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之罪第八章

字数 4963阅读 36

小说内容概述:平静的小镇发生了一起杀人事件,死者分别是女中学生和当地村民。由于缺乏足够的线索,整个案子陷入僵局。刘晓哲隐约感觉到程媛媛有所隐瞒,却始终找不到决定性的证据。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刘晓哲目睹了小镇的衰败与世风日下。无奈之下,刘晓哲抛弃了心中理想主义,离开了小镇……

小说导读:这是一个关于理想与成长的故事

怀揣着理想主义的刘晓哲,总是憧憬着平静的生活,但面对现实的污浊,他不得不走向世俗世界……

内敛羞涩的林允,总像个成长不起来的儿童,最终在程媛媛的帮助下走出了封闭的自我世界。然而,程媛媛的日记却让他重新审视自己的过去……

PS:每周四更新一章,欢迎各位读者吐槽批评……

谋杀之罪第一章

谋杀之罪第二章

谋杀之罪第三章

谋杀之罪第四章

谋杀之罪第五章

谋杀之罪第六章

谋杀之罪第七章

在距离中考只有一个月的时候,砂石中学的领导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将初三年级成绩排名全班前二十的学生重新组建一个班级,让全校最出色的教师给他们上课。

这种掐尖式的教学方式并非他们首创。学校的领导不过是看到周边镇上的中学都采取了这样的教学方式,自己也跟着效仿。此种教学方式的优点——据他们自己的观察,就是能够有效地提高升学率。至于那些排名靠后的学生,他们将留下原来的班级,由原来的老师给他们上课。

林允在班里的成绩是数一数二的,很自然地被安排到“尖子班”上课。在那里,除了原来班里几张熟悉的几张面孔之外,还有更多新的面孔。不过,即便是那些熟悉的面孔,他们对林允而言也形同陌生人一般。唯一能够和他谈话的对象,就只有程媛媛一人。她在班里的成绩一直是十名左右——算不上非常优秀,但也不差。

在新的班级里,林允产生了恐惧。事实上,每次进入到新的环境,他都会有类似的感觉。刚刚升入初中时,面对班上五十多个陌生的同龄人,他几乎是低着头走进教室的,然后一直坐在座位上翻看教科书,或是趴在桌子上休息。有几个活泼捣蛋的男生想把他拉进自己的队伍,却因为他的冷漠放弃了。冷漠并非他的真实情感,只是他不懂得如何表达情绪而已。

当他在第一次期中考试中获得了全班第一名的时候,许多同学对他刮目相看,纷纷对他抱有好感。有几个女学生经常向他请教。尽管他每次都讲得语无伦次,不过她们最终都非常满意,然后热情地说声“谢谢”。林允始终怀疑,她们的道谢是否真的是发自内心的。

除了社交领域的恐惧,还有学业上的恐惧。尽管林允的成绩在全校是数一数二,但处在一群优秀的同龄人中间,他害怕自己会被淹没。不过,他的担忧终究是多余的,因为高强度的训练已经让他在考试方面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每次都能够获得自己预期的成绩。他的恐惧,不过是杞人忧天。然而,他愿意充满忧虑地活着,因为他缺乏安全感,无依无靠。

林允依旧记得父母离开家乡时候的情景。那时候,出于对父母的强烈依赖,林允哭着喊着要跟他们一块出去。母亲吴丽莲并没有明确地拒绝,而是对他说道:“你认真读书,妈妈就带你过去。”林允信以为真,便非常用功地学习,在一年级的期末考试中得了全班第一名。

那年春节,林允的父母回来了。看到一年未见的父母时,林允飞快地扑倒在母亲的怀里,放声大哭。吴丽莲也没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抱着林允默默地流泪。当她得知林允考了第一名时,对他褒奖了一番,却并未提起带他外出的事情,而林允也在喜悦氛围中忘记了这件事情。一家人开开心心地过完年之后,林允的父母又要准备离开了。

他们是悄悄离开的,林允根本不知道。当他从睡梦中醒来时,却发现父母不在房间里。他去问奶奶,奶奶只是轻声回答说他们走了。于是,林允飞快地朝着村口的马路跑去,却没有发现父母的身影。他失声痛哭,坐在马路边一块大石头上发呆。一直到奶奶来找他,他才不舍地离开了那里。此后,只要一有时间,林允就会到村口的那块石头上坐着,盯着过往的车辆。他总是期待着,父母会从某一台车子上下来。

没有父母陪伴的日子,对年幼的林允而言实在太过艰难。尽管奶奶对他关怀备至,但祖孙二人终究只能够那栋空荡荡的屋子里尴尬地生活。他们之间没有过多的话语,一切都在机械性的问答中进行。那时一种缺乏活力的生活状态,让林允深陷痛苦的泥潭。很多个夜里,他都会坐在堂屋门前,看着邻居程媛媛家的屋子。暗黄的灯光从腐朽的木窗中倾泻而出,偶尔会交谈声和欢笑声传出来。尽管程媛媛以及她的父母都希望祖孙二人能够与他们一起吃顿饭,但林允的奶奶直截了当地拒绝。

