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生死城(十二)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生死城

一曰水中月,一曰镜中花

吾欲与天齐

却奈何肉眼凡身


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

                                         ——《圣经》


她总是梦见有一双手从窄窄的井口往里伸展,柔美纤长,那双手闪耀着斑斓的光芒,像是她无数次午夜梦回时窗外的霓虹。

救赎,她知道那双手代表着救赎,可一切都已无法回头。

佛说回头是岸。

可岸在遥不可及的远方,回头是茫茫大海,原来早已驶出很远了。

梦里的手一次比一次伸得更长,一次比一次更加妖娆。

直到扼住她的喉咙。


杜警官一行人站在深渊前不知所措,联系不到外界,无法派人探入深谷进行搜救。

盘旋在山谷的大雾越来越浓,渐渐地吞噬了长在石壁上的矮松,锈迹斑斑的铁链坠入雾气里,仿佛扶摇直上入了云端,只听得到有风声猎猎。

“诅咒!这一定是诅咒!是她回来了!”身后有个满脸沟壑的老太太大叫着,说着就往后仰倒,被人及时地扶住了。

诅咒?杜警官和荒木对看了一眼。

这个世界上哪里来的诅咒?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大多数凶杀案都要和灵异挂钩,这不过是凶手故布疑阵罢了。

不过,杜警官倒是有兴趣听听到底是什么诅咒。

这时,有个老头颤颤巍巍地从人群里走出来,叹了一口气,半晌才娓娓道来。


“生死城自古至今一直都流传着关于天人宝藏的传说,传说天人自海上而来,驾着龙头金雕的大船,船上堆满了箱子,箱子里满满的都是金银珠宝。

只一天晚上,那些珠宝就被卸下了船,不知所踪。

人们猜想,一定是天人把宝藏藏起来了。

第二天早上,有渔人早起捕鱼,海上起了大雾,辨不清方向,而天人的大船,却缓缓地开进大雾里,眨眼间就消失了。渔人驾着小船,跟了一段,却连行进时拨水的声音都没听见。

坊间便有了传言说,天人这是腾云驾雾将那金雕的大船开到天上去了。

自此以后,生死城多了一户人家,便是古家。

往生酒楼和往死客栈便是这古家,虽然那时都叫做往生。没人知道古家人的来历,渐渐地人们都暗自揣测古家是天人派在这儿看守宝藏的。

那毕竟是天人的宝藏,生死城的人们都很信奉神灵,所以没有人敢觊觎这批宝藏,更何况他们也不知道宝藏在哪儿,如果贸然寻找,一定会惹怒神灵的。

古家人平安无事的在生死城生活了几百年,一直都是一脉单传,却在几十年前,古家的少奶奶诞下了两个儿子,本来这是天大的好事。

古老爷自是高兴地不得了,宴请乡亲父老,排场摆得好大。

那桌子一张张,一排排,从街头怼到了巷尾。鸡鸭鱼肉,飞禽走兽,无一不有,青瓷美酒,烈的甘醇。

说本来是好事呀,是因为那天晚上,古老爷收到永生堂的一份贺礼。”

“永生堂?”杜警官不解地看着老人,老人笑了笑继续说道。


“永生堂是与生死城一同出现的,没有人知道究竟是什么年份,只知道永生堂的单传的大掌柜是生死城最有名望的人,永生堂有规矩,就两个人,一个掌柜,一个伙计。而且永生堂的大门永远都是敞开的,自我记事起,我就没见它关过门,据说祖上也是如此。能够收到永生堂的贺礼,那可是至高无上的荣誉,永生堂的东西可都是好东西啊,价值连城啊。”

“永生堂是做什么?”杜警官提起了兴趣。

“永生堂,是做生意的。至于做的什么生意,不可说,不可说。”老人捋着胡须,故作神秘,其实他也不知道,永生堂究竟是做了什么生意。

他顿了顿,接着说:“我们都没看见那份贺礼是什么,可是古老爷刚打开就露出了惊恐的表情,立马就合上了,抱着那份贺礼直奔永生堂,在里面呆了整整一夜啊,第二天早晨,人们看到古老爷眉头紧皱地从永生堂里走出来,问他什么,他也不说。

