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偶计划

图片来自网络

我坐在床边,看着她臃肿的身体艰难地钻进这狭小的房间,接着是一张肥硕的脸出现在眼前。我朝她笑笑,没有说话。

“伸手,听话。”她抖了抖看不见的灰尘,“伸手,听话。”

她的声音有点生硬,仿佛出厂设定时出了问题。我再次朝她笑笑,乖顺地伸手。果然,她很满意这个结果,嘴角微微一翘。

她先将衣服套进左边的胳膊,接着是右胳膊,最后她拍了拍衣服,才开始扣扣子。扣子有点紧,她有点吃力,牙齿咬得咯吱响,苍白的手背来回试探,终于扣上了最后一粒纽扣。

“好了。”她长呼一口气,擦擦额头的汗,“早知道就不玩这劳什子游戏了,竟耽误工夫。”说完在我脸上轻轻拍了一巴掌。

她手心的汗还停留在我冰凉的脸上,人却没了踪影。我站在狭小的房间,继续傻笑。隔了一会儿,只见她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稀饭来了,嘴里念叨着:“这粥不错,不错。”显然她很少下厨,苍白的手背红了一片。

“来,吃饭。”她见我站着,忙说,“坐下,吃饭。”

我应声而坐。柔软的床垫让我的身体稍微弹起,又深深陷入。昨晚睡得很香,连梦都没有,今早如果不是闹钟响了,这一觉恐怕要到中午了。

“啊,张嘴。”说完,她的嘴率先张开了。诡异的红唇再加上又细又尖的牙齿,怎么都让人觉得恐怖。我张开嘴,清香带点焦味的白粥便到了嘴里,有点烫。我皱了下眉,随即面不改色地咽下。

她很快熟悉了这个节奏,一碗白粥转眼见底。她将碗放在桌上,摸摸我的肚子,说:“饱了?我摸着还有点空。等着,再来一碗。”

我看到她起身时眼底滑过一丝狡黠,瞬间明白她还没有玩够这喂饭的游戏。我坐在床边双脚并拢,双手伸直了放在膝盖上,眼睛目视前方,连一个多余的表情都没有。这是作为一个玩偶最基本的职业道德。

一周前,我还是一个活泼可爱的玩偶。上一个主人性子活泼,我的设定便依了他的性格。他喜欢跳舞,我陪他;他喜欢唱歌,我陪他;他喜欢跳伞,我陪他......最后的结果就是主人的妈妈觉得家里有一个“作孽”的孩子就够伤脑筋了,再有一个“作孽”的玩偶简直要翻天了。于是,主人的妈妈便将我打包送回了怪异街。这个趾高气扬的女人将我扔到店里说:“本来想有个玩偶跟我儿子作伴,没想到这么闹腾。还给你们。”说完便走了,只留下一头雾水的老板盯着光着身子的我。

他调取记录发现这次被人送回并非是我的原因导致的,这才松了一口气。于是,他大手一挥,清除我所有的设定后消毒重新销售。

由于有了一次销售记录,这次我的售价极低。虽然怪异街的玩偶计划自开启以来受到很多人的关注,可老板终究是高估了二手玩偶的再销售价值。这也不能怪他,毕竟我是一个被送回的玩偶,而且是以那么不光彩的样子送回。

就在老板准备将我销毁时,她来了。其实她经常在店里出现。或许因为她想参加玩偶计划的执念够深,所以才会一次次的出入怪异街。这次她依旧在店里转悠了很久。最终,她停在我跟前,嘴里念念有词:“跟我回家吧。”

老板虽然急于出手,却极有职业道德精神。他按照规定询问她买玩偶的动机。她愣了一下,说:“没什么动机。最近不是流行这个吗?”

她说得没错,最近的确流行玩偶计划。这是怪异街新推出的一家店,跟以往的销售模式不一样的是,玩偶计划针对人群面广。怪异街的很多老板都说这估计是街上某人年底冲业绩才想出了这么个模式。显然,玩偶计划已经流行开了。如今很多来怪异街的人都奔着这里,这让很多店老板乐得清闲,一个个地坐在自家门口嗑瓜子。