在学校里,林允拼命地学习。除了学习,他已经想不出要如何度过虚无的生活。程媛媛虽然常常来找他玩,而且他也在一个时间段里跟她相处得不错。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当林允慢慢理解了两人之间的差距时,他便有意识地疏远了程媛媛。他有时候甚至会怀疑,程媛媛不过是因为觉得自己可怜,所以才会帮助自己。

林允逐渐将自己封闭了起来,不让任何人进入。

学习占据了林允生活的一切。这种占据,对于很多人而言都是非常好的事情。无论是他的父母、舅舅,还是他所有的老师,都希望他能够考上一个重点中学,继而考上一个重点大学。如此,在他们心中,林允的人生似乎也便趋于完美了。他们也关注过林允性格上的缺陷,尤其是他的舅舅和班主任赵坤。两人曾经在办公室里交谈过,谈论怎样让林允改改自己的性格。

“一定要改,不然以后到社会上要吃亏。”赵坤说道。

“太难了,他从小就这样了。”

“总得想点办法。”

“还是先把学习搞好,其他的以后再说。”

“那倒是,学习才是重中之重。”

两人说来说去,似乎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办法。事情就这么僵着,学习压倒了一切。他们都在潜意识里期待着,林允在日后会有变化。只是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个所谓的“日后”究竟是什么时候。

在“尖子班”学习的第一天,林允觉得自己过得非常艰难。进入新的环境学习,大家都非常兴奋。课间成为了他们狂欢的时刻,整个教室无比欢闹喧嚣——大家都开始结实新的朋友。林允难以融入那样的兴奋之中,只是一脸茫然地盯着狂欢的人群。下午放学回家时,程媛媛跟林允走在了一起。

“又不开心吗?”程媛媛问道,语气没有了往日的活泼。

“没什么。”

“你就不能想点其他的事情吗?”

“什么事情?”林允反问道。

“开心的事情啊。”

“开心的事情……”林允不屑地说道,“我有吗?”

“你一定要跟自己过不去吗?”

“不用你管。”

“我想问你个事情。”

“什么事情?”

“你……那个……”程媛媛支吾着,仍旧是下不了决心。实际上,在课间盯着林允发呆的时候,她就已经下定决心要说出心中的秘密。与其惴惴不安地生活着,倒不如问个一清二楚。但是,如今这般近距离地看着林允,那张仍旧散发着稚嫩气息的面孔却让程媛媛犹豫了。

“什么那个?”

“算了……没什么,没事了。”

两人随后走到了一处路口,在那里分开。路口停着几台载客的摩托车,几个司机坐在摩托车上尽兴地聊天。林允也不向程媛媛道别,径直朝着自己舅舅家中走去。程媛媛呆呆地看着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她终究还是不能够向林允说起心中的秘密,因为有太多的恐惧包围着她,令她惴惴不安。

等到程媛媛走远之后,林允忽然想起她刚刚说话时的语气有些无力。他不紧不慢地回过头,只见程媛媛低着头,慢吞吞地在马路中间前行,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一台面包车从她身后开了过来。那司机一连按了好几声喇叭,程媛媛才回过神来,赶忙走到了路边。林允突然记起了之前与程媛媛在走廊上的交谈,意识到她最近的状态一直不太好。不但没有了往日的活力,甚至连上课的时候也是精神恍惚,回答问题一问三不知。

在白天,当林允无意中朝着程媛媛的座位看去的时候,只见她同样是在看着自己。但很快,她就转过头和其他同学聊天去了。程媛媛变得更加深沉安静,增添了几分成熟稳重——或者说是郁郁不安。在林允的印象中,程媛媛从来就是一个热情奔放的女孩。他对此并不觉得奇怪,因为良好的家庭背景足以培养出她那样的性格。她的脸上总是洋溢着自信,落落大方,但有时也会很矜持,像个羞涩的小女孩。

林允想起了刚刚与程媛媛之间的对话,她的语气中透露着太多的悲伤,就好像是心中积压了太多的苦闷却又无处宣泄。这股悲伤的情绪,是在不久前突然涌现出来的。有什么事情会让程媛媛在短时间内有如大的转变呢?仅仅是因为王婷的死令她感觉到难过吗?答案似乎没那么简单。

难道程媛媛那天早上在树林里看到什么?