过了没几天,人们看见往生客栈的牌子换了,换成了往死客栈。大家伙儿都劝古老爷,说这名字不吉利,换一个吧,可他谁的话也不听,这牌子也就一直用到了现在。

古老爷在世的时候,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也没影响到客源,毕竟生死城就那么一个客栈,本来也没多少客人。

可是当古家的两位公子渐渐地都长大成人了,古老爷为他们娶了亲,便寿终正寝,驾鹤西游去了。

古家自那以后就不怎么太平了。”

“怎么不太平?”众人听得出神,老人看了看他们,接过杜警官刚刚为他点的烟,不慌不忙地吧嗒了几口。

“古家大公子的妻子在成亲一年后生下了一个女娃,可这女娃呀,命苦,没过多久就生了场大病,大公子带她出城求医去了,女娃没熬到医院,就先夭折了。带回来的时候,都烂的不像样子了。

大少奶奶从那以后就有点癔症了,直到她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了,是个男娃。

可是大公子没过多久便在一次事故中丧生了,大少奶奶也许是终于崩溃了吧,一个月后就从那边的山崖跳下去自杀了,身上穿着的是一件大红色的斗篷。

那斗篷是他们成亲时大公子亲手为她做的。

后来男娃就交给了二公子养着,也就是往死客栈惨死的掌柜,二公子一直对大公子的孩子视如己出,即使他自己的孩子出世时,他也是一视同仁,甚至对自己的侄子还要更好些。

可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生死城就流传出闹鬼的传言来,有人说看见了披着大红色斗篷的大少奶奶在城中游荡,并且下了诅咒。

有人说,大少奶奶不是自杀的,是被邪祟给害了,所以才阴魂不散。

还有的人说,古家监守自盗,将天人的宝藏占为己有,得到了报应。

说什么的都有,诅咒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传开的。”

“我记得是古家二少奶奶去世的时候吧?二少奶奶不是死得很惨么?”有人插嘴道。

“对对对,大抵就是那个时候了。”老头一拍脑门,随声附和。

“那个二少奶奶是怎么死的?警察没来查过么?”杜警官忙问。

“被人挂在往死客栈的匾上,就像掌柜的一样,不过二少奶奶被开膛破肚,内脏全都没有了。”老人低着头,有些沉痛,“警察来查过了,没有找到凶手。”

“从那以后,往死客栈就变得怪怪的,掌柜的无暇再做生意了,往生酒楼也盘给了别人。我们都说他这是魔怔了,还守着那个不吉利的店面做什么?不过,还好,他把两个孩子都送到国外去念书了,不然可能也在劫难逃啊。”

“我们查过了,他们就读的大学发生了枪击案,他们遇难了。”杜警官转过身,望向对面的树林。

“啊?那古家,这是灭了门了啊。”



全文→→目录

上一章    生死城(十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生死城 一曰菩提生,一曰尘埃起 世事自古轮流转 福消祸弥未可知 长夜里偏偏又降下一场大雨,仿佛要将这世间的丑恶尽数...
    胡桃阿糖阅读 89评论 3 1
  • 生死城 一曰天机破,一曰命途丧 恰逢小儿还家日 血溅鸿门两不知 隆冬腊月里,凛冽的寒风将这小城吹了透彻。 各家门前...
    胡桃阿糖阅读 150评论 0 4
  • 生死城。 一曰渡人生,一曰返魂死。 然,夜冷故人来。 来之舍生而忘死。 程俞在冰冷的水里痛苦地挣扎着,他感觉到他的...
    胡桃阿糖阅读 218评论 0 3
  • 生死城。 一曰黄粱梦,一曰庄生蝶。 然,满纸荒唐言。 言之从生或从死。 客栈里静悄悄的,大门还是敞开的。 有风吹进...
    胡桃阿糖阅读 356评论 9 4
  • 生死城。 一曰聚宝地,一曰枯骨坟。 然,身后毁誉乎? 名利场醉生梦死。 漫长的夜又开始了,大街上已经没有人走动了,...
    胡桃阿糖阅读 226评论 7 3