煞有介事地介绍两人认识,连夹菜都带着几分挤眉弄眼的暧昧。好像男女之间非要跟风月扯上一点关系才正常,其实大家都是太寂寞。

陆匀之不接这些话,笑眯眯一副好脾气的模样,真的端起一杯小瓷杯白酒,毫不犹豫地干了。有时候,不管愿不愿意,该喝的酒始终都是要喝的。桌上的人见她这么干脆,都抚掌叫好,又好事者又贼兮兮地给再她满了一杯。

她心里暗暗叫苦,胃里跟胸腔处还留着酒精那股独特的辣味,喉咙处像是随时都能喷出一口火来给大家表演魔术。这样一想,反而觉得好笑,陆匀之侧着头,一手撑着下巴,一手轻轻抚脸,妩媚的同时,还带着一点少女的娇嗔,看得人心生荡漾,赏心悦目。

张存志离她最近,岂能闻不到那阵幽幽的女人香,他举起酒杯,替她挡了:“大家对竞争对手就要入秋风扫落叶一般无情,但对美女,肯定是要爱护有加的!既然大家今晚这么尽兴,我敬大家一杯!”

酒桌上的话真是奇怪,越是老套,人们反而更受用。

桌上的人个个都是人精,哪能瞧不出动静,纷纷拿起酒杯,说一些万古长青生意兴隆的好话,然后跟喝白开水一样灌下一杯酒,放下之后还满上,表示欲罢不能。

饭局还没结束,两人就互留了电话。

陆匀之没有多想,这种陌生饭局上留的电话,十有八九是不会响起的。

那晚她没要谁送,自己打了个的,回去洗澡就睡了,转了个身,就忘了张存志是哪位甲乙丙丁。

直到一个月之后,张存志给她打电话,约她出来吃饭,她才想起好像是有这么一号人。那段时间朱尔尔见她宅,半夜还在回复工作,时不时提点她,年轻人要有点社交活动,多尝试新东西,认识不同的人,生活才能慢慢有层次感。她接了张存志的电话,想到这一段,就答应了他的邀约。

那天还是一个饭局,但不是上次那票人,而是张存志在深市生意上往来的一些人,每个人都带了个年轻漂亮娇滴滴的女孩子,唯有陆匀之一脸素颜,却还是把那些浓妆艳抹们比下去了。

看着那些喝酒豪爽的女孩子,俏生生的模样,时不时调出一个美好的笑容,眼睛里传递出来的都是盈盈水波,跟酒店的灯光相映成辉,这是她们年纪最好的时候,坐在她们最想要接近的人身边,算得上是某种意义的求仁得仁。

听着旁边的女孩子低眉婉转,莺声沥语,陆匀之的心情并不好,不时看看手机上的时间,索性一个晚上都在微笑,她觉得自己都快成蒙娜丽莎了。

这些女孩子们让她想起了兰姐,若是兰姐在,大概会跟她说:“小芝,笑是分很多种的。你看,人这么多,笑的时候,眼睛里要有光,认真崇拜的神情,不需要露出牙齿,只需要这样侧脸看过去,就能让对方心软了。”这样的场合想起兰姐,感觉非常差。

张存志看出了她的不耐烦,跟酒桌上的人推辞还有事,要先走。通常,先走的人要喝三杯。张存志此等在生意场上混久了的人,酒量自然不是一般地好,不在话下。

出了酒店门口,两人到附近的滨海公园散步。

这些年,陆匀之把自己逼得很紧,已经很久没有做散步这种清闲的事情了,即使旁边站了个只见过两次的陌生男人,她还是觉得很轻松。

想来张存志也是有同感,把西装都脱下来拿在手上,松松领带,开玩笑地问她:“这种时候在公园最适合干什么知道吗?”

陆匀之一点都不害怕,睁着漂亮的眼睛,静静地看着张存志:“月黑风高,最适合杀人埋尸。”她指指张存志身后那片暗黑的海说,“你看那边还是内海,把尸体丢下去,连骨头都找不到。”

张存志大笑,身后传来阵阵潮水声,大胆的女人也是很有趣的。

此后,无论张存志来深市有多忙,他都会抽出时间来约她吃饭,或者喝一顿咖啡,说说最近的见闻,倒没提什么男欢女爱的事。

有一次他们甚至讨论泰戈尔跟海子的诗,别人听到怕是要笑死。

还有一次,快要半夜十二点了,她接到张存志的电话,张存志在电话那头给她低低读了一段《红楼梦》,是少年时期,黛玉给宝玉系防雪斗笠的那一段,小儿女情态毕现。

直到挂了电话之后,陆匀之发现自己嘴角有笑意。

陆匀之开始有点喜欢张存志了,他知道什么时候说什么话,也知道点到为止。越是见多识广,越是发现知情识趣多么重要。

那时候离她离开许家明已经整整三年了,三年没有见过面,陆匀之不知道怎么继续她的思念,相思是没有解药的,大概新欢是最好的结束方式。

再后来,是怎么在一起的?