回到家中,林允看见舅舅吴玉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报纸,茶几上还放着一杯热茶。见自己的外甥回来,吴玉康抬头看了他一眼,问起了他在“尖子班“的学习状况。

如今的吴玉康,也算是过上了清闲的晚年生活。他有两个女儿,都在五年前——也就是她们大学毕业之后相继嫁了出去。大女儿嫁给了一个年轻的银行客户经理,小女儿则嫁给了一个生意人。虽然他们的职业有些差异,但是都相当富裕。吴玉康所住的这栋房子,就是两个女儿在三年前为他买下的。她们原本打算为父亲在县城买一套房子,可吴玉康拒绝了。他在砂石镇生活了几十年的时间,也算是对它有了感情。尽管有越来越多的人——其中也包括与他关系非常要好的朋友都陆续离开小镇,在县城——甚至更远的地方安享晚年,但吴玉康就是一根筋,谁也说服不了。好在妻子理解他,夫妻两人的生活还安稳舒心,相当清静。

吴玉康住进新房之后的第二年,林允的奶奶就因病去世了。料理完丧事后,林允的母亲便来到了哥哥吴玉康的家中,想要让林允在他家中住下来。吴玉康一直非常重视自己家族的关系,非常愿意帮助自己的妹妹。他对外甥一直都是非常满意的,因为他乖巧懂事,做事也认真。如果除去性格上的缺陷,他甚至认为林允是接近完美的一个人了。

“还可以。”林允规规矩矩地站在舅舅身边,轻声回答。尽管他知道舅舅一直以来就是一副和蔼的面孔,但他依旧不敢看着舅舅的脸,而是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在林允看来,舅舅那双慈善的双眼似乎带有某种穿透人心的力量,能够洞悉自己的所思所想。他常常说,自己能够通过一个人的面孔猜出对方在想什么。当林允听见所有的老师都这么说的时候,他不得不怀疑:他们真的有这么厉害吗?还是说只是为了吓唬学生。

“有什么问题一定要主动提问。”

“知道了。”

林允当然理解这句话的言外之意。他向来就是很少跟老师提问的,总是一个人默默解决地问题,而解决不了就干脆丢在一边。舅舅的话,实际上也是在提醒他,要胆子大些,多和他人沟通交流。

“中考还有一个多月,再加把劲。”

“嗯嗯。”林允点了点头。

“你两个表姐当初也考上了重点学校,你要向她们看齐。上个好学校,学习氛围会好很多。那些乱七八糟的学校,学生在里面也学不到什么东西。现在这年代,只有读书才有好的出路,其他的旁门左道都别想,全是骗人的。金子银子别人都可以抢走,但脑袋里的知识别人没办法抢走。”

每每隔几天时间,吴玉康总免不了给外甥做做思想工作,但每次所说的内容基本上都一样。时间久了,林允都没有耐心听下去,只是心不在焉地说一句“知道了”。他知道舅舅这么说是为自己好,但他觉得很多事情没必要整天挂在嘴边,心里记住就行了。

“给你妈打个电话,”吴玉康说道,“很久没打了吧?”

林允记起,最近一次给母亲打电话是在半个月前。那天是她的生日,他打电话给母亲庆生。一般情况下,他都是一个星期左右打一次电话。最近因为学习任务繁重,他忽略了这件事情。他走到了座机旁,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号码。“嘟嘟嘟”几声之后,话筒中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那声音非常激动,仿若是重见天日一般。

林云轻声喊了一句“妈妈”,随即沉默不语。

和母亲的通话,永远都是枯燥无味的。吴丽莲问起了林允的学习和生活状况,然后又说了几句关心的话语。随后,林允的父亲林福生听了电话。他同样是个内敛之人,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问了几个类似的问题后,他又将话筒递给了妻子。

吴丽莲有些哽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她又问起了晚饭吃些什么菜,在学校里和同学的关系如何。面对这些没有边际的问题,林允虽是有些反感,却也只能规规矩矩地回答。五分钟后,母子两人同时挂断了电话。听着话筒中传来的“嘟嘟嘟”的声响,林允倍感失落。他想起,自己已经有两年多的时间没有见到父母了。

在刚刚上初中的那个春节,母亲在电话里告诉他,春节不打算回来了,并且叮嘱他在舅舅家里要听话,学习上也要继续努力。林允听后只觉得非常痛苦,却并未问起他们为何不会回来。最终,林允不过是附和着说了声“嗯嗯”,便挂断了电话。失落感爬遍全身,加剧了林允心中的痛苦。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弃儿,存在这个世界上是多余的。

不久,林允便听到舅妈在厨房喊了句“吃饭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小说内容概述:平静的小镇发生了一起杀人事件,死者分别是女中学生和当地村民。由于缺乏足够的线索,整个案子陷入僵局。刘...
  • 小说内容概述:平静的小镇发生了一起杀人事件,死者分别是女中学生和当地村民。由于缺乏足够的线索,整个案子陷入僵局。刘...
  • 小说内容概述:平静的小镇发生了一起杀人事件,死者分别是女中学生和当地村民。由于缺乏足够的线索,整个案子陷入僵局。刘...
  • 男巫站在太阳底下 拿出尖燧石割破胸膛 血找不到一条河流 灼烧成石灰 骨头独坐雨中 他不知道 城里人说他像条鳗鱼 人...
  • 傍晚雨后,闷热的天气稍稍缓解,一家四口饭后懒散地走着消食,胖爷缠着爸爸要树上的小豆豆,六爷则拉着我的手安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