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天

又是忙碌的一天!上午听了一场关于郎世宁的讲座。这个19岁来到中国的意大利人,据说是拉斐尔老乡,油画画的很好,到中国是准备传教的,结果没传成,成了宫廷画师,哈哈。他的画既有西方油画的写实、透视、高光的表现,又深受中国写意画法的影响,形成自己的风格。

写实还是写意?立体还是平面?勾勒还是雕琢?东方还是西方?不用一较高下,各有特色,文化与艺术各有所长,谁都有自己对自然的理解和对美的领悟。以包容的心态,兼收并蓄,海纳百川 有容乃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