老板坦白了降价的原因,并承诺有问题随时退换。她显然很满意这个价格和承诺,爽快地付款成交。

于是,她便成为了我的主人。不过,她管我叫儿子。在游戏设定中,我管她叫妈妈。

“来,再来一碗。”这已经是第五碗白粥了。焦味越来越浓,想来锅里也已经见底了。我朝她笑笑,自动张嘴。

“乖。待会我给你办转学手续,你在家要乖乖听话。”她嘴巴张得很大,仿佛要将我一起吞了。我自动忽略了她牙齿上的绿色青菜。

我虽然是个玩偶,却有着真实的身份,我们不仅可以长大甚至还能结婚生孩子。不过这都要看主人的设定如何了。我已经能够预料到以后的生活了。这个新的主人,她一定会将我打造成一个成功人士。不对,前面需要加一个“听话的”——没错,听话的成功人士。

夜深了。她终于回来了。臃肿的身体被塞进一件极其紧身的红色长裙,竟有一种曼妙的错觉。

“事情不怎么好弄。早知道这么麻烦就不玩了。还真是费劲。”说完她踢掉鞋子,“去,给我捡起来,放到鞋架上。”

她喝了酒,嘴里散发出酒气。我站起来,缓缓走到鞋旁边,弯腰,伸手,起身,转身,放下。站住身体准备听她下一个指令时,后背冷不防挨了一脚。

“不准还手。”

我站直身体,继续背对着她,等待下一个指令。后背有些隐隐作痛,虽说作为玩偶没有生命,可该有的疼痛感一点都不少。

“啪!”

这次是后脑勺。她显然喝多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购买玩偶时,买家会签订一份关于不能虐待玩偶的协议书。协议规定如果违反协定将收回玩偶还会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签订协议的时候我就在她身边。那时她还算痛快,大手一挥,协议书上便多了一行字外加一个鲜红的手印。

她显然打上瘾了。一下又一下。从头到脚,从胸部到背部。她以我为中心,来回发泄自己的恨意。

终于,她累了,如丧家之犬那般趴在地上大口喘气。口红早已脱落,红色长裙也皱皱巴巴裂了一道口子。也许,此时才是真实的她。

我依旧站着,浑身伤痕累累。她没有指令,我不能有下一步的动作。我就这么站着,看着躺在地上的她发出惊天动地般的鼾声。

天亮了,她揉揉眼睛,起身看到站在一边的我,先是吃了一惊,随即笑道:“先去睡觉,待会我叫你吃饭。”

我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耳边传来她的声音:“对,没错,有问题,他会袭击人,我想退货,钱能不能退......能?那太好了。谢谢。”

朦胧中,我被人装进袋子塞进了一个狭窄的空间,接着是一阵颠簸,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结束了。

“醒醒,到了。”

我睁开眼睛,看到老板正站在门前,脸上挂着笑容,来回搓着手指。他迎上来,说:“哎呀,真是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她脸上带着得意地笑,指了指站在旁边的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回去就发疯似的打人,我实在受不了了只能送回来。”

“没事,没事。我准备对他实行销毁程序,让你受惊了。这是我们店里的一点心意。”

她来回推辞了一下,终于心满意足地收下红包。临走时还不忘给我一个白眼。

老板背着手,懒洋洋地说:“哎,最近生意难做啊。”

“装什么大尾巴狼呢?快把我解开。”

“好了。”老板朝我脑袋吹了口气。

我伸了个懒腰,原本僵硬的身体开始变得柔软:“这计划还要多久?吃他们灵魂那一刻虽然很爽,可挨打的时候疼的可是我。”

“快了。听说最近流行催婚,不知道这有没有赚头。”老板不怀好意地盯着我。

......

不多久,货架上出现了一个胖嘟嘟,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娃娃。她被摆在角落,很久都没有遇到一个主人。

【首发葫芦世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天气晴 我怎么天天都是经历大晴天! 好多天没打卡了,来打个卡
    酸柠檬酸阅读 27评论 0 0
  • flash 读音 [flæʃ],读了好多年都是读错的。 Flash Memory 直译快闪存储器,又称“闪存...
    书简的花果山阅读 175评论 0 0
  • 概览 editorConfig不是什么软件,而是一个名称为.editorconfig的自定义文件。该文件用来定义项...
    一点金光阅读 44评论 0 0
  • 原文在此,此处只为学习 Widget与ElementWidget主要接口Stateless WidgetState...
    lltree阅读 1,217评论 0 0
  • 姓名:母光艳 公司:宁波贞观电器 第235期,利他二组 【日精进打卡第170天】 【知-学习】 诵读《六项精进》大...
    母光焱阅读 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