张存志在穗城给她打电话,陆匀之说起很久没吃过穗城大学城某一个小店的肠粉了,以前为了吃那家的肠粉,一大早六点钟就起来去排队,还不一定能买到,从前为了拿奖学金,读书都没这么勤奋早起过,深市的都不正宗,想吃的时候,口水能泛滥整个深市。

说完大家都笑,张存志说:“我大学在北方,倒是没什么机会吃南方这些精致的东西。你爱吃,下次回来,我们一起去。”

让陆匀之回穗城,他邀请了不止一次,陆匀之都打太极绕过去了。

她不想再回去了。

她想念那家肠粉店,也想念那个被自己一早从被窝里叫醒的人,冬天的时候,大风吹着,许家明就把她拉进怀里,满脸宠溺,揉乱她的头发:“馋猪,真是猪为食亡!”她拱在他怀里撒娇,不肯抬头,笑的甜蜜可爱。

陆匀之偶尔想想那时候的事情,心里微微发酸,始终不敢想太多。回忆一旦决堤,就会如黄河水一样倾泻而下,把她浸没在水底,不见天日。

谁知第二天一早,陆匀之就在楼下看到了张存志的车,他靠在车门旁抽烟,深灰色的风衣,点了根烟,那个萧瑟的秋天,仿佛所有的温暖都集中在他手指尖的那一点红上。

张存志脸上还带着一点秋天露水的寒气,看得出来有些风尘仆仆。

原来他昨晚挂了电话之后就驱车到她说的那家肠粉店门口,一直等到第二天早上开门,去做了第一个顾客,买到第一份肠粉,再开车送到深市来,只为跟陆匀之吃一顿早餐。

陆匀之除了惊喜之外,还有感动,这种可爱的小情趣在成年人之间几近灭绝了。现代人的时间都太紧张,实在腾不出一只手去拥抱另一个人。

两人找了个早餐店,小心翼翼把那份已经凉了的肠粉打开,谁都没用动筷子,只说天气。好巧不巧,早餐店里播放的歌居然是刘若英结婚前唱过的一首《当爱在靠近》,作词人真有心思,歌词写得那么妙:“真的想,寂寞的时候有个伴,日子再忙,也有人一起吃早餐。虽然这种想法,明明就是太简单,只想有人在一起,不管明天在哪里……”

陆匀之的脸有点红,张存志也不说话了。

这顿早餐之后,接下来的发展似乎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了。

两人的恋爱步伐并不是太快,也是循序渐渐的,吃饭牵手拥抱接吻做爱,生日的时候送花送礼物,跟街上的普通情侣并没有差别,有时候张存志接到电话会走到一旁。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生意上的事情她不懂,张存志也不多说,陆匀之没有多想,却怎么也想不到左手无名指上没有戒指的张存志居然是已婚人士。

她记得顾沁宁当时得知她谈恋爱,还给她打过电话:“问过了吗?”

陆匀之回答她:“问过了,没有老婆没有女朋友。”声音中隐隐带着点兴奋。

顾沁宁当时刚刚坐上副经理那个位子,跟公司另一个同事争了个头破血流,在茶水间见了都冷着脸,恨不得一转身就捅对方一刀子。

同事们依据形势和部门,迅速分成两党,争锋相对,一个说对方半路杀出抢自己的客户,另一个跟上司告状对方的财务报销有猫腻。

大家为了那五斗米,不单只折了腰,连骨头都要折碎了。

活得这么咬牙切齿,实在没有精力去经营某段不确定的感情。

把最后一箱东西搬进经理办公室的时候,顾沁宁把门关上,手里拿着手机,踢掉脚上的高跟鞋,把脚翘在办公桌上,环绕这个小小的房间,听着陆匀之在电话那头略带兴奋的声音,她深吸一口气,直接了当地对她说:“陆匀之,我深深地嫉妒着你。”

陆匀之在电话那头无声笑出来,她也不敢相信,即使在经历过那些糟糕的事之后,还能有这么好的运气。

她始终不敢确定自己爱张存志,但是她不排斥跟张存志的一切亲密行为,这算是上天对她重新眷顾的一种方式吗?

挂了电话,陆匀之笑,像个傻女。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15)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17)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这一章,其实我还挺喜欢的~
大家阅读愉快~

欢迎点赞点赞点赞留言留言留言~
给每一个点开文章的你比心